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婷诗歌中的摹色与修辞

发表时间:2019/1/10   来源:《科技新时代》2018年11期   作者:刘芳
[导读] 颜色词承载着丰富的文化内涵。舒婷诗歌中的颜色词丰富而具有表现力,她对于基本颜色词文化内涵多样性的深刻把握,对于复合颜色词修辞性的巧妙运用,使她的诗歌充满“视觉艺术”的美感,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

(长沙师范学院初等教育学院,湖南长沙 410100)
        摘要:颜色词承载着丰富的文化内涵。舒婷诗歌中的颜色词丰富而具有表现力,她对于基本颜色词文化内涵多样性的深刻把握,对于复合颜色词修辞性的巧妙运用,使她的诗歌充满“视觉艺术”的美感,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
        关键词:舒婷诗歌 颜色词 文化内涵 修辞性
        作为当代朦胧诗的代表人物之一的舒婷,是一个擅长通过色彩描写来表达情感的女诗人。她的诗歌中不仅有大量的“红、白、黑、蓝、绿”等基本颜色词,也有许多如“白苍苍、绿生生”等新颖而有趣的复合颜色词。舒婷诗歌中的颜色词丰富而具表现力,能够让人触摸到寒暖,能够感知到心情,能够看到意象,能够闻到气息,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都可以浓缩在颜色中,诗歌的主旨、诗人心中那一份独特而又细腻的情愫都蕴含在丰富而意味深长的颜色词中。
        一、 对基本颜色词文化内涵的深刻把握
        语言是文化的载体,颜色词作为文化词语的一部分,它们的意义具有多义性,承载着丰富的文化内涵。舒婷作品中大量颜色词的运用给诗歌镀上了五彩斑斓的光环,也体现了她对颜色词丰富文化内涵的深刻把握。我们仅以舒婷诗歌中对“白”类颜色词的运用为例,来分析她对基本颜色词丰富文化内涵的深入挖掘和深刻把握。
        “白色”,从色彩学来说属于冷色调。“白”在东西方文化中有不同的联想意义。“白”在中国文化中既有贬义的一面,也有褒义的一面。这些文化含义在舒婷的诗歌中都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说文》:“白,西方色也。阴用事,物色白。从入合二。二,阴数。凡白之属皆从白。”“白”的本义是白色,是基本颜色词。中国传统习俗中亲人死后家人要披麻戴孝(穿白色孝服)办“白事”,要设白色的灵堂,“白”与凶丧、悲伤等意义联系在了一起。舒婷的《雾潮》中“裸露惨白的伤口”,透露出诗人哀伤、悲愤的情感,运用的是“白”的文化联想意义中的贬义,揭示出舒婷在那个特定的年代中的特殊感受。
        白色由于和白云、白雪、白玉等同色,自古人们就常用白色象征高雅、纯洁、明亮、光明等。舒婷诗中的“白”色也大量运用此类文化含义。例如:“我是你簇拥的理想/刚从神话的蛛网里挣脱/我是你雪被下古莲的胚芽/我是你挂着眼泪的笑涡/我是你新刷出的雪白的起跑线/是绯红的黎明/正在喷薄/祖国呵!”(《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这里,诗人把五个看似无关却内涵相扣的意象,组合成鲜明生动、生机盎然的主体形象,来抒发自己的真实情感,表达对祖国的未来充满希望和信心。诗人用“簇新的理想”、“古莲的胚芽”、“挂着眼泪的笑涡”、“雪白的起跑线”、“绯红的黎明”这一组俊朗清新的意象,寓意深刻而富有象征性,引导读者跨入一个充满期待的意境,这是“希望与未来”的脚步:新的理想的萌动——破土而出——含泪的祝愿——踏上新的征途——开启美好的未来。当党和政府领导全国人民拨乱反正,结束了十年动荡,人民迎来了又一个“春天”的时候,共和国正如“绯红的黎明正在喷薄”,一个令人鼓舞、意气风发的祖国如旭日东升,抒发了对祖国母亲的挚爱之情。其中的“雪白”一词,描绘了一个纯洁清新的景象,象征着光明、希望,象征着新的征程,既表达了诗歌的主旨,更彰显了语言的魅力!
        二、对复合颜色词修辞性的巧妙运用
        复合颜色词是在基本颜色词的基础上再添加别的语素构成的颜色词,它在表义上比基本颜色词更加丰富,更富于变化,在构成上除了简单的语义复合之外,还可以利用多种修辞手法构成,如“紫红”是由简单的语义复合构成的复合颜色词,而“血红”就出了语义复合外还运用了比喻的修辞手法。颜色词的修辞性使人们把生产和生活的经验从颜色词的本义延伸到另一种意义上,从而导致同一词语有不同种意思。颜色词的修辞性不但极大地拓展了语义,而且使语言表达更加准确、生动,为语言使用者表达自己的情感和发挥丰富联想打开了方便之门。舒婷诗歌中的复合颜色词在构成上和运用上就巧妙地利用了其修辞性的特点,为我们展开了一幅幅五彩斑斓而又极富诗意的画卷。
        1、通过比喻构成颜色词
        比喻是广泛运用的一种重要修辞方式,它能增强语言的表达效果,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和艺术的美感。心理学认为,“比喻的心理基础最主要的是想象中的联想”。就颜色而言,说到“白”则很自然地想起“雪”,又如说到“蓝”也自然而然地想起“天”,因为它们分别具有“白色”、“蓝色”的色彩性质。


总之,由于事物的色彩有细微的差别,再加上诗人舒婷那一份独特细腻的对比喻式颜色词的运用与描绘,从而使表达更加具体贴切、形象生动。
        2、通过仿拟构成颜色词
        从修辞造词方式的角度而言,仿拟造词指的是模仿现成的词语而造出一个新的词语。如“让绿苍苍的生命/重新波动在你的枝条”(《致》)中的“绿苍苍”是仿照原有的词“白苍苍”创造出来的,“月白的波浪上/小小的金币漂浮”(《兄弟,我在这儿》)中的“月白”是仿照原有的词“雪白”创造出来的,“我安详地等待/那绿茸茸的梦/从我身上取得第一线生机”(《落叶》)中的“绿茸茸”是仿照原有的词“毛茸茸”而创造出来的。仿拟修辞的使用,构成了颜色词的超常组合,使诗歌语言产生了一定的陌生化效果,但这种陌生化是建立在原有词语的基础之上的,因此并不会增加理解的难度,反而能更好的将诗人舒婷内心那种独特的情感宣泄出来,使舒婷诗歌的语言更加富有表现力、感染力,也增强了其文学的审美功能。
        3、通过通感构成颜色词
        “在日常经验里,视觉、听觉、味觉、嗅觉、触觉往往可以彼此打通或交通,眼、耳、舌、鼻、身各个官能的领域可以不分界限。颜色似乎会有温度,声音似乎会有形象,……诸如此类在普通语言里经常出现。”人们把它称之为“通感”。舒婷诗中采用通感构成的颜色词主要有以下几类:
        (1)色觉沟通听觉构成颜色词
        这是在意义比较抽象的单音节颜色词,如“黑”、“白”、“红”等的后边,加上表示某种声音的后缀成分而造出来的,如“我奶妈的眼睛黑咕隆咚”(《私奔》)中的“黑咕隆咚”,属于色声交融,色觉沟通听觉,色觉与听觉沟通创造的颜色词大都靠人的联想和想象,它能给色彩添加具体形象的听觉效果。
        (2)色觉沟通肤觉构成颜色词
        这是在意义比较抽象的单音节颜色词,如“黑”、“白”、“黄”、“绿”等的后边,加上表示具体事物的词素如“绒”、“茸”、“茵”等的重叠形式创造出来的。例如:取“茸”、“茵”的柔软的特性,形成具有柔软肤觉的颜色词,如“我安详地等待/那绿茸茸的梦”(《落叶》)中的“绿茸茸”,“歌吟的阳光,攒动/如金茸茸的蜂群”(《白柯》)中的“金茸茸”等。
        (3)色觉沟通味觉构成颜色词
        这是在意义比较抽象的单音节颜色词,如“白”、“红”、“绿”、“黄”等的后边,加上表示味觉的词素如“嫩”、“生”、“甜”等的重叠形式,则会形成具有口感意味的颜色词。例如:“始终簇发绿生生的节拍和旋律”(《花溪月笛》)中的“绿生生”等。
       
        结 语
        色彩与人类的生产、生活密切相关,颜色词源远流长,负载着丰富的文化内涵,有其特殊的语义表达功能,表现出独特的语言魅力。颜色词的运用是舒婷诗歌语言的重要特点,她在诗歌中自然而然地用了画家的眼光来捕捉和表现视觉中的色彩, 将喜怒哀乐、雅俗冷暖,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都浓缩在了颜色词当中。向读者展现出一幅幅五彩纷呈的社会图景和生活画面,给读者以“视觉艺术”般的美感,增强话语的情感与表达效果。
       
        参考文献:
        [1] 舒婷.舒婷诗歌集[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7.
        [2] 李红印.现代汉语颜色词语义分析[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
        [3] 戴新月. 梁启超诗歌颜色词语义研究[J].南阳师范学院学报,2016,(8).
       
        作者简介:刘青(1969—),男,江苏常州人,正高级讲师。主要研究方向为电气自动化控制技术。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