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腹与经阴道超声诊断剖宫产瘢痕部位妊娠的效果研究

发表时间:2019/1/9   来源:《心理医生》2018年36期   作者:张静
[导读] 采用经阴道超声对剖宫产瘢痕部位妊娠进行诊断准确率明显优于传统经腹超声,值得在临床推广应用。
(衡水市桃城区妇幼保健院超声科  河北衡水  053000)
  【摘要】目的:观察应用经腹与经阴道超声对剖宫产瘢痕部位妊娠进行检查的诊断效能。方法:选取2017年1月至12月间在我院治疗的108例剖宫产瘢痕部位妊娠患者作为研究对象,分别采用经腹超声与经阴道超声对患者进行检查,观察两种检查方法的诊断符合率以评价检查效果。结果:经阴道超声对CSP患者诊断准确率为93.52%,明显优于经腹超声的72.22%,其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7.25,P<0.01);经阴道超声整体诊断效能明显优于经腹超声,其差异有统计学意义(z=2.79,P<0.01)。结论:经阴道超声对剖宫产瘢痕部位妊娠进的诊断效能明显优于传统经腹超声,值得在临床推广应用
  【关键词】经腹超声;经阴道超声;剖宫产瘢痕部位妊娠
  【中图分类号】R445.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31(2018)36-0082-02
  剖宫产瘢痕部位妊娠(cesarean scar pregnancy,CSP)是指有剖宫产史的孕妇胚胎着床于子宫下段剖宫产切口瘢痕处的妊娠,是剖宫产的远期并发症之一,近年来其发病率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1]。超声检查时目前筛查CSP的主要手段,笔者分别采用经腹与经阴道超声对CSP患者进行诊断,现将结果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1月至12月间在我院治疗的108例剖宫产瘢痕部位妊娠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患者年龄范围23~35岁,平均年龄28.74±4.73岁;患者孕周:9~25,平均17.34±3.79周;患者孕产史:孕1产1者54例,孕2产1者36例,孕3产1者18例,孕4产1者3例,孕2产2者3例,孕4产2者2例,孕5产2者1例,孕7产2者1例;患者剖宫产方式均为子宫下段横切口,患者前次剖宫产至本次妊娠时间6个月~3年3个月,平均2.57±0.58个年。本研究已报我院伦理学委员会批准实行,所有入选患者与家属均签署知情同意书。
  1.2 研究方法
  所有患者在确诊后均再次接受经腹和经阴道超声检查,检查由我科两名经验丰富的主治医师独立进行,两人均不了解患者病史,且此前未对患者进行过检查。两人通过抽签决定检查次序,其中1号检查者采用经腹超声对患者进行检查,方法为:患者充盈膀胱后取仰卧位,以腹部探头扫查患者子宫及附件区,观察子宫切口瘢痕与孕囊的位置关系,并做出影像学诊断。之后患者排空膀胱,由2号检查者采用经阴道超声对患者进行检查,方法为:患者取截石位,采用经阴道探头包裹超声隔离套后缓缓推入患者阴道后穹窿,观察子宫切口瘢痕与孕囊的的位置关系,并作出影像学诊断。研究使用的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型号为GEVoluson E8,腹部探头型号为C5-1,探头频率5Mhz;腔内容积探头型号为RIC5-9-D,探头频率5~9MHz。
  1.3 效果评价
  观察记录患者经腹与经阴道超声诊断结果并进行比较,以评价两者对CSP的诊断效能。其中子宫切口瘢痕的诊断标准为:子宫前壁下段肌层消失,探头加压可见羊膜腔局限突出;或肌层结构消失、仅见浆膜;或肌层最薄弱处厚度<1mm[2]。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8.0软件对研究数据进行处理。采用χ2检验或fisher确切概率法处理定性资料,采用Mann-Whitney U秩和检验进行处理有序列联表数据,以P<0.05为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经阴道超声对CSP患者诊断准确率为93.52%,明显优于经腹超声的72.22%,其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7.25,P<0.01);经阴道超声整体诊断效能明显优于经腹超声,其差异有统计学意义(z=2.79,P<0.01)。
  
  表1  经腹超声与经阴道超声诊断剖宫产瘢痕部位妊娠效果比较
 
  3.讨论
  剖宫产瘢痕部位妊娠在临床虽然较为少见,但是优于子宫峡部肌层薄弱,且切口瘢痕缺乏收缩能力,一旦诱发子宫破裂常导致致命性大出血,是导致孕产妇死亡的重要原因,其母体死亡率可达10~50%,胎儿死亡率也达50%以上[3]。因此,对CSP进行早期诊断和治疗十分重要。目前,超声检查是发现和确诊SCP的主要手段,以往超声医师主要采用经腹超声扫查宫颈下段对CSP进行诊治,其主要超声表现为妊娠囊位于子宫峡部前壁,膀胱壁与妊娠囊之间缺少正常肌层,虽然取得了较好的诊断效果,但由于受到膀胱、肠道等腹、盆腔脏器的干扰,常常难以获得满意的超声影像,导致子宫颈前壁显示不清,因此容易忽视和漏诊。而使用经阴道超声则可以直接利用阴道这一自然体腔,直接从阴道穹窿处对宫颈进行扫查,获得图像清晰度高,特别是还具有无需充盈膀胱的显著优点,特别适合于CSP破裂诱发的急腹症快速诊断[4]。舒芳[5]报道称通过对86例患者进行研究,经阴道超声的诊断准确率为91.9%,经腹超声仅为79.1,前者明显优于后者,与本研究的结果相一致。
  本次研究表明,采用经阴道超声对剖宫产瘢痕部位妊娠进行诊断准确率明显优于传统经腹超声,值得在临床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谢幸,苟文丽.妇产科学(第8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58.
  [2]陆会玲,孙临华,张利,等.经腹及经阴道超声联合检测瘢痕子宫妊娠晚期下段肌层厚度及连续性的临床价值[J].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2018,3(13):134-135.
  [3]荣长仙,周晓,王健.200例超声在瘢痕子宫再次妊娠分娩方式选择的意义[J].重庆医学,2015,44(19):2644-2645+2648.
  [4] GUAN Hui. Value of Transvaginal Color Doppler Ultrasonography in the Diagnosis of Scar Uterus Pregnancy[J]. China& Foreign Medical Treament.2018,37(01):181-182+185.
  [5]]舒芳.经阴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瘢痕子宫妊娠的临床价值[J].临床医学,2015,35(03):121-122.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