红花对大鼠口腔粘膜下纤维性变的作用及机制*

发表时间:2019/3/12   来源:《中国结合医学》2019年第01期   作者:郑钰1 谢志达2 何斌3 伏辉通讯作者
[导读] 红花注射液可降低OSF大鼠颊黏膜中TGF-β1的表达,这可能是红花治疗OSF的机理之一。

(1.长沙医学院2015级本科口腔医学1班 湖南 长沙 410219)
(2.长沙医学院基础医学院人体解剖学教研室 湖南长沙 410219)
基金项目:长沙医学院大学生研究性学习和创新性实验资助项目(长医教【2017】18号)
通讯作者简介:伏辉,男,(1980-),实验师,研究方向:临床应用解剖学研究。
作者简介:郑钰,女,(1995-),长沙医学院口腔学院2015级本科在读—。

【摘要】:目的 探讨红花对大鼠口腔粘膜下纤维性变(OSF)的治疗作用及对颊黏膜转化生长因子(TGF-β1)表达的影响。 方法 取32只大鼠分为4组(正常组,对照组,低剂量组,高剂量组),每组8只。除正常组以外其他三组均在槟榔提取液(ANE)刺激下形成OSF模型,观察不同浓度红花注射液的治疗效果。检测TGF-β1的相对灰度值。 结果 红花可有效缓解OSF症状。OSF大鼠颊黏膜TGF-β1相对灰度值较正常组有明显差异(P<0.01);经红花治疗后,高、低剂量组中TGF-β1有明显降低,尤其是高剂量组,低于模型对照组(P<0.05)。 结论 红花注射液可降低OSF大鼠颊黏膜中TGF-β1的表达,这可能是红花治疗OSF的机理之一。
【关键词】:红花 大鼠 OSF TGF-β1
        OSF为癌前状态,病因不明,主要表现是张口受限[1]。传统中医学认为,OSF为血瘀所致,而红花具有活血化瘀的作用,因此被运用于组织纤维化治疗[2],但是红花治疗OSF的现代医学机制尚未被明确阐明。本实验通过对OSF大鼠注射红花注射液,观察红花对OSF的治疗效果和血清中TGF-β1的含量,探索红花对OSF的治疗机制。
        [].材料和方法
        1.1实验动物 32只健康雌性SD大鼠,体重(200±20)g,长沙医学院实验动物中心提供。
        1.2实验药物 干槟榔粉2kg,加入10%氨水1.5L、乙醚6L,充分混合后4℃下静置24h。过滤后水浴去除氨水和乙醚,60℃烤干成粉,将粉末制成10mg/ml(ANE)。红花500g
        1.3试剂与设备 兔抗TGF-β1,羊抗IgG购自武汉博士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Olympus显微镜,南京贝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1.4 OSF模型制备方法  取24只SD大鼠,乙醚麻醉,在双侧颊黏膜注入ANE0.4ml,并在其上涂布ANE,持续30S,禁食禁饮2h,两天一次。持续12周,如口腔黏膜发白发硬,张口受限,则造模成功。
        1.5给药方法 将24只OSF大鼠分为对照组、低剂量组、高剂量组。分别按照0.625g、2.5g生药·kg-1给低高剂量组注射红花注射液,对照组不做干预持续6周。
        1.6组织制备 将大鼠麻醉,取颊粘膜用4%多聚甲醛磷酸缓冲液浸泡2h后放入30%蔗糖溶液中浸泡,取出做冷冻切片。先以室温3%H2O2去离子水湿盒孵育10min,再以3%羊血清封闭30min,加入兔抗TGF-β1抗体4℃过夜。滴加生物素标记的羊抗IgG1h,取出后PBS冲洗,进行ABC染色和DAB显色。脱水封片。
        1.7切片分析 使用Motic彩色分析系统分析TGF-β1免疫组化染色结果,检测黏膜上皮免疫阳性细胞的平均灰度值和背灰度值,求出平均灰度值。
        1.8统计学处理 所有数据均以x±s表示,采用SPSS12.0处理,组间比较用t检验。
2.实验结果
正常组与与对照组,大鼠颊黏膜中TGF-β1的相对灰度差异明显,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高、低剂量组与对照组相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高剂量组与低剂量组对比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3.讨论
        OSF为癌前状态,患者口腔黏膜变白,张口受限。主要病理变化为结缔组织发生纤维性变,胶原纤维堆积[2]。祖国医学认为[3],OSF主要是湿热邪毒淤积局部,引起局部气血不畅,日久气滞血瘀而成。而红花具有活血化瘀、抗炎、抗血栓等作用,被运用于组织纤维化治疗[4]。现代医学认为[5],OSF的病理变化结缔组织纤维化与细胞因子密切相关,细胞因子作为重要介质能调节成纤维细胞功能,从而形成大量的胶原纤维,最终导致OSF。其中以TGF-β1与OSF最为密切[6]。
        本实验以大鼠为实验对象,重要研究不同浓度红花注射液对OSF大鼠颊黏膜TGF-β1表达的影响。本次实验结果显示,OSF大鼠颊黏膜TGF-β1相对灰度值较正常组显著升高,有显著差异(p<0.01),说明了TGF-β1参与了OSF的发生、发展。在对大鼠用红花进行治疗之后,高剂量组和模型组对照颊黏膜中TGF-β1相对灰度值明显降低(p<0.05),低剂量组相对于模型组TGF-β1相对灰度值有所降低,但无统计学意义(p>0.05)。提示红花对OSF有一定的防治效果。
        综上所述,红花可以有效干扰OSF大鼠颊黏膜TGF-β1的表达,减缓纤维母细胞的繁殖速度,减少胶原和纤维粘连蛋白的合成,从而减少胶原纤维的堆积,这可能是其抗纤维性变的机制之一。

参考文献
[1]于世凤.口腔组织病理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2.233.
[2]谭劲,周小青.口腔黏膜下纤维化中西医研究进展[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6.16(14):31-33.
[3]吴颖芳,彭解英.中西医结合治疗OSF的疗效[J].中南大学学报.2010,3(54):358-363.
[4]汪宏雷. 红花的药理作用[J].中医药临床杂志.2014,16(5):519-520.
[5]刘德裕,翦新春,徐普,等.OSF中碱性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和 CD34 的 表达及意义[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15,25(29):7-11.
[6]胡谋波,郑雪嘉,梁娟等.中药红花抗纤维化机制研究进展[J].湖北民族学院学报.2016,33[1]:66-67.
[7]李霞.细胞因子与口腔粘膜下纤维性变[J].国外医学口腔医学分册.2002,29(2):92-94.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