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幼山老先生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2则病案分析讨论

发表时间:2019/2/19   来源:《心理医生》2019年第3期   作者:陈蓓
[导读] 石幼山老先生是我国著名的中医骨伤科学专家,石氏伤科传人,曾任上海中医学院教授、中华医学会伤科学会顾问等职。

(上海市宝山区中西医结合医院中医伤科  上海  201900)
  【摘要】石幼山老先生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2则病案进行分析,可较清楚的了解到先生用药的“重调气血、兼治痰湿”的特色,特别是重气血中也以调气为主,补气益气行气之法处处可见。先生的用药精髓值得我们每位石氏伤科的传人加以研习和临床贯通。
  【关键词】石幼山老先生;腰椎间盘突出症;病案;讨论
  【中图分类号】R274.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31(2019)03-0115-02
  石幼山老先生是我国著名的中医骨伤科学专家,石氏伤科传人,曾任上海中医学院教授、中华医学会伤科学会顾问等职。善于使用骨伤科手法来理筋整骨,尤善内治整体辩证调治疾病。本文选取老先生既往治疗的2则病例,来了解并讨论先生的用药特色和治伤理念,希望对后来者以参考和学习。病例如下:
  病案一:
  陈昊宏,男,36岁,入院时间:79年7月1日,住院号:897,西医诊断为腰突症,中医诊断为腰痛病,证属气滞血瘀、兼风湿闭阻型。
  7月3日初诊:患者问诊得知腰脊素有陈伤,二月前又受损伤,疼痛正剧,酸楚牵掣,转侧行动不利,脉弦苔薄,气血凝滞,风湿互阻,故方拟:活血祛风,健腰通络;予中药方如下:当归10g,牛膝10g,杜仲叶12g,狗脊12g,草乌5g,秦艽6g,独活6g,泽兰10g,延胡10g,青陈皮各5g,磁石3g,红花3g,络石藤12g,×7帖。
  7月10日二诊:患者腰骶脊柱仍痛,陈伤风湿尚存,气血未和,疼痛牵引右髋,转侧行动牵掣,腹胀较瘥,夜寐较安,再拟方:活血健腰通络,祛风化痰湿,方如下:牛蒡子10g,牛膝10g,当归10g,杜仲叶12g,狗脊12g,草乌5g,独活6g,南星6g,苍术6g,威灵仙10g,青陈皮各5g,磁石30g,红花3g,络石藤12g,×7帖。
  7月17日三诊:其腰椎右髋处疼痛已缓,但气血尚未和,风寒痰湿亦未清,疼痛略减,酸楚牵掣,转侧板滞,再拟方:活血祛风化痰,健腰舒筋活络;方如下:牛蒡子10g,僵蚕10g,白蒺藜12g,独活6g,南星6g,草乌6g,白术芍各10g,川断12g,狗脊12g,青陈皮各5g,威灵仙10g,红花3g,甘草3g,夜交藤12g,×7帖。
  方解讨论:此患者经问诊而得其腰脊部素有陈伤,加之稍早前又受损伤,以致腰部疼痛正剧,酸楚牵掣,转侧行动不利,脉弦苔薄,故诊断腰痛病明确。其病机为气血凝滞,风湿互阻,故初诊中用药以行气活血止痛为主,兼以祛风除湿。


其中青陈皮、草乌行气止痛;秦艽、牛膝等祛风除湿止痛;当归、红花以活血补血,杜仲、狗脊等补肾强筋骨,辅以泽兰活血祛瘀,络石藤通络止痛等。二诊时患者疼痛已减,但气血未和、风湿尚存,伴腹胀较瘥,夜寐较安,故治以活血健腰通络,祛风化痰湿。方中加用牛蒡子为主,配合南星以疏风除湿、豁痰止痛,继续配合牛膝、独活、苍术等祛风除湿、行气止痛,余药继续。至三诊时,患者疼痛已减大半,但气血尚未和、风寒痰湿亦未全清,故治疗上仍以活血祛风化痰,健腰舒筋活络。此时先生认为患者痰湿尚较重,痰湿之邪易阻滞气机,瘀阻经络,遂必以行气豁痰为先,痰去湿除则脉络自通、气血畅通,疼痛渐除。
  故方中仍重用牛蒡子、南星等以祛风除湿化痰,青陈皮、草乌等行气止痛,白术健脾燥湿,白芍养血柔肝止痛,川断、威灵仙补肝肾、强筋骨,夜交藤宁心安神,祛风通络。其中牛蒡子,《景岳全书》曰:味苦辛,降中有升。治风毒斑疹诸瘘,散疮疡肿毒喉痹及腰膝凝寒痹滞之气,以其善走十二经而解中有散也[1]。故其为君。纵看全方,先生用药独重痰湿,故以行气豁痰药为主,辅以行气止痛、柔肝健脾、强筋健骨之药等。先生在理伤的同时既注重调理气血,同时也重视祛化痰浊,其认为的从痰论治,是因为气滞血瘀,以致成痰邪,以影响疾病久治不愈。故“从痰论治,兼调气血”是先生的一大用药特色和治伤理念。
  病案二:
  李志华,男,36岁,1979年10月16日入院,住院号:79637,西医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症,中医诊断为腰痛病,证属气滞血瘀、肝肾亏虚型。
  11月6日初诊:腰椎手术摘除后,气血未和,疼痛较减,下肢略觉痛麻,腹引欠畅,头晕乏力,脉弦,苔薄腻,方拟活血益气,健腰通络。
  黄芪12g,党参12g,白术6g,白芍6g,牛膝10g,川断12g,狗脊12g,白蒺藜12g,杞菊各6g,刘寄奴10g,玄参6g,青皮5g,陈皮5g,红花3g,络石藤12g,×7帖。
  11月13日二诊:气血未和,疼痛已微,左小腿脚趾尚觉疼麻,头晕少力,再以活血益气,健腰补肝肾。
  黄芪12g,丹参10 g,白术6g,白芍6g,白蒺藜12g,杞菊各6g,杜仲叶10g,狗脊12g独活6g,牛膝10g,陈皮5g,天花粉12g,络石藤12g,×7帖。
  11月20日三诊:服药后症状好转,腰痛已除,左小腿仍觉麻木。
  黄芪12g,党参12g,当归10g,白术6g,白芍6g,熟地12g,杜仲10g,狗脊12g,独活6g,陈皮5g,红花3g,寻骨风12g,络石藤12g,×7帖。
  方解讨论:患者因腰椎间盘手术摘除后,气血未和,疼痛较减,下肢略觉痛麻,腹引欠畅,头晕乏力,脉弦,苔薄腻,其病机为气滞血瘀、伴气血虚弱及肝肾不足之征,故治拟活血益气,健腰通络。故首诊时先生便用黄芪、党参、白术等药以健脾益气,白芍、红花补血养血,气为血之帅、血为其之母,故气行则血畅,牛膝、川断、狗脊等补肝肾、强筋骨,刘寄奴行气活血通经,青陈皮行气化痰,白芍、杞菊养血柔肝止痛等。二诊时患者疼痛已微,气血尚未和,故左小腿脚趾疼麻仍甚,伴头晕少力,遂以活血益气,健腰补肝肾诸药为主,方中以黄芪、白术为君,健脾益气,丹参、白蒺藜、独活、络石藤等活血祛风、除湿止痛,白芍、杞菊养血柔肝止痛,杜仲叶、牛膝等补肝肾、强筋骨,天花粉清热生津。至三诊时,患者基本腰痛症状已无,自觉左小腿仍麻木尚存,故考虑气血不和为主,治疗上以补气益血、活血化瘀为主、兼祛风湿、强筋骨等,因此方中以黄芪、党参、白术等为主,益气健脾为要,当归、红花、白芍补血养血活血,熟地补血养阴,独活、寻骨风、络石藤祛风除湿止痛,杜仲、狗脊补肝肾、强筋骨,再辅以陈皮燥湿化痰。纵观此患者前后三次就诊所用方剂方药,先生用药均以重调气血为主,且多以气为要,其与《内经》中论疾病发生之理,认为疾病是基于阴阳而归结于气血的[2]。气血之于形体,无处不到。所以先生在理伤内治的同时是气血并重的,这也是先生乃至石家用药的一大特色。其次,先生在用药时始终兼顾痰湿之邪,哪怕已是接近痊愈,也不忘加上一两味祛化痰湿之药。故综上两则早期幼山先生的医案,我们能较清楚的了解到先生用药的“重调气血、兼治痰湿”的特色,特别是重气血中也以调气为主,补气益气行气之法处处可见。先生的用药精髓值得我们每位石氏伤科的传人加以研习和临床贯通。
  
  【参考文献】
  [1]梁浩东,潘碧琦,潘建科,等.刘军教授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用药规律研究[J].中国中医急症,2016,25(11):2042-2045.
  [2]李红.中医康复疗法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疗效观察[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3,22(22):2431-2432.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