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行为干预对无抽搐电休克治疗患者术前焦虑的影响

发表时间:2019/2/19   来源:《心理医生》2019年第3期   作者:徐琳芳 陈敏华 贺香君
[导读] 通过成功案例的示范作用,减少患者对不良反应及治疗失败的担忧。总之,本研究提示,认知行为干预可以很好降低MECT患者的焦虑。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精神科  广东广州  510630)
  【摘要】目的:研究认知行为疗法对无抽搐电休克治疗患者术前焦虑的影响。方法:对拟行MECT治疗的精神科住院患者,分为研究组和对照组各30例。对照组常规术前护理干预,研究组一次认知行为疗法干预。在干预前、后各进行一次心理评估。结果:干预后,研究组阿姆斯特丹术前焦虑量表评分、状态焦虑量表评分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认知行为干预可有效降低MECT患者术前焦虑水平。
  【关键词】无抽搐电休克治疗;焦虑;认知行为干预
  【中图分类号】R749.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31(2019)03-0029-02
  The effect of cognitive behavior intervention on the anxiety of the patients before Modified 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 (MECT)
  Xu Linfang, Chen Minhua, He Xiangjun.
  Department of Psychiatry, the Third Affiliated Hospital, Sun Yat-sen University, Guangzhou 510630, China
  【Abstract】Objective To test the effect of cognitive behavior intervention on the anxiety of the patients before modified 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 (MECT).  Methods A total of 60patients with psychiatric diseases were recruited. Participants were assigned to either study group (n=30), consisting of once cognitive behavioral intervention before MECT, or control group (n=30), consisting of routine nursing. Results The patients in study group made significantly better outcomes than those in control group on the scores of APAIS, STAI-S, (P<0.05). Conclusion Cognitive behavioral intervention is effective for decreasing the anxiety in the psychiatric patients before MECT.
  【Key words】MECT; Anxiety; Cognitive behavioral intervention
  无抽搐电休克治疗前需要“术前准备”,治疗过程中需要“通电、全身麻醉”,治疗后可能出现短暂记忆障碍等不良反应,所以常有患者心存疑虑、误解或偏见,以及术前的焦虑。认知行为疗法是治疗焦虑的常用方法,既往有研究提示术前心理干预可减少不良情绪,但所使用的方法多数局限于健康教育、心理支持、环境改善等,使用的评价工具多数针对性不强[1-4]本研究采用系统的认知行为疗法,并采用专门针对“术前焦虑”的评估量表,其研究结果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
  1.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为2016年3月至2017年3月拟行MECT的患者。入组标准:①符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CCMD-3)各类精神疾病诊断标准;②符合MECT适应症标准及排除禁忌症;③年龄:18到65岁;④签署知情同意书,研究内容符合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伦理委员会要求。入组60例,男34例,女26例,年龄18~55岁,研究组和对照组各30例。两组在性别、年龄、教育水平、依从性、病程和疾病分类方面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均为P>0.05。
  1.2 方法
  1.2.1分组方法:按照拟行MECT的先后顺序分为研究组和对照组。术前2天,对照组施行常规的术前护理,研究组除常规护理外,施行认知行为疗法。
  1.2.2认知行为疗法包括以下几个方面[5]:①认知疗法:为消除患者对MECT的错误或歪曲认知,护士提供个体化的、针对性的信息:治疗目的、意义、原理、流程、副作用及处理。②脱敏疗法:是将患者逐步暴露于其害怕的场景,当患者出现焦虑时,再通过放松训练来减轻焦虑。向患者展示MECT的视频、图片、实物、现场,让其提前体验MECT的治疗。③松弛训练:是指按照一定的练习程序,学习有意识地控制或调节自身的心理生理活动,以达到降低机体唤醒水平,调整那些因紧张刺激而紊乱了的功能。④模仿学习疗法:是利用人类通过模仿学习获得新的行为反应倾向,来帮助具有不良行为的人,以适当的反应取代其不适当的反应。挑选成功患者案例,组织他们分享自身感受,通过言传身教,减轻研究组的焦虑。
  1.2.3结果评估:评估分为两次,第一次在术前两天,第二次在术前一天。①阿姆斯特丹术前焦虑量表(Amsterdam Preoperative Anxiety and Information Scale,APAIS):采用1~5分的5级评分法,分数越高,说明焦虑程度和信息需要程度越高[6]。②状态特质焦虑量表-状态量表(State-Trait Anxiety Inventory -S,STAI-S):共20个项目,采用1~4分的4级评分法,总分介于20~80分,分数越高,说明焦虑水平越高[5]。③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SAS):共20个项目,采用1~4分的4级评分法,总分介于20~80分,分数越高,说明焦虑水平越高[5]。
  1.2.4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6.0进行统计分析。分类变量比较采用卡方检验,定量资料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检验水准α=0.05,双侧检验。
  2.结果
  两组患者焦虑比较:干预前,两组间各量表评分间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研究组APAIS、STAI-S、SAS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3.讨论
  SAS量表反映的是患者一般焦虑情绪,缺乏针对性,而STAI-S量表,是评价应激焦虑的金标准,中国健康人群评分为40分。APAIS更是特异性的针对术前焦虑,中文版的编制,也是参照STAI-S来进行,两者对手术应激焦虑评价的一致性较高,APAIS分值超过12分提示有明显焦虑[8]。本研究中,STAI-S评分超过50分,APAIS总分超过12分,进一步证实患者确实存在着明显的焦虑。患者术前焦虑的原因,除了和一般人口学特征有关外,还可能包含以下几个原因:缺乏手术相关信息或存在错误认识;缺乏心理支持;对应激事件如手术和麻醉的失控感;对手术不良反应或者手术失败的担忧。本研究发现,认知行为疗法能够全面降低患者的焦虑。其作用机制,可能包括:通过认知治疗,提供必要信息,并纠正患者对MECT的误解和偏见;通过心理干预,给予患者提供来自“专业人员”的心理支持和陪伴,提高其主观社会支持水平;通过松弛训练,降低患者因为交感神经系统过度兴奋引起的过度觉醒和紧张水平;通过暴露和脱敏疗法,降低患者的神秘感和失控体验;通过成功案例的示范作用,减少患者对不良反应及治疗失败的担忧。总之,本研究提示,认知行为干预可以很好降低MECT患者的焦虑。
  【参考文献】
  [1]江开达,于欣,李凌江.精神病学第2版,人民卫生出版社[M],北京,2010年7月,126.
  [2]郭蓓馨,关文华,池雷.护理干预对精神分裂症患者行无抽搐电休克治疗前焦虑情绪的影响[J].临床心身疾病杂志,2011,17(6):547-549.
  [3]钱绮华,张志清.认知行为干预在老年病人口腔种植围术期中的应用[J].全科护理,2018,16(16):1955-1957.
  [4]梁丽琼,容彩莲,徐小丽,等.心理护理对无抽搐电休克治疗效果及心理状态观察[J].癫痫与神经电生理学杂志,2017,26(2):127-128.
  [5]刘娟.个体化认知行为干预对腺性膀胱炎手术病人负性情绪的影响[J].全科护理,2018,16(10):1198-1200.
  [6]吴昊,刘延军,马正良,等.阿姆斯特丹术前焦虑与信息量表中文版的信效度研究[J].中华行为医学与脑科学杂志,2016,252(2):179-182.
  [7]张作记,行为医学量表手册,中华医学电子音像出版社[M],北京,2005年8月:212-214.
  [8]贾真,耿丽娜,王伟.APAIS评分评估国人术前焦虑状态的可靠性[J].中华麻醉学杂志,2015,35(9):1107-1109.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