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忆青春

发表时间:2019/1/25   来源:《青年生活》2018年第12期   作者:章彪 雷晨
[导读] “怀念那年,空气自由新鲜,远处的炊烟,我和野狗,沉睡一夏天。”这是韩寒对青春的描述。

        “怀念那年,空气自由新鲜,远处的炊烟,我和野狗,沉睡一夏天。”这是韩寒对青春的描述。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青春可能转眼就过去了,那么的决绝纯粹,给人以无限感慨,或多或少的还带着些许的遗憾。有人说青春的味道像橘子味糖的,甜中带酸。的确,恋爱的味道是甜蜜的感觉,分手是带着酸的伤感。我觉得青春像夏日的时光,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很漫长,却不知道在不知不觉中热意已退,秋风渐凉,青春也在这夏去秋来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在这漫长而又短暂的时期,一切的美好与不美好都是让人怀念的,都将会成为我们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的会让人一辈子留恋与回味,有的会成为永远的伤痛让人抱憾。青春有时就像失而复得但是又丢掉的耳机,像感冒痊愈又低烧的病一样,昙花一现而又去而不返,更能显示出它的魅力。
        前段时间看路遥的小说《人生》,开头写到,人生道路虽然漫长,但要紧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是啊有时候你在不经意间做的一个决定会影响你的一生,这就好比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所带来的连锁反应。曾看过一句话:“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在你年轻的时候说的一句话,一个小小的举动,喜欢的一个人,可能会改变你人生的轨迹。
        冬天的感觉越来越强了,早晨寒气很重。中午的时候走在两旁梧桐树的道路上,阳光透过树枝的间隙照在身上,虽然光线很强烈,但却是那种舒服的温暖感觉。冷风一吹,更给人一种幸福感,会让人沉迷其中。忙碌的人也会感到轻松起来,享受这一刻的美好。这个季节是个适合怀旧与恋爱的季节。仍记得高一的时候,当时教室在一楼并且向阳,冬天每当大课间的时候,总喜欢搬个凳子放到教室门口,九十点钟的阳光正好,眯着眼静静的享受这份惬意或是和两三个同学胡乱的侃,在当时学习非常紧张的高中也算是一种极大的娱乐方式了,人总要苦中作乐,反之乐中也要学会吃一点苦,古人有云: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矣。这几天寒风一直吹着,是应该去买个围巾了。上次去商场的时候见有几款围巾挺好看的,试了试感觉不适合最终还是没买,其实这世界上那有什么适合不适合,有的人送你一个你不喜欢的东西你也会喜欢,而有的人给你一个你喜欢的东西,你也会觉得不合适,都是内心决定的罢了。上次买的放在屋子里的香薰已经用完了,这次去买的时候发现新上架了几款,种类和款式越多,可也越难选择。红玫瑰和白玫瑰,没选的那个永远是最美好的。其实到最后你会发现,无论选择哪一个,到最后都会或多或少的有一点遗憾。


但如果先碰到其中的一种,比如红玫瑰,并得到它,是不是就不会出现后来的白玫瑰,黑玫瑰花玫瑰等等。这次买的香薰前调是梨子和橙子混合的甜甜水果味道,中调是麝香后调是松香,紫色的瓶子让我感觉还有一点淡淡的葡萄的芳香,下次的话应该会买那个薰衣草味道的,前提是下次买的时候还有的话。计划赶不上变化这样的事是时有发生的,如果我还记得的话。
        我这几天睡得很沉很深。昨晚我梦见很多以前的人来看我,还穿着夏天的衣服。他们看起来很疲惫,像是知道了我要说的话。他们和石墙、窗框一样古老,我和垂柳、烛光一样崭新。这就是旅途的旋律吧。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强说愁,而今离开了故乡,才真正体会到“天凉好个秋”。乡愁是一份沙茶口味的砂锅,褐色的锅,大火匆匆滚过,烧得锅底通红。汤底有着独特的鲜独特的味儿。米粉一根根晶莹剔透地躺在碗底,撒上一勺辣酱。隔着十万八千里的巷子,都闻到浓郁的沙茶酱料。南大街上的砂锅鱼头,曾陪伴我和我最重要的朋友们一起度过青春的岁月。冬夜里那一份香浓的砂锅,异常的地让人思念与回味。
        耳机里好妹妹唱着“时光一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 这是很久之前韩宝仪的歌了,现在听起来越有一种久违的伤感。青春与爱情是分不开的,但也许你在青春的时候并没有一段甜蜜而难忘的爱恋,没有和独自喜欢的她牵手去看过稻城冰雪融化的早晨和布满星辰斑驳的黄昏,没有那个她为你在夜晚唱歌,也无法对她说上一世的情话,有的只是怀揣着一颗希望微渺而又欢喜的心,默默的陪伴她到故事说完并不曾远离。要知道,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才是最厚重与真实的。有些人让我们成长,有些人教会我们去爱。毕竟她们充斥着我们整个青春或浓墨重彩或轻描淡写,你的年少有我,我的青春有你就已经足够了,人总是喜欢现实的温暖与浪漫。多年以后,坐在酿造忧愁的酒馆里,望着布满星光的灯火阑珊,闭着眼回味从前,拨开时光的脸,过去那些纷纷扰扰的画面,那些过往就像窖藏多年的老酒,经过岁月的发酵与沉淀,异常的香浓,思绪亦如香烟,漫无边际的升空盘旋,飘向远方。 
        青春时代是一个短暂的美梦,当你醒来时,它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留给我们的只有感慨与稚气脱去后的成熟与理性。青春也是一本太仓促的书,我们含着泪,一读再读。
        第一作者:章彪(1994-),男,汉族,福建建瓯,工学硕士研究生,单位,火箭军工程大学信息与通信工程专业,研究方向:通信系统,卫星通信,企业管理
        第二作者:雷晨(1996-),男,汉族,福建三明,本科,单位,火箭军工程大学通信工程专业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