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的SOLP分层评价机制研究

发表时间:2019/1/10   来源:《科技新时代》2018年11期   作者:夏俊
[导读] 传统分层评价理论旨在针对可视的学生学习成果的结构进行评价,而无法针对学习过程进行评价,因此亟待探索一种针对学生学习过程的分层评价理论。

杭州职业技术学院信息工程学院  浙江  杭州  310018
        摘要:传统分层评价理论旨在针对可视的学生学习成果的结构进行评价,而无法针对学习过程进行评价,因此亟待探索一种针对学生学习过程的分层评价理论。本研究基于对传统分层评价理论的前溯,利用大数据分析所带来的学习行为统计,针对学习过程,形成了基于大数据的SOLP分层评价机制,能有效的针对高职学生的学习及实训进行过程性评价。
        关键字:大数据;分层评价;SOLO;SOLP
       
        1.引言
        随着职业教育教学理念的发展,高职院校在人才培养过程越来越注重对学习过程的评价,用以衡量学生的职业素养培养情况。传统分层评价理论旨在针对可视的学生学习成果的结构进行评价,而无法评价学习过程。大数据环境下,学生学习过程及学习状态将被记录下来,因此探索一种基于大数据的针对学生学习过程的分层评价理论是势在必行的。
        2.面向学习过程的SOLP评价方式
        SOLO分层评价理论为香港大学教授J.B.Biggs所创,是一种以分层描述为特征的质性评价方法。SOLO应用在历史、地理、数学、英语等基础学科的评价时取得了较好的效果[1][2],但显然并不适用于高职院校学生群体的评价。
        基于对SOLO理论的前溯,针对LP(Learning Process)而非LO(Learning Outcome)形成一种过程评价机制,是亟待且有效的。同样对LP所表现的结构进行分层:
        前结构层次前溯:学生消极对待学习过程,且并不尝试理解问题或解决问题。
        单点结构层次前溯:学生尝试并试图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思路,并以完成基本学习任务为根本目标。
        多点结构层次前溯:学生已经找到了一个解决问题的思路,并尝试找到其他解决问题的思路或关注到其他影响问题解决的因素。
        关联结构层次前溯:学生找到了多个解决问题的思路或关注到多个影响问题解决的因素,并尝试将这多个思路进行结合或者分析这多种因素间的关联。
        抽象拓展层次前溯:学生尝试总结解决同类问题的一般思路,并能逐步解决相似问题。
        3.基于大数据的SOLP分层评价机制
        传统教学环境下,教师需要对每一个学生的学习过程进行观察及监控是极其困难的,SOLP分层评价方式几乎没有太大意义,但随着大数据在学生评价体系改革中的广泛应用[3],SOLP分层评价机制将得到更大的发展空间。
        3.1学时分层评价
        学时分层评价的根本目的在于通过记录学生的学时情况,并分析学生对待学业的基本态度及行为习惯。
        学时记录分为多个方面:到课时间、学时总量、学时分布等。以到课时间为例,按照SOLP分层评价方式对学生到课时间进行划分并加以评价:
        经常迟到的学生,意味其消极对待学习过程,且并不尝试解决上课迟到的问题,对应前结构层次前溯,评为“E”;
        偶尔迟到的学生,意味其始终在尝试并试图找到不迟到的方式,并以基本不迟到为目标,对应单点结构层次前溯,评为“D”;
        几乎从未迟到的学生,意味着其已经找到了一种“上课不迟到”的解决方案并尝试找出若干导致“上课迟到”的因素,对应多点结构层次前溯,评为“C”;
        每次到课几乎都留有时间余量的学生,意味着其已经找到了多个导致“上课迟到”的因素并尝试逐一解决这些问题,对应关联结构层次前溯,评为“B”;
        每次到课都留有时间余量且几乎每次都在相同时间段内到课的学生,意味着其已经分析导致“上课迟到”的多个因素且能逐步解决这些问题,并能够有效规划与管理时间,对应抽象拓展层次前溯,评为“A”。
        依托大数据,对学生的每一次课甚至是每一堂课的到课时间进行记录并加以分析,进而进行分层评价,较传统评价机制中按照学生到课情况进行赋分从而得到考勤成绩的方式更为科学合理。



        3.2团队分层评价
        在实践型学科或课程教学过程中,分组实践一直是一种重要的形式,也是学生职业能力培养过程性评价的重要组成部分。按照SOLP的方式对团队的形成及合理化运作进行分层评价:
        团队成员完全依照个人喜好组成而不考虑学习项目的完成,学习任务下达后团队成员几乎都不参与项目的完成过程,对应前结构层次前溯,评为“E”;
        团队中成员构成不合理,仅有个别同学愿意尝试完成下达的学习任务,以团队能应付并上交学习成果为根本目的,对应单点结构层次前溯,评为“D”;
        团队成员中至少有一位同学能认真对待下达的学习任务,其尝试带动其他成员共同完成任务且至少有一名其他同学有所响应,对应多点结构层次前溯,评为“C”;
        团队成员中有一位同学能分析下达的学习任务,其尝试在团队中扮演Leader的角色并将任务分解、分配给其他成员,大部分成员均能较好的响应并基本完成分配的任务,对应关联结构层次前溯,评为“B”;
        团队成员各司其职,团队中有一名合格的Leader负责任务分解并分配给其他成员,其他成员相互协调,配合Leader共同完成所下达的学习任务,对应抽象拓展层次前溯,评为“A”。
        团队分层评价的根本目的并不在于对团队任务的完成情况进行评价,而在于对团队的运行机制及团队合作的合理化程度进行评价。
        3.3晋升分层评价
        为了有效的施行课堂评价考核机制的改革[4],将企业管理中的职业晋升机制引入到学生培养过程中。对培养方案中的每一个学习项目进行赋分,依托大数据,对学生的每一次学习任务完成情况进行统计和分析,学生根据得分进行职业晋升。
        基于大数据的SOLP分层评价机制不仅仅能反映学生的职业晋升过程,还能分析学生的职业能力晋升趋势。按照SOLP的方式对学生的职业晋升进行分层评价:
        学习项目完成经常超时且培养方案所中所涉及的各项赋分累计缓慢,职业晋升周期显著高于参考数据,意味其消极对待学习及职业晋升,对应前结构层次前溯,评为“E”;
        学习项目大部分能在限制时间内完成但偶尔会有超时,职业晋升周期略高于参考值,对应单点结构层次前溯,评为“D”;
        学习项目基本都能在限制时间内完成且偶尔能较快完成学习任务,职业晋升周期基本与参考值持平甚至略低于参考值,对应多点结构层次前溯,评为“C”;
        基本上能较快完成学习任务,职业晋升周期较参考值更短,但这种情况仅出现在单一职业晋升周期内,对应关联结构层次前溯,评为“B”;
        基本上在每个晋升周期内都能较快完成学习任务,且晋升周期较参考值更短,对应抽象拓展层次前溯,评为“A”。
        应当注意的是,参照SOLP方式对学生的职业能力晋升过程进行分层评价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为了更好的衡量学生的成长情况,应当依托大数据对每一个晋升周期及整个晋升过程进行数据统计及分析。
        4.结束语
        传统分层评价理论侧重成果评价而无法评价学习过程,无法对实践型学科进行有效的评价,在针对高职学生的评价过程中无法发挥应有的功效。本研究基于对传统分层评价理论的前溯,针对学习过程,形成了SOLP分层评价机制,能有效的针对高职学生的学习及实训进行过程性评价。
       
        参考文献
        [1]李雪迎,SOLO分层理论在培养初中生抽象拓展思维的应用举例.中学数学研究(华南师范大学):下半月,2018,0(7).
        [2]李雪迎,吴有昌,初中数学运用SOLO分层法进行评价的例题分析.中学数学研究(华南师范大学):下半月,2017,0(10).
        [3]马广水,徐红,大数据背景下高职学生评价体系的重构.山东商业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8,18(4).
        [4]申睿,吴金旺,教育大数据背景下职业技能培养体系研究——基于浙江金融职业学院互联网金融专业“五步走”实例.教育学术月刊,2018,0(8).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