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刚名中医治疗头痛经验

发表时间:2019/1/9   来源:《心理医生》2018年36期   作者:刘松
[导读] 头痛这种病症,可以由于外感或内伤从而导致脉络拘急或者失养引起局部疼痛,而这种疼痛主要集中在头部的体外表现特征的疾病。

(泸州市中医医院  四川泸州  646000)
  【摘要】头痛是生活中常见的病症也是临床常见病,医学上可归为多发病症,在《黄帝内经》中,“脑风”、“首风”说的就是头痛这种病症。本文将从病因病机、辨证论治、临床经验等方面介绍了头痛的特点及刘刚教授治疗头痛的经验。刘刚教授认为认为头痛应辨外感头痛与内伤头痛,对于头痛来讲,“风邪”是所有致病因素中表现最为突出的,风邪与寒、热、湿以及其他邪气相合,阻塞脑络,经脉失养,所以发为头痛。刘刚教授认为:医治头痛的主药应该选择川芎、羌活、白芷,并根据辨证结果选用适当的引经药,久病使用虫类药。并分享2则验案介绍刘刚教授治病思路。
  【关键词】头痛;刘刚;经验
  【中图分类号】R277.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31(2018)36-0066-03
  头痛这种病症,可以由于外感或内伤从而导致脉络拘急或者失养引起局部疼痛,而这种疼痛主要集中在头部的体外表现特征的疾病。通常,头痛既能够作为常见病证,也有很多慢性疾病的基本症状也由头痛来表现出来。生活中,头痛可能困扰着相当一部分的人,让人们处于亚健康的状态,很多人选择西药来止痛,然而西药只是治标不治本,想要根治,还是需要利用中医来调养,据此刘刚教授根据从医多年经验,对于头痛做了详细的分析,具体情况如下文所述。
  1.病因病机
  《素问·风论》中的“首风”、“脑风”,说的就是头痛。王肯堂先生的《证治准绳·头痛》还有《素问·奇病论》总结经验,概括说明了头痛的两种主要病因,一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由于外感而导致的头痛;二是由于内伤而导致的头痛。但是根据《内经》的说法,刘刚教授又提出六经病变就有可能导致头痛,也就是说头痛可由于多中病因集合到一起而引起。
  刘刚教授认为:风邪是导致头痛的各种因素之中最为主要的。《素问·太阴阳明论》对头痛也有所说明,风上受者为人的脑部,也就是说风邪容易侵袭上面的部分,风能够作为阳邪,极容易侵袭阳位,而人的头部就是人身体的清窍之府,诸阳之会,正是人体最高的部分,由此可推断头部是最容易受风邪侵袭的人体部分。这个观点也与《素问·风论》中说的一致,“风”是人体多种疾病的元凶,并且很容易发生变化,如果不能及时治疗,也极其容易发展成为其他的疾病,所以对于“风”的病因,临床治疗一定要重视起来[1]。在临床上,头痛这种病症性质变化很多样、也不稳定,而且发作时间也很难把握,也就从侧面反映了风邪易于行而善于变的特点,但是往往导致头痛的因素有很多,寒、热、湿与风邪相互作用是头痛最为常见的始作俑者。
  2.辨证论治
  根据李东垣先生所著的《东垣十书》一书,可根据头痛的症状和病因将头痛归为外感头痛与内伤头痛这两个类别。依据症状和病机,分为伤寒头痛、湿热头痛、偏头痛、真头痛、气虚头痛、血虚头痛、气血俱虚头痛以及厥阴头痛等,又完善了两种病症太阴头痛和少阴头痛,完善了六经头痛学说。刘刚教授对于外感头痛、内伤头痛的观点也有相同的看法。
  2.1 外感头痛
  2.1.1风寒头痛  根据《素问·举痛论篇》记载,刘刚教授明确指出寒邪致痛,且不通则痛。风寒头痛症状特点为头痛,偏冷痛,或喜热敷。应考虑为风寒阻络,治疗应祛风散寒止痛,选方宜川芎茶调散加味。
  2.1.2风邪头痛  刘刚教授认为,风邪头痛症状特点为头痛,寒热不明显,病程不长。应考虑为风邪阻络,治疗应祛风通络止痛,选方宜川芎茶调散。《素问·风论》也充分的论证了风邪可导致疾病产生的特点,上文中也有所提及。
  2.1.3风热头痛  刘刚教授查阅《医林绳墨·头痛》,书中说头痛、目热并且连带着牙龈鼻腔疼痛的人症状是由风热所导致的,故刘刚教授明确了风热可致头痛。根据风热头痛症状特点为头痛,热痛,胀痛,提出在治疗时应考虑为风热郁阻,治疗应疏风散热止痛,选方宜芎芷石膏汤或菊花茶调散。
  2.1.4风湿头痛  头是人体阳气所汇聚的地方,而湿气则被认为属于阴邪的范围,容易阻止阳气运行,风湿的阴邪之气,如果向上进入脑窍,就能够阻止清阳之气汇聚到头部,外部表现就是头痛。所以风湿郁阻能够导致头痛,治疗宜选神术散。
  2.2 内伤头痛
  2.2.1血虚头痛  《素问·举痛论篇》指出:“脉泣则血虚,血虚则痛。”为血虚头痛提供了理论依据。血虚头痛症状特点是:头痛目花,时时昏晕,午后或遇劳则更甚。


应考虑血虚失养,治疗宜四物汤加减。
  2.2.2瘀血头痛证  刘刚教授认可清代的中医大家王清任所说的瘀血导致头痛的说法,且王先生在《医林改错·头痛》中有所记述,说头痛的人没有表面的特征来证明,也没有内里原因证明,患者没有气虚也没有痰饮的症状,但是用到了血府逐瘀汤而治好了这个患者。刘刚教授认为此例充分证明了瘀血导致头痛的说法[2]。这种情况症状特点表现为:头痛,痛的地方固定不移,痛如针刺。故首要考虑瘀血阻络,选方对血府逐瘀汤。
  2.2.3肾虚头痛  刘刚教授发现在《石室秘录·偏治法、《素问·五脏生成》中都提到了一类患者,就是头痛患者常常感觉似头痛而非头痛,但是总感觉头晕,同时伴有肾水不足的症状,这就说明了肾虚也可能是头痛的病因之一。症状特点表现:头痛空鸣,眩晕耳鸣。肾虚精亏之症,宜大补元煎。
  2.2.4痰浊头痛  《丹溪心法·头痛》中有具体说明头痛可能由于痰浊导致的论断,这类患者内里火很旺盛,可能会犯恶心或者腹泻的症状。这就说明痰浊上火也能够导致头痛。症状特点表现:头痛昏蒙,疼痛弥漫头部。故刘刚教授认为应痰浊阻滞,用方半夏白术天麻汤。
  2.2.5肝阳头痛  刘刚教授据《医醇剩义·诸痛》中对于肝阳可能引起头痛的看法,做了详细的分析,证实了肝阳上亢引起头痛的病因,并对症状结合他的临床经验做了总结。即临床症状表现为:头痛的表现多为胀痛,主要是头部两侧的部位。应肝阳上亢,选方天麻钩藤饮。
  2.3 外伤性头痛
  外伤所导致的头痛应当有明确的外伤史,外伤头痛可伴有头昏、出血以及记忆力丧失等多种表现,刘刚教授认为无论舌脉象如何以及是否有刺痛等兼症,如果头痛与外伤相互联系,那么治疗时选择通窍活血汤可达到很好的临床效果。
  3.临床经验
  《景岳全书?头痛》
  3.1 从风论治
  相关研究中,得出头痛的患者,必须进行全面的审查,之后对病情的表里进行分析,疼痛的患者多半是因为邪气的原因,在患病数量较高之后,患者的元气同样较为重要,疾病分为表里,如果说是风寒的话,能够有效疏散,不能进行清降,如果内部有疾病,则常常是因为有心火,清降之后,不能进行升散,这是治疗邪病的重要因素,如果病情较为严重,或者痊愈之后,或者微感之后,有一定的阳盛特征,或者水亏之后,则是因为虚火太盛的原因,或者说阳虚或者银寒盛,甚至会难以辨明。对于中风之说,坊间一直流传着一句话,即为:“味薄风药,升发以伸阳气,则阴气不病”。刘刚教授认为风药味薄气淡,质清性浮,能够上达头窍,外感内伤,皆疗内伤头痛,也经常配伍祛风药,如防风、藁本、升麻、葛根、蔓荆子等。
  3.2 基石药物
  刘刚教授在临床用药中常把川芎、羌活、白芷三味药用作最基础的药物,再用其他的药物作为辅助。因为川芎辛能够散温通,活血化瘀,对于行气止痛、祛风止痛均有较好的疗效。风寒、风热、风湿、血虚、血瘀导致的头痛均可用此三味药。李刚教授深谙李东垣先生在书中说川芎是能够治疗头痛的良药的话,而朱丹溪先生对此又更进一步进行了说明,他治疗头痛采用了引经药物的使用并且对川芎在头痛治疗中的重要性加一肯定。羌活可入足太阳膀胱经,消除头项肩背痛。
  3.3 分经论治
  根据对《丹溪心法?头痛》的详细研究,刘刚教授认为主证主方确定后应注意加入适当剂量引经药用以增强疗效,如果头痛的部位在太阳穴时,在药方中加入蔓荆子、羌活、川芎三味引经药;如果头痛的部位在少阳穴时,能够在药方中加柴胡、黄芩、川芎三味引经药。
  3.4 特殊药物
  郭子光国医大师曾提到久痛必用全蝎,刘刚教授遵其“久痛入络”之观点,对于久发不愈或痛势较剧者,合理适当配伍虫类药,如全蝎、蜈蚣、僵蚕等。
  4.验案举偶
  案1:患者李某,男,45岁,头痛发作1天,以两太阳穴疼痛为主,伴有热感、恶心欲吐,未见舌脉。辨证为风热头痛,所以用芎芷石膏汤加减治疗,药方记为:川芎10g,白芷15g,藁本10g,羌活10g,菊花10g,防风10g,黄芩10g,柴胡10g,广藿香10g 以及生姜3片,2剂。此方经临床验证效果极佳,对症者,服一剂之后头痛就基本得以控制。
  按:患者头痛1天病程较短伴有热感,可判断为风热头痛,那么可以用适量的芎芷石膏汤,川芎能够活血帮助行气,是药方中最为主要的药,而白芷有祛风止痛之效,以藁本、羌活祛风、散寒止痛,菊花则是疏散风热,患者太阳穴痛考虑少阳头痛,加用柴胡入少阳,患者恶心欲吐,考虑湿阻中焦,加用广藿香芳香化湿,生姜温胃止呕[3]。这些药合用即可达到祛风、散热、止痛和胃止呕的功效,诸症皆除。
  案2:患者王某,男,38岁。初诊:头痛发作1周左右,疼痛不重,同时伴有项背不适,畏寒,面色发白,没有服用药物治疗时,病情一直没有缓解,对此患者采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味进行治疗具体药方为:附片20,麻黄15g,细辛6g,黄芪30g,共需2剂。
  二诊:之前的方剂服用之后,病情略微有所减轻效果不理想的情况下,头部麻木沉重,项背不适,转而采用神术散加味进行治疗,具体药方如下:细辛5g,羌活10g,苍术15g,白芷10g,川芎12g,藁本15g,防风15g,广藿香10g,全蝎(酒洗)5g,甘草6g和生姜10g,共需2剂。
  三诊:如果以上方剂效果不好。以头额疼痛为主,两耳周围部疼痛,右侧项部强急并牵扯手臂活动不利,寒热不明显,有恶心欲吐症状。其他方面并无异常。再一次采用之芎芷石膏汤加减进行治疗,具体药方如下:川芎10g,白芷15g,藁本10g,羌活10g,菊花10g,防风10g,黄芩10g,柴胡10g,广藿香10g,葛根20g,生姜3片,共需2剂。服后头痛症状渐渐缓解,效果良好。此为芎芷石膏汤第2次获佳效。
  按:患者头痛症状持续一周,观其面色隐隐发白,询问患者后知其有畏寒的症状,可推断其为少阴虚寒,麻黄附子细辛汤能够温里散寒,对此情况有较好的临床效果;二诊患者不再畏寒的症状,并且头痛症状比之前有所好转,但是头部仍然沉重,就此可基本推断患者为风湿头痛,采用神术散加减,祛风除湿止痛;三诊患者沉重感消失,寒热不明显,但考虑患者病情可能热化,故又用芎芷石膏汤加减来疏风、清热、止痛,并且用来缓解治疗恶心欲吐症状,诸症状好转。
  
  【参考文献】
  [1]陈艺钦.头痛辨治的文献综述及张根明教授辨治头痛的经验总结[D].北京:北京中医药大学,2016.
  [2]张真全.李东垣倡风药应用学术思想述要[J].西部中医药,2012,25(2):43-45.
  [3]高学敏.中药学.新世纪(第2版)[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7.1.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