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皮穴位电刺激对肛周脓肿术后患者血β-内啡肽浓度的影响

发表时间:2019/2/19   来源:《心理医生》2019年第3期   作者:金慧英
[导读] 与前述的研究结果相符,因此经皮穴位电刺激减轻肛周脓肿术后患者疼痛,是通过升高外周血β-内啡肽水平来实现的。

(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浙江杭州  310005)
  【摘要】目的:探讨经皮穴位电刺激对肛周脓肿术后患者β-内啡肽浓度的影响。方法:选取2016年12月—2018年9月来我院治疗的80例肛周脓肿手术患者,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和实验组,各40例。对照组给予常规护理干预,实验组在对照组基础上采用经皮穴位电刺激干预,比较两组血β-内啡肽浓度水平。结果:术后3d,两组的β-内啡肽水平明显高于术前(P<0.05),且实验组的β-内啡肽水平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结论:经皮穴位电刺激治疗可升高血β-内啡肽的浓度。
  【关键词】经皮穴位电刺激;肛周脓肿;β-内啡肽
  【中图分类号】R657.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31(2019)03-0100-02
  肛周脓肿,中医称之为“肛痈”,西医认为其发病是由于多种细菌进入肛内,引发肛腺炎症,进一步扩散到肛周间隙所致的软组织急性化脓性疾病,引发本病的细菌多为大肠埃希菌、变形杆菌、金黄色葡萄状球菌等,通常为多种菌混合感染所致,本病是肛肠科的常见急症之一[1]。手术是目前临床治疗肛周脓肿的主要方式,其根治率虽较高,但因术后开放创面较大,伤口易受粪便污染及细菌刺激,导致创面愈合时间缓慢,影响组织再生,增加患者痛苦[2]。经皮穴位电刺激(transcutaneous electrical acupoint stimulation,TEAS)是将欧美国家的经皮电刺激疗法与针灸穴位相结合,经皮穴位电刺激(transcutaneous electrical acupoint stimulation, TEAS)是将欧美国家的经皮电刺激疗法与针灸穴位相结合,通过皮肤将特定的低频脉冲电流输入人体以治疗疼痛的方法[3]。经皮穴位电刺激(transcutaneous electrical acupoint stimulation,TEAS)因镇痛效果好、无创、易操作、患者易接受等优点而日益受到临床医生的肯定及重视[4]。本研究选取我院治疗的80例肛周脓肿手术患者为研究对象,通过对血清中β-内啡肽含量的测定,探讨经皮穴位电刺激减轻患者术后疼痛的机理。
  1.临床资料
  1.1 研究对象
  选取2016年12月—2018年9月来我院治疗的80例肛周脓肿手术患者,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和实验组,各40例。实验组:男性22例,女性18例,平均病程(7.22±1.75)d,平均年龄(45.17±9.01)岁;对照组:男性24例,女性15例,平均病程(7.81±1.35)d,平均年龄(43.21±8.05)岁。两组患者在性别、病程、年龄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具有可比性(P>0.05)。
  1.2 实验方法
  对照组:患者行硬膜外麻醉下肛周脓肿切开挂线术,术前常规肠道准备。术后24小时内禁止大便。术后常规给予创口抗感染干预,每日换药1次。实验组:在对照组基础上术后采用经皮穴位电刺激干预。术后返回病房,予行经皮穴位电刺激治疗一次,选择大肠俞穴、白环俞穴,采用疏密波2/100Hz,治疗30分钟。术后第1天起,经皮穴位电刺激治疗每日2次,连用4天。
  1.3 观察指标
  于术前、术后3d,采集所有受试者的静脉血5mL,室温自然凝固20分钟内,4000r.min-1,4℃离心,离心300秒,取上清液于干净的EP管中,贮存于-80℃冰箱内。集中检测时采用酶联免疫吸附试验双抗体夹心法(ELISA)对患者β-内啡肽水平进行检测;观察手术后当天两组患者曲马多的注射情况。
  1.4 统计学处理
  使用SPSS20.0进行统计分析,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进行比较,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x-±s)表示,采用t检验进行比较,以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 两组β-内啡肽水平比较
  术前两组患者的β-内啡肽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术后3d,两组的β-内啡肽水平明显高于术前(P<0.05),且实验组的β-内啡肽水平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见表1。
  
  表1  两组β-内啡肽水平比较(x-±s)
  

  注:与术前相比,aP<0.05
  2.2 两组曲马多注射情况比较
  手术后当天,实验组患者共12例需注射曲马多,注射率为30.0%,对照组患者共14例注射曲马多,注射率为35.0%,两组间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0.228,P=0.633)
  3.讨论
  肛周脓肿术后疼痛剧烈是困扰医患双方的一个难题,特别是肛周脓肿切开挂线术,由于橡皮筋的慢性切割作用导致肛门括约肌持续性处于收缩,而使疼痛剧烈[5]。TEAS是将穴位刺激仪的脉冲通过电极片对目标穴位进行刺激,代替了传统的电针刺激,故可避免针刺带来的相关不适。TEAS结合了经皮穴位神经电刺激(TENS)和穴位刺激,其镇痛效果与电针刺激相似[6]。国内方氏等人研究发现,电针能显著提高慢性炎症痛大鼠炎症局部的β-内啡肽含量[7]。有研究发现:与电针有着相似的镇痛效应的经皮神经电刺激,同样是通过中枢神经系统释放内源性阿片样物质来参与[8]。在本研究中,手术后当天两组的曲马多注射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说明两组术后疼痛比较差异不显著。然而研究中发现术后β-内啡肽水平明显高于对照组。与前述的研究结果相符,因此经皮穴位电刺激减轻肛周脓肿术后患者疼痛,是通过升高外周血β-内啡肽水平来实现的。
  综上所述,经皮穴位电刺激治疗可升高血β-内啡肽的浓度。
  
  【参考文献】
  [1]杜华英,胡晓阳,陈教华.一次性根治术联合消痈方加减治疗肛周脓肿的临床研究[J].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电子杂志,2018(35):159+162.
  [2]张生东,曹宇,郭喜牛.公英解毒熏洗剂联合甲硝唑纱条对低位肛周脓肿术后创面愈合的影响[J].环球中医药,2017,10 (8):883-886.
  [3]高晓林,谢晨,杨文佳,陈云飞.经皮穴位电刺激对神经内分泌免疫相关因子的影响[J].上海针灸杂志,2018,37(09):1088-1095.
  [4]涂青,史金麟,于虹,张爽,谷书涵,甘建辉.经皮穴位电刺激对经输尿管软镜联合钬激光碎石术后镇痛的影响[J].中国针灸,2018,38(07):711-715.
  [5]赵黔.肛周脓肿无痛手术121例治疗体会[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5,2(28):5874.
  [6]高军龙,李玉兰.浅谈经皮穴位电刺激在围麻醉期的多种作用[J].中国针灸,2015,35(3):269-273.
  [7]何晓芬,方剑乔,蒋永亮,等.电针治疗慢性炎性痛的促外周beta-END释放作用[J].上海针灸杂志,2013,32(5):407-
  409.
  [8]方剑乔,陈云飞,刘元亮.经皮神经电刺激疗法镇痛的作用途径探讨[J].浙江中医学院学报,1999,23(4):52-54.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