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学业评价”飞——基于校本的评价改革实践探索

发表时间:2019/1/21   来源:《教育学》2019年1月总第165期   作者:贾洪华
[导读] 随着作业改革的推进,作为支撑策略的教学评价方式也进行了有效的摸索与尝试。

 浙江省金华市宾虹小学 321000 
        2009年夏天,学校筹建团队在对宾虹小学进行顶层设计时,一致提议应围绕“幸福教育”来进行勾画,并大胆把取消书面家庭作业纳入到教学改革的计划中。随着作业改革的推进,作为支撑策略的教学评价方式也进行了有效的摸索与尝试。也就在2009年初,多元模块化评价即《学习护照》的前生开始破冰前行,并得到师生的欢迎。
        不经意间,宾虹小学已经“成人”了,而“无书面家庭作业”及“教学评价改革”也坚持了五年——从争议、理解再到赞赏,从摸着石头过河到立项为教育部重点课题,从潜心耕耘到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宾虹小学作业改革与评价创新之路已越走越宽。在2014年11月初,“无书面家庭作业”及“评价变革”等相关教学成果获得了“教育部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二等奖,成为金华市基础教育的唯一代表。诚如省教科院方展画院长在《中国教育报》所述一般,宾虹小学的作业改革及评价改革迎来了柳暗花明。
        一、多元模块化评价——让子弹飞一会儿
        2009年年末,宾虹小学将迎接建校以来的第一次期末考试。当时仅有一个年级300余位孩子,如何检测“知识拓展类、生活技能类(包含德育公益类)、科学探究类、体艺修身类”这四类非书面家庭作业的学习成果,如何兼顾学科性、发展性与多元性,如何跳出知识而走向能力本位,一时之间成了宾虹团队思考的焦点。
        困惑之时,市教科所、市教研室等专家学者走进宾虹小学,通过专项调研与路径引领,为宾虹这所新生学校点亮了智慧的火花。其中,结合小学的学科特点和儿童的身心特点,跳出笔试的框框,关注试卷无法涉及的那些能力培养,成为关注的焦点。
        1.学科模块化评价——学业检测评价改革的新生期。将学科的知识和能力模块化(语文:阅读、积累、朗读、表达,数学:计算、思维、应用,英语:口语、书写、对话),期末或者平时由年级组老师一对一地、面对面地对每一个孩子进行考核,并作出书面评价,引导教师、家长不仅关注一张试卷,还要关注知识以外更多的成长节点。从语文学科开始,数学学科、英语学科等知识性学科陆续跟进,宾虹小学学业检测评价改革的最初框架逐步成型。
        2.多元模块化选择评价——学业检测评价改革的发育期。随着学科模块化评价的深入推行,随着年级不断增加,老师们开始逐步发现一些弊端:年段特点没有体现,学生缺少自主选择权,模块细分不到位、综合学科如何模块化等。于是在宾虹智囊团队的努力下,赋予学生适度自主选择权的多元模块化选择评价开始尝试操作。
        期末考核的时候,继续沿用一对一面试的形式。每一模块设置了不同的任务模块,学生可以在本年段自由选择该模块的考核内容,尤其是音体美等综合性学科考核的形式和内容都给予了学生一定的选择权。
        至此,模块化评价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综合实践性、自主选择性成为其亮点。回顾多元模块化的发展历程,我们认为最大的喜悦是让家长改变了初始观点,他们普遍形成这样的评价观:笔试要看,模块考核更要看,因为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都很重要。



        二、《学习护照》——让过程评价先飞一会儿
        1.“学习护照”的创意由来——游园世博会带来的灵感。
        2.“学习护照”的内容设置——发现学生的评价形式。
        3.“学习护照”的使用方略——多元发展的体验过程。
        至此,宾虹小学学业检测体系由以期末关注能力的发育期,即1.0版本,进化为以《学习护照》为载体的关注过程的2.0版本,迈入了成长期。
        三、终极考核——让“3+X”最后飞翔
        1.“3+X”的评价内容:有德有趣有挑战有生活。
        2.“三破”的创新之处:重交往重融合重自主。终极考核的形式类似于“游园”,但又区别于游园,主要在于:
        (1)打破班级界限,学生自由组队。在此过程中,培养学生的人际沟通交往能力。
        (2)打破学科界限,每一个关卡涉及到至少两门学科的融合。
        (3)打破传统形式,“3+X”的模式接轨高考的评价方式,让学生拥有自由选择的权利。
        四、后续思考——今后评价改革该往哪里飞
        宾虹小学在尝试现行模式的同时,也对未来之路有一些思考和困惑:
        1.“《学习护照》+终极考核+笔试模块”会增加负担吗?
        2.初小评价方式的衔接研究亟待破局。
        宾虹小学的评价变革只是教学改革过程中极小的一步,因此,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宾虹小学的评价变革及实践策略只是切合教育改革的节拍与旋律,初步形成了“先解放学生,再发展学生”的作业观与“先发现学生,再发展学生”的评价观。未来的路还很长,我们必将继续探索下去。
        参考文献
        [1]方展画 一所学校转身后的柳暗花明.中国教育报,2013年,9月。
        [2]解放学生——育人模式改革的浙江样本.浙江省教育科学研究院,浙江大学出版社,2014年,4月,第1版。
        [3]曾文婕 黄甫全 课程改革与研究的新动向:彰显学习为本.课程教材教法,2013年,第七期。
        [4]浙江省中小学作业改革研讨会吴兴区材料汇编。2014年,12月。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