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再次妊娠阴道分娩的护理干预现状

发表时间:2019/3/11   来源:《心理医生》2019年第4期   作者:钟瑞仪
[导读] 对近年来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再次妊娠阴道分娩的产程观察和护理干预进行了概述,详细阐述了疤痕子宫阴道分娩的产程观察和护理干预。

(广西贺州市人民医院产科  广西贺州  542899)
        【摘要】对近年来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再次妊娠阴道分娩的产程观察和护理干预进行了概述,详细阐述了疤痕子宫阴道分娩的产程观察和护理干预。
        【关键词】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阴道分娩;护理干预
        【中图分类号】R473.71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007-8231(2019)04-0201-02
        世界卫生组织2012年数据显示,我国剖宫产率高达46.5%的剖宫产率[1]。随着2016年国家全面二胎政策实施,近年来随着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孕妇要求阴道分娩的人数增多。传统观念认为,疤痕子宫再次妊娠宜采取剖宫产。随着产科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通过产科的全面评估,做好产程管理,配合护理措施,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再次妊娠的孕妇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再次剖宫产还是阴道分娩[2-3]。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与非疤痕子宫妊娠分娩相比较,疤痕子宫再次妊娠后阴道分娩存在较大的风险[4]。大量资料证明,对于符合疤痕子宫再次妊娠阴道分娩标准要求的产妇选择阴道分娩[5-9]可以降低剖宫产率,减少再次剖宫产给产妇带来的手术损伤,减少手术麻醉风险,脏器粘连,切口愈合不良,肠胀气,下肢静脉血栓等并发症。对产妇损伤相对较小,出血少,恢复快;缩短住院日,降低住院费用;对于新生儿经过阴道和宫缩的挤压,促进胎儿肺泡扩张,减少新生儿湿肺和吸入性肺炎的发生率。
        1.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再次妊娠阴道分娩的临床应用现状
        近年来,国内外就疤痕子宫再次妊娠的阴道分娩的可行性及安全性做了大量研究,相关资料表明[10-11],疤痕子宫再次妊娠阴道分娩严格掌握阴道分娩指征,高效的产程观察配合护理干预是安全、可行的。我们医院2015—2017年底也做了500例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阴道分娩。
        2.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再次妊娠选择阴道分娩的条件要求
        2.1 对医院医疗资源的要求:有输血的条件;产科有紧急剖宫产的条件,24小时产科医生、麻醉师值班以保证从发生子宫破裂到胎儿娩出在30分钟内完成;产程中持续中央胎心监测仪监护胎心音;新生儿科医生在场即刻为新生儿复苏。
        2.2 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孕妇选择阴道分娩的适应证[12]:(1)孕妇及家属签字自愿要求阴道分娩;(2)头位;(3)有阴道试产条件;(4)有一次子宫下段横切口剖宫产史,无切口愈合不良;(5)距离上次剖宫产时间间隔在2~3年;(6)B 超提示子宫下段肌层连续,子宫下段疤痕厚度≥3mm[13-14](7)胎儿排除巨大儿;(8)无子宫肌瘤剔除术史;(9)最好有阴道试产或者大月份引产史;(10)孕妇年龄<35周岁(11)孕妇体重指数MBI<28kg/m2。(12)自然临产,宫颈成熟度[15-16]。
        3.产程观察和护理干预措施
        3.1 观念的转变。以前认为一次剖宫产,次次剖宫产,经过近年各类研究说明,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再次妊娠经过产科全面的综合评估,有效的护理措施,可以选择阴道分娩。但是同时也反复告知孕妇及其家属疤痕子宫阴道分娩的好处以及疤痕子宫阴道分娩存在子宫破裂的风险。
        3.2 孕期体重管理。有资料显示,对疤痕子宫人群中有强烈阴道分娩愿望的孕妇做好孕期体重的管理。因为孕妇肥胖会造成分娩时候腹部肌肉收缩乏力、子宫收缩乏力,进而造成产程延长,另外由于肥胖孕妇盆腔底部被大量脂肪占据,对胎头下降以及分娩造成较大的影响,进而导致疤痕子宫经阴道分娩失败[17]。
        3.3 住院临产后安排助产士专人守护,鼓励孕妇放松心情,介绍成功的例子以增加阴道分娩的信心[18]。做好第一产程[19]、第二产程、第三产程的专科宣教,鼓励孕妇配合助产士工作,可有效降低剖宫产率[20]。
        3.4 临产后予中央电子胎心监护仪持续监测胎心音,注意观察有无出现胎心过缓、变异减速、晚期减速等情况,发现异常报告医生及时处理。持续心电监护仪监测孕妇脉搏、心率和血压,发现低血压、心动过速等异常及时报告医生。
        3.5 做好术前准备,嘱待产妇禁饮食,按医嘱开通静脉输液通道,用16号留置针输液。一旦出现子宫先兆破裂症状,即刻紧急剖宫产。使胎儿在发生子宫破裂后30分钟内娩出,新生儿发生神经系统损伤的风险下降,可有效降低产妇和胎儿的死亡[21]。
        3.6 为了更好的观察腹痛情况及时发现子宫下段疤痕处压痛、反跳痛等症状。
        疤痕子宫阴道试产的待产妇使用呼吸减痛更加合适。进入第一产程指导产妇才用自由体位,如半坐卧位、侧卧位、站位;并指导产妇在宫缩时配合运用鼻子缓缓吸气,微微张嘴缓缓吹气的呼吸减轻疼痛,给与产妇心理支持和精神安慰,利于孕妇阴道试产成功[22],降低再次剖宫产率。
        3.7 严密观察产程进展,注意观察宫缩频率、强度和胎头下降情况。如果宫缩间隔时间长、持续时间变短、强度弱,采取刺激双乳头加强宫缩,谨慎使用缩宫素催产。一旦出现产程停滞或胎头下降停滞应警惕梗阻性子宫破裂征兆[23],立即报告医生做紧急剖宫产。
        3.8 第二产程指导产妇配合用力,予会阴侧切,必要时可产钳助产尽量缩短产程,减少子宫破裂机率[24]。
        3.9 第三产程注意观察阴道流血量。


胎儿娩出后及时按医嘱使用缩宫素静脉输液;胎盘娩出后肌肉注射益母草注射液的等加强宫缩,积极预防产后出血。如果怀疑胎盘胎膜娩出不完整,可疑子宫疤痕处破裂严禁宫腔探查,行B超检查。
        4.产后护理
        4.1 阴道分娩产后两小时尽早给产妇进食易消化饮食,产后两小时容易发生产后出血,持续监测血压、心率、脉搏两小时。
        4.2 严密观察产后子宫收缩情况及阴道流血计量,主要有无会阴和阴道血肿。
        4.3 按医嘱抽血复查血常规,了解血红蛋白和红细胞压积,判断有无活动性出血。
        综上所述,从现在的各类研究来看,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再次妊娠阴道分娩是切实可行的,经过产科全面综合估孕妇情况,严密、细致、规范的产程管理和有效的护理干预,提高了剖宫产术疤痕子宫阴道试产的安全性和成功率[25]。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不再是阴道分娩的绝对禁忌症。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再次妊娠阴道分娩降低了剖宫产率,减少产妇再次手术的并发症,减少产妇产后出血量,利于产妇的产后恢复,减少产妇住院日期。
       
        【参考文献】
        [1]金淑君.不同分娩方式对母胎的影响[J].基层医学论坛,2012,16(22):2887-2889.
        [2]沈淑芬.对疤痕子宫再次妊娠产房进行阴道试产及剖宫产的效果分析[J].当代医药论丛, 2015,13(11):228-229.
        [3]龙新枝.疤痕子宫再次妊娠经阴道分娩的临床分析[J].分子影像学杂志,2016,39(03):268-270.
        [4]马爱青.李明江.疤痕子宫再次妊娠分娩的风险及再次性剖宫产的相关指标分析[J].中国性科学,2016,25(11):112-114.
        [5]陈先琴.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妊娠的分娩方式选择[J].中外女性健康研究, 2016,(22):61-63.
        [6]邹泉,张琳.分析疤痕子宫再次分娩方式的意义研究[J].现代诊断与研究 ,2017,28(05):899-900.
        [7]吕醒,饶琳.疤痕子宫产妇阴道分娩结局的分析与护理[J].上海护理,2017,17(03):52-54.
        [8]金群.不同分娩方式在疤痕子宫再次妊娠中的疗效[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8,10(09):80-81.
        [9]黄玉萍.疤痕子宫再次妊娠分娩方式的合理选择[J].中外医疗,2018,37(08):31-32+35.
        [10]姚丽.疤痕子宫再妊娠围生期护理分析[J].中国实用医药,2015,10(24):217-218.
        [11]刘月红,李根霞,张桂琴.探讨疤痕子宫妊娠妇女经阴道分娩的可行性、安全性和相关危险因素[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7,9(13):92-93.
        [12]陈寸.基于B超的检查对预测妊娠疤痕子宫破裂的临床意义[J].生殖医学杂志,2017,26(03):266-268.
        [13]杨琼玉.疤痕子宫阴道分娩的临床研究[J].河北医学,2016,22(4):627-629.
        [14]柯茹,樊尚荣,夏俊霞.剖宫产后阴道分娩的安全性[J].广东医学,2016,37(03):366-368.
        [15]万九菊.剖宫产术后再次阴道分娩成功影响因素的 Logistic 回归分析 [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7,9(31):61-63.
        [16]蔡红杰,杨捷.剖宫产术后再次妊娠产妇分娩结局临床分析及应急措施[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7,23(35):4516-4519.
        [17]白军,许韶荣,贺韩臻等.人文护理联合体位改变对疤痕子宫阴道分娩的影响 [J]. 延安大学学报, 2015,13(03):72-75
        [18]王文琴.疤痕子宫产妇行阴道分娩时的心理护理及产程管理[J].当代护士(中旬刊),2015,22(9):46-47.
        [19]周丽丽.疤痕子宫阴道分娩可行性与安全性临床分析[J].黑龙江医学, 2014,38(02)123-124.
        [20]张芝翠.产前护理对疤痕子宫阴道分娩产妇分娩结局的影响分析[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7,9(6);140-141.
        [21]杜明钰,李航,马润枚. 首次剖宫产史瘢痕子宫阴道分娩的评估及管[J].实用妇产科杂志,2016,32(3):167-170.
        [22]吴清玲.导乐分娩加拉玛泽呼吸减痛法在疤痕子宫妊娠经阴道分娩试产中的作用[J].心电图杂志(电子版),2018,7(01):80.
        [23]王淑娟.先兆子宫破裂及其观察与护理干预措施[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7,17(11):196-197.
        [24]陈敏.疤痕子宫阴道分娩的产程管理措施[J].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 2017,2(42):101+108.
        [25]李丽娟,徐秀英,张丽珊.疤痕子宫再次妊娠阴道分娩的产程监测与护理效果[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6,13(18):76-77.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