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腔镜及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的临床疗效比较

发表时间:2019/2/19   来源:《心理医生》2019年第2期   作者:李复琴 丁启龙 祁红
[导读] 比较腹腔镜与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的临床疗效。

李复琴  丁启龙  祁红  
         (青海省湟中县第二人民医院  青海西宁  811601)
         【摘要】目的:比较腹腔镜与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的临床疗效。方法:本次研究对象来源于我院妇产科2016年1月—2018年1月收治的子宫肌瘤患者72例,依据治疗术式分组,对照组36例治疗术式为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观察组36例治疗术式为腹腔镜子宫肌瘤剔除术,对两组手术情况予以观察比较。结果:观察组术中出血量、剔除肌瘤数量与对照组对比P>0.05;观察组手术指标如手术耗时、恢复肠功能时间及住院时间明显短于对照组(P<0.05);对照组复发率为25.0%,观察组为19.4%,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相较于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腹腔镜子宫肌瘤剔除术安全性更高,更具推广价值。
         【关键词】腹腔镜;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临床疗效
         【中图分类号】R737.3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31(2019)02-0104-02
        
         子宫肌瘤为妇产科发生率最高的生殖系统良性肿瘤,30~50岁女性为高发群体,据统计[1]其发生率约为20~25%。在良性肿瘤中子宫肌瘤为主要类型,其形成原因为子宫增生大量平滑肌细胞,子宫肌层血供为其主要营养来源。研究证实[2-5]相较于正常子宫肌组织肌瘤组织中雌激素受体量更多,说明雌激素含量长时间处于较高水平会诱发内分泌失调,进而导致子宫肌瘤发生发展。子宫肌瘤发病位置较多,如阔韧带、浆膜下、粘膜下及肌壁间等,具备或不具备临床症状,若无明显临床症状多于体检时被检出,但多数患者还是存在月经量多、盆腔包块、压迫、流产及不孕等自觉症状。当前有诸多方法治疗子宫肌瘤,如保守治疗、手术治疗及药物治疗等。保守治疗在体积较小、生长速度慢的子宫肌瘤中适用性高。子宫肌瘤剔除术为主要术式,在希望保留子宫或有生育要求的年轻女性中适用。传统子宫肌瘤剔除术需开腹,创伤较大,近年来随着腹腔镜技术的不断发展,临床逐渐应用腹腔镜子宫剔除术,体现微创优势,广受临床青睐。为比较腹腔镜与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的临床疗效,现选取患者72例,详述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将我院妇产科2016年1月—2018年1月收治的72例子宫肌瘤患者纳入本研究,依据治疗术式分组,对照组36例治疗术式为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观察组36例治疗术式为腹腔镜子宫肌瘤剔除术。对照组年龄为24~47岁,平均(34.4±6.2)岁;病程为6个月~6年,平均(2.7±0.6)年;5例未婚,31例已婚。观察组年龄为23~45岁,平均(33.8±5.6)岁;病程为8个月~5.5,平均(2.3±0.4)年;4例未婚,32例已婚。两组患者在年龄、性别及病程上具有可比性,对比无统计学差异(P>0.05)。
         1.2 手术方法
         对照组采用经腹子宫剔除术,麻醉方式为腰硬联合麻醉,同时开展持续心电监护,开腹后进入腹腔,仔细观察状况后将肌瘤剔除,而后将瘤腔缝合,最后逐层关腹。观察组采用腹腔镜子宫肌瘤剔除术,麻醉方式为气管插管全身麻醉,体位为头低臀高位,将举宫器与导尿管常规置入。气腹穿刺,于脐上缘、左下腹及右下腹分别将直径为10mm、5mm及5mm的穿刺套置入。①若浆膜下肌瘤有蒂先将蒂部电凝剪断,若瘤蒂较细直接电凝止血处理创面;若瘤蒂较粗行8字缝合,用0号可吸收线。②若浆膜下肌瘤无蒂或为肌壁间肌瘤,先用生理盐水2~4ml稀释6~12u垂体后叶素后注射在子宫肌瘤周边宫体部,用单极电凝刀将肌瘤包膜纵行切开后将瘤体深大。用大抓钳对瘤体行钳夹与牵引,分离采用钝性与锐性结合方式,双极电凝行止血处理后用0号可吸收线先将内1/2肌层缝合,再将瘤腔关闭。将浆肌层连续缝合,最后将生物蛋白胶涂抹在表面。创面未出血后将肌瘤组织取出,直接从操作孔用抓钳将小肌瘤取出,若肌瘤体积较大则先用肌瘤粉碎器粉碎后再取出。生理盐水将盆腔冲洗干净,病理检查组织。两组术后均预防性应用广谱抗生素,术后给予10~20单位缩宫素静滴,持续2~3d。
         1.3 观察指标
         记录两组手术情况,主要指标包括手术耗时、出血量、肌瘤剔除数量与大小、术后肠功能恢复时间及住院时间等。定期随访,时间为2年左右,对两组复发情况予以统计记录。
         1.4 统计学方法
         对上述数据开展统计学处理,主要应用软件SPSS20.0,n(%)代表计数资料,组间用卡方检验开展比较;标准差(x-±s)代表计量资料,组间用t检验开展比较,P<0.05提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 两组手术情况对比
         观察组术中出血量、剔除肌瘤数量与对照组对比P>0.05,但观察组手术时间、肠功能恢复时间及住院时间明显优于对照组,对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两组复发率对比
         对照组9例复发,复发率为25.0%;观察组7例复发,复发率为19.4%,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χ2=0.381)。
         3.讨论
         子宫肌瘤为临床常见良性肿瘤,具有激素依赖性,有较低的恶变率,B超为主要诊断方式。目前手术为本病主要疗法,虽然药物治疗可在短期内治疗子宫肌瘤,但停药后会继续生长或复发。传统开腹子宫肌瘤剔除术效果较好,但是创伤大,近年来临床逐渐采用腹腔镜子宫肌瘤剔除术治疗。临床对腹腔镜子宫肌瘤剔除术的适应证争议较大,部分学者[6-8]提出其适应证为肌瘤最大直径在10cm以下,年龄在45岁以下,子宫浆膜下或肌壁间肌瘤在5个以下,子宫肌瘤习惯性流产或合并不孕。但亦有学者[9]提出其适应证为子宫肌瘤个数在4个以内、子宫在14孕周以下。最新研究指出[10]该术式适应证为多发或单发浆膜下子宫肌瘤,最大直径在10cm以下且带蒂,若多发肌瘤且数量在10个以下术前需将肌瘤恶变可能排除。腹腔镜下子宫肌瘤剔除术成功关键在于对合适的手术案例予以选择,且术者腔镜手术经验丰富。文献报道[11]腹腔镜手术严重并发症发生率在1.8%以下,如血管、周边脏器神经损伤及术中大出血等。本组研究均未发生上述严重并发症,这可能关联于术者经验丰富或严格掌握该术式适应证。相信随着腹腔镜手术经验的不断积累与手术器械设备的不断完善与逐渐应用促性腺激素释放素激动剂等,该术式适应证会越来越宽。
         子宫肌瘤剔除术主要是将病灶去除,同时将子宫生理功能保留,维持盆底解剖结构处于完整状态。腹腔镜子宫肌瘤剔除术优势较多,如将微创理念体现出来、出血量较少,可促进术后恢复及疼痛少等,且随着内镜技术的不断发展,该术式逐渐普及,不仅在浆膜下肌瘤中适用,对于肌壁间、阔韧带甚至向子宫腔内突入的肌瘤均可剔除,亦可将子宫肌壁正常解剖结构恢复,将患者月经恢复,且增强生育功能,治疗不孕症[12]。本组观察组术中出血量、剔除肌瘤数量与对照组对比P>0.05,但观察组手术时间、肠功能恢复时间及住院时间明显优于对照组(P<0.05);对照组复发率为25.0%,观察组为19.4%,对比P>0.05,与报道相近[13-15],说明腹腔镜子宫肌瘤剔除术可取得与经腹手术相近的效果,且安全性更高。此外,腹腔镜子宫肌瘤剔除术中子宫切口较小,术后较少遗留瘢痕,与人们逐渐提升的美学要求相符,故而广受临床青睐。
         综上所述,相较于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腹腔镜子宫肌瘤剔除术安全性更高,更具推广价值。
        
         【参考文献】
         [1]韦奇秀.腹腔镜子宫肌瘤剔除术与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治疗子宫肌瘤临床效果比较[J].河北医学,2014,10(9):1418-1420,1421.
         [2]陆宏,刘佳,王晓彬,等.腹腔镜子宫肌瘤剔除术与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对子宫肌瘤患者术后妊娠的影响[J].中国医药导报,2015,06(12):102-106,111.
         [3]高霞,张毅,岳艳,等.腹腔镜与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的临床疗效比较[J].蚌埠医学院学报,2013,38(5):593-595.
         [4]夏爱华.腹腔镜及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术中及术后情况比较分析[J].河北医药,2015,37(14):2161-2163.
         [5]沈健,黄磊,田训,等.腹腔镜与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的比较研究[J].中国妇幼保健,2013,28(8):1241-1244.
         [6]李春香.腹腔镜子宫肌瘤剔除术与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治疗子宫肌瘤的临床疗效比较[J].中外医学研究,2015,06(15):146-147.
         [7]贾旭英.腹腔镜子宫肌瘤剔除术与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术后肌瘤残留复发及妊娠结局的对比研究[J].山西职工医学院学报,2015,25(6):48-50.
         [8]简江琰.腹腔镜下子宫肌瘤剔除术与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的比较分析[J].吉林医学,2014,10(19):4257-4258.
         [9]吴晓春.腹腔镜与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临床应用比较[J].中国卫生标准管理,2015,6(31):69-70.
         [10]曹祖容.腹腔镜下子宫肌瘤剔除术与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的比较分析[J].医药前沿,2016,6(21):117-118.
         [11]施海瑛,卢景和.腹腔镜与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对子宫肌瘤患者术后妊娠的影响[J].泰山医学院学报,2015,16(12):1410-1411.
         [12]王苹.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与腹腔镜下子宫肌瘤切除术的对比分析[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连续型电子期刊),2015,04(58):37-38.
         [13]宋丙兰.腹腔镜及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的临床疗效比较[J].山东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3,35(3):205-207.
         [14]夏建萍.腹腔镜下和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的临床比较[J].中国医药指南,2016,14(10):168-168.
         [15]曲美芹,金昌洙.腹腔镜子宫肌瘤剔除术与经腹子宫肌瘤剔除术的比较分析研究[J].滨州医学院学报,2014,11(6):439-440,443.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