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磁共振成像技术在冠心病诊疗中的应用进展

发表时间:2019/3/8   来源:《心理医生》2019年第4期   作者:孙雪毅
[导读] 心脏磁共振是以检索心肌灌注和血管再生、左心室功能及重塑等信息为前提,但因延迟强化成像影响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广东广州  510220)
        【摘要】心脏磁共振是以检索心肌灌注和血管再生、左心室功能及重塑等信息为前提,但因延迟强化成像影响,导致其在弥漫纤维化、心肌微梗死等疾病鉴别中存在限制,但随着T1均衡强化成像的出现,能够弥补此类缺陷,成为鉴别机体是否表现为冠心病的关键措施。本文具体探讨了心脏磁共振成像技术在冠心病诊疗中的进展。
        【关键词】心脏磁共振成像;冠心病;进展
        【中图分类号】R541.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31(2019)04-0159-02
        心脏磁共振成像(cardiac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CMRI)是以一次性评估机体心脏结构、功能为前提,在无任何辐射效果的前提下,成为心脏无创检查的代表,已在诸多临床疾病检查中取得优异成绩。特别是在人口老龄化的情况下,冠心病患病率逐年增高,且逐步成为威胁机体身心健康的主要病症,而有效且针对性的及早发现、及早治疗则成为主治医师的工作目标[1]。本文具体探讨了心脏磁共振成像技术在冠心病诊疗中的进展,现报道如下。
        1.对冠心病的阐述
        1.1 概述
        冠心病(coronary atherosclerotic heart disease)即为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是指动脉血管硬化性病变,导致管腔阻塞狭窄,诱发心肌缺血、缺氧、坏死等状况,可分为隐匿性冠心病、心绞痛和心肌梗死、缺血性心脏病及猝死等类型。而依据临床表现的不同,则可分为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稳定性冠心病[2]。
        1.2 诱病因素
        冠心病诱病因素涉及可改变、不可改变两种因素。其中可改变因素,包括高血压、血脂异常和高血糖、超重及肥胖、不良生活习惯与膳食习惯;不可改变因素,包括性别、年龄和家族史等。另外,冠心病还和个体情绪、季节变化、吸烟饮酒、饱食等因素存在相关性[3]。
        1.3 症状表现
        1.3.1胸痛。作为冠心病典型症状表现,多见心前区疼痛,且为压榨痛、发作性绞痛等,呈向上放射状,逐步进展到左肩、左臂,个别患者还会放射至小指或无名指等部位,待休息、硝酸甘油含服后可缓解。但是,在老年群体、糖尿病患者中,未存在胸痛现象,仅表现为胃肠道症状、心悸乏力、心前区不适等问题。而在心绞痛等级划分中,可分为四级,即Ⅰ级、Ⅱ级、Ⅲ级、Ⅳ级[4]。
        1.3.2猝死。1/3以上患者均在首次病发冠心病时,存在猝死现象,少部分患者则表现为合并心力衰竭。
        1.3.3体征表现。有些心绞痛患者发病时无任何表现,但可见心包摩擦音和心音减弱等症状;若为乳头肌功能障碍、并发室间隔穿孔患者,则对应部位可闻杂音;若为心律失常患者,可闻心律不齐[5-6]。
        2.心脏磁共振成像技术在冠心病诊疗中的应用
        目前,在进行冠心病诊断中均以冠状动脉造影为金标准,但因该项技术呈现有创性、禁忌症多等特点,难以对管壁情况予以判断,不利于易损斑块、血管重构现象的检出。而在此基础上,心脏磁共振成像技术则以无创性、无辐射、软组织对比度和多参数良好、任意层面成像等特点,逐步取缔冠状动脉造影[7-8]。
        2.1 检查冠状动脉管腔
        上世纪80年代,磁共振首次在冠状动脉、主动脉根部成像中起到检查效果,而随着CMRI非对比增强效果,使之在左主干、主支中段管腔中检出率高达84%,原因为回旋支呈管径细、敏感度特异度低、和体表线圈相距远的特点,使之在远端检出率控制在77.8~94.4%,中段检出率为100%。而在相关研究中,虽全心成像、分段采集成像对主支管腔检出率相似,但前者具有显影佳、操作简便和便于检出变异血管等优势[9-10]。



        2.2 检查冠状动脉管壁
        随着磁共振在黑血冠状动脉管壁症中检查理念、行为的提出,使之在摆脱人体颈动脉和主动脉血管局限问题的同时,能够利用血流、血管等组织信号的方式,更为直观地检查管壁变动情况,若管壁增厚则表现为冠状动脉硬化。相关研究证实,正常群体冠状动脉壁厚度为(1.7±0.19)毫米,冠心病患者则为(1.95±0.17)毫米[11-12]。
        除此之外,于主动脉和颈动脉血管斑块检查中,磁共振技术相对成熟,即以斑块组织学的差异,对脂质、钙化和纤维组织T1、T2值予以测定,再依据PD序列信号的不同,对斑块稳定性予以鉴别。但是,因冠状动脉结构相对细小、走行弯曲、位置较深,除心脏、呼吸、运动伪影干扰下,可通过空间分辨率强化、组织对比等方式,对疾病进行诊断[13]。
        2.3 可疑心肌缺血
        若患者表现为不典型心绞痛,例如X综合征,则在检查中无法排除冠心病,且在40%以上女性中虽呈现心肌缺血,但在冠状动脉造影检查下未存在冠状动脉性疾病。而在此过程中,多巴酚丁胺和血管扩张药的使用,对冠心病检出起到决定性作用。于既往荟萃分析中,可知在多巴酚丁胺药物作用下,心脏磁共振诊断冠心病过程中,敏感度为83%、特异度为86%,还可评估未来3年内患者是否存在心脏不良事件。另外,冠心病作为2型糖尿病合并症,多在神经病变的前提下,出现无症状心肌缺血、微小心肌梗死等问题,而心血管风险的评估,则成为冠心病防治的主要方式[14-15]。
        综上所述,随磁共振软件、硬件技术的逐步健全和完善,促使其成像速度显著提高,在改善时间和空间分辨力的前提下,在心脏解剖、心肌关注和室壁运动、冠状动脉显影中取得优异成绩,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展现心脏磁共振、超声心电图等成像技术的优势,可为冠心病诊断、治疗及预后鉴别提供有利依据。
       
        【参考文献】
        [1]刘青波.心脏核磁共振成像在冠心病诊疗中的应用进展[J].心血管病学进展,2017,38(6):659-663.
        [2]刘胜中,郭应强.心脏磁共振成像在冠心病中的应用进展[J].实用医院临床杂志,2017,14(1):141-144.
        [3] Greenwood J P, Herzog B A, Brown J M, et al. Prognostic Value of Cardiovascular Magnetic Resonance and Single-Photon Emission Computed Tomography in Suspected Coronary Heart Disease: Long-Term Follow-up of a Prospective, Diagnostic Accuracy Cohort Study[J].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2016, 165(11):830-833.
        [4]吴文芳,赵新湘,闫东.颈动脉斑块的核磁共振成像检测在冠心病中研究及应用进展[J].心血管病学进展,2016,37(1):91-94.
        [5]樊凤飞,张瑞荣,马思,等.磁共振心肌首过灌注与延迟强化在心肌活性评价中的应用价值[J].宁夏医学杂志,2016,38(1):26-28.
        [6] Greenwood J P, Ripley D P, Berry C, et al. Effect of Care Guided by Cardiovascular Magnetic Resonance, Myocardial Perfusion Scintigraphy, or NICE Guidelines on Subsequent Unnecessary Angiography Rates: The CE-MARC 2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Jama,2016,316(10):1051-1054.
        [7]吴文,蔡金赞,任晓敏,等.冠状动脉CT血管成像在冠心病介入诊疗中的研究进展[J].中国介入心脏病学杂志,2016,24(1):40-43.
        [8]郑刚.无创心脏影像学检查在冠心病诊断中的临床应用价值[J].中华老年心脑血管病杂志,2016,18(2):221-224.
        [9]董薇,贺毅,李全,等.心脏磁共振与核医学负荷心肌灌注显像探测冠心病心肌缺血的对比研究[J].心肺血管病杂志,2016,35(5):373-377.
        [10]赵轶轲,马晓海,安靖,etal.自由呼吸并运动校正延迟强化MR成像用于冠心病合并心功能不全患者的研究[J].疑难病杂志,2016,15(7):666-669.
        [11] Rajiah P, Tandon A, Greil G F, et al. Update on the Role of Cardiac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in Congenital Heart Disease[J]. Current Treatment Options in Cardiovascular Medicine, 2017, 19(1):2-5.
        [12] Selwaness M, Bos D, Van d B Q, et al. Carotid Atherosclerotic Plaque Characteristics on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Relate With History of Stroke and Coronary Heart Disease[J]. Stroke, 2016, 64(4):1169-1169.
        [13]栗佳男,张丽君,贺毅,等.心脏磁共振成像诊断冠状动脉慢性完全闭塞病变心肌活性的研究进展[J].中国介入心脏病学杂志,2017,25(9):525-527.
        [14]袁尉峰,宋林声,陈祯炜,等.腺苷负荷BOLD-fMRI诊断冠心病的Meta分析[J].放射学实践,2017,32(4):395-400.
        [15] De Cecco C N, Muscogiuri G, Madrid Pérez J M, et al. Pictorial Review of Surgical Anatomy in Adult Congenital Heart Disease[J]. J Thorac Imaging, 2017, 32(4):217-232.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