妊娠合并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对妊娠结局及围产儿结局的影响

发表时间:2019/1/10   来源:《心理医生》2018年36期   作者:林倩倩
[导读] 并制定具有针对性的干预措施,将患者的甲状腺激素水平维持在理想范围内,通过早诊断、早治疗,维持产妇的正常分娩。

(江苏省江阴市人民医院  江苏江阴  214400)
  【摘要】目的:探究妊娠合并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对妊娠结局及围生儿结果的影响。方法:选择自2017年1月至2018年9月入住本医院妇产科的64例孕产妇,将其按是否有甲减分为两组,观察组有32例妊娠合并甲减的妊娠患者,对照组有32例正常妊娠产妇,对比妊娠结局。结果:观察组剖宫产、早产发及胎膜早破发生率均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实验组新生儿体重、1min及5minApgar评分均低于对照组,新生儿窒息率高于对照组,P<0.05。结果:妊娠合并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对产妇妊娠结果及围生儿结局均有较大不良影响,在检出时应该及时进行干预,以改善妊娠结局,保障分娩安全。
  【关键词】妊娠;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围产儿
  【中图分类号】R714.25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31(2018)36-0187-02
  甲状腺功能减退症为临床常见甲状腺内分泌疾病,妊娠期产妇并发甲状腺疾病的几率较高,若合并甲状腺功能减退,可对妊娠结局造成较大不良影响,近年来妊娠合并甲状腺疾病已经成为了临床研究的热点话题[1]。母体甲状腺功能对胎儿发育有较大影响,当产妇患甲减时,由于促甲状腺激素升高,可能造成胎儿脑部损伤。为进一步探究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对妊娠的影响,本次研究以我院接收32例妊娠合并甲减患者与32例正常妊娠产妇为研究对象,对比分析了其妊娠结果及围生儿情况,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 临床资料
  选择自2017年1月至2018年9月入住本医院妇产科的64例孕产妇,将其按是否有甲减分为两组,观察组有32例妊娠合并甲减的妊娠患者,对照组有32例正常妊娠产妇。观察组产妇年龄24~37岁,均数(26.31±4.52)岁,孕周8~20周,均数(15.23±4.17)周,体重指数19~23kg/m2,均数(21.13±1.02)kg/m2,初产28例,经产4例,对照组产妇年龄23~37岁,均数(26.25±4.31)岁,孕周8~20周,均数(15.21±4.16)周,体重指数19~23kg/m2,均数(21.20±1.08)kg/m2,初产29例,经产3例,两组产妇除是否合并甲减外,基础资料对比无显著差异,P>0.05,可比。
  1.2 纳入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孕周处于8~20周,单胎,体格检查时未发现甲状腺肿大。排除标准:有甲状腺疾病病史或遗传病史,服用过治疗药物,合并高血压、糖尿病、精神病及重大脏器疾病,有异常妊娠历史,存在碘缺乏历史等患者。本次研究中所有患者资料均完整无误,无转院分娩患者。
  1.3 观察指标
  (1)对比两组产妇妊娠结局,以《妇产科学》不良妊娠结局诊断标准为依据,包括早产发及胎膜早破,并对比剖宫产情况。(2)对比两组围生儿结局,包括新生儿体重、1min及5minApgar评分、新生儿窒息率。体重小于2500g判定为低体重儿,Apgar评分参照《妇产科学》标准,通过对新生儿皮肤、心率、呼吸、神经反射以及肌张力等情况进行评分,1minApgar评分中,0~3分,可判定为重度窒息,4~7分,为轻度窒息,8~10分,为无窒息。
  1.4 统计学方法
  所有数据资料均在Excel预处理的基础上,采用SPSS21.0软件包进行处理分析,设定P<0.05,差异具备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 两组产妇妊娠结局组间对比
  观察组产妇剖宫产、早产发及胎膜早破发生率均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详见表1。
  
  表1  两组产妇妊娠结局组间对比表[n(%)]
  
  2.2 两组新生儿情况组间对比
  实验组新生儿体重、1min及5minApgar评分均低于对照组,新生儿窒息率高于对照组,P<0.05,详见表2。
  3.讨论
  在医学不断发展的背景下,妊娠合并甲状腺功能减退症越发受到临床关注,2012年卫生部发布了《妊娠和产后甲状腺疾病诊治指南》,后欧洲甲状腺学会重点针对甲状腺功能减退症颁布了实践指南,由此不难看出妊娠合并甲状腺疾病在国内受到的广泛关注[2]。女性在妊娠这一特殊生理时期,其甲状腺功能受下丘脑-垂体-甲状腺轴作用,以供应机体代谢。早妊娠早期的时候,胎盘会分泌出较多的雌激素,同时也会分泌较多的人绒毛木促性腺激素,该两种产物在血液中难度的增加可通过对TSH受体的作用,实现对TSH分泌的调控。而由于妊娠其具有一定特殊性,故产妇甲状腺水平的变化与正常水平存在差异,指导分娩后,甲状腺激素水平才会恢复正常。妊娠期合并甲减由多种因素导致,严重时可伴随粘液性水肿,由于甲状腺激素分泌不足,可造成糖代谢异常、血脂代写异常等,可能增加合并糖尿病、高血压的几率,另外妊娠合并甲减的临床症状并不显著,初期与SCH无显著差异,难以发现。
  孙翀等研究指出[3],妊娠期合并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可造成流产、早产、胎盘早剥、产后出血等不良妊娠结局发生率的增加,严重时可能造成死胎,对胎儿的神经发育及正常生长有较大不良影响,可导致低体重儿、新生儿窒息等。胎儿自身分泌甲状腺基础多由12周以后开始,20周以后其自身甲状腺功能基本能够满足代谢需求,而在前期甲状腺激素则需要由母体通过胎盘循环供给,在初期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很容易增加母体与胎儿的风险。另外,李志杰等人研究中表明[4-5],妊娠其甲减对胎儿后期智力的发育有一定影响,合并甲减产妇后代的智力发展水平以及运动水平均明显低于正常产妇后代。本次研究中,观察组剖宫产、早产发及胎膜早破发生率均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实验组新生儿体重、1min及5minApgar评分均低于对照组,新生儿窒息率高于对照组,P<0.05,与上述研究一致,对新生儿后期智力发展及运动能力的发展受限于样本范围,本次研究并未验证。但由本次结果可认为妊娠期合并甲亢对妊娠结局及新生儿结局均有较大不良影响,风险明显高于正常妊娠产妇。
  综上所述,为改善妊娠合并甲减产妇妊娠结局,有必要重点做好早期筛查工作,并制定具有针对性的干预措施,将患者的甲状腺激素水平维持在理想范围内,通过早诊断、早治疗,维持产妇的正常分娩。
  
  【参考文献】
  [1]黄丽,龚豪.妊娠合并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对孕产妇妊娠结局及围产儿结局的影响[J].空军医学杂志,2017, 33(3):187-189.
  [2]孙红敏.妊娠合并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对孕产妇妊娠结局及围产儿结局的影响[J].河南医学研究,2017,26(12):2154-2155.
  [3]孙翀.妊娠合并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和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对妊娠结局的影响[J].中国妇幼保健,2013,28(35):5810-5812.
  [4]李志杰,吴跃芹,荣艳霞.妊娠合并甲状腺功能减退对妊娠结局的影响[J].中国现代医药杂志,2014,16(8):26-28.
  [5]曾雪芳.妊娠合并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对妊娠结局的影响[J].吉林医学,2015(14):3015-3016.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