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神经外科危重症鼻饲患者发生喂养不耐受的临床特点及危险因素

发表时间:2018/12/17   来源:《药物与人》2018年9月   作者:余京 侯芳 谢秀华
[导读] 目的:探究神经外科危重症患者应用鼻饲喂养时出现不耐受的相关临床特点和危险因素。


        摘要:目的:探究神经外科危重症患者应用鼻饲喂养时出现不耐受的相关临床特点和危险因素。方法:回顾性分析我科2016年11月至2018年7月间收入的所有神经外科危重症患者的一般资料,根据实验要求抽取出69例鼻饲患者进行调查,所有患者中包括46例患者发生喂养不耐受的情况,其发生率为66.67%,对所有患者的喂养不耐受状况进行分析,探究喂养不耐受的主要原因,分析其临床特点和危险因素。结果:实验结果显示,导致患者发生喂养不耐受的原因,主要以低蛋白血症、白细胞升高、低钾血症为主,而应激性溃疡和高热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患者发生鼻饲喂养不耐受的状况。结论:在神经外科鼻饲患者中,导致患者发生鼻饲喂养不耐受的因素较多,主要与患者的各种病症状况和并发症有一定的影响,如果患者存在应激性溃疡或其他相关病症时,其喂养不耐受发生率会出现明显提高,所以应当及时进行干预。
        关键词:神经外科;危重症;鼻饲;喂养不耐受;危险因素
        当患者发生颅脑损伤后,其病症往往较为危重,所以患者的创伤应激以及大脑神经功能障碍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这就会导致患者发生胃肠功能异常和吸收功能异常的情况[1]。这种状况则会直接影响患者的肠内营养状况,容易在康复期间应用鼻饲喂养时出现喂养不耐受的状况。对于神经外科危重症患者来说,在发生创伤后,做好相应的肠内营养调整,是保证患者康复的基础[2]。所以在本次研究中探究了神经外科危重症鼻饲患者喂养不耐受的危险因素,并取得一定成果,现总结报告如下:
        1一般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回顾性分析我科2016年11月至2018年7月间收入的所有神经外科危重症患者的一般资料,根据实验要求抽取出69例鼻饲患者进行调查,所有患者中包括46例患者发生喂养不耐受的情况,其发生率为66.67%,实验组中性别信息为(男:41例;女:28例),患者年龄信息为年龄26-65岁,平均年龄(54.9±10.6)岁。所有患者在一般资料上无明显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1.2方法
        所有患者在入科后均对其一般资料进行收集,判断患者是否存在多发伤、休克症状,并对患者进行血钾和血钠数值记录,观察患者是否存在急性溃疡或高热状况,评价患者是否存在便秘和喂养时间的差异。
        1.3 统计学方法
        本次研究结果中涉及到的各项统计学数值均应用统计学软件SPSS21.0进行数据分析,实验结果中涉及到的各项发生率等数值采用百分比(%)进行数据记录,实验数据应用卡方值进行统计学分析。实验资料中患者的年龄信息等数据用(均数±标准差)的形式进行数据记录,而实验数据应用t值进行检验。若p<0.05,则证明统计学意义存在。
        2结果
        2.1 实验结果显示,实验结果显示,导致患者发生喂养不耐受的原因,主要以低蛋白血症、白细胞升高、低钾血症为主,而应激性溃疡和高热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患者发生鼻饲喂养不耐受的状况。



        表1 两组患者护理满意度




组别未见喂养不耐受(n=23)喂养不耐受(n=46)
低蛋白血症2(8.70%)34(73.91%)
白细胞升高6(26.09%)28(60.87%)
低钾血症4(17.39%)31(67.39%)
应激性溃疡5(21.74%)26(56.52%)
高热4(17.39%36(78.26%)
        3讨论
        本次研究结果中显示,导致患者发生喂养不耐受的主要原因以低蛋白血症和高热为主[3]。而相关临床研究显示,神经外科患者容易发生体温调节中枢异常的情况,同时感染症状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患者发生体温升高,而在高热状态下,患者的交感神经兴奋性会出现增强,消化道分泌已量也会减少,这样会影响患者的消化酶活性,进一步减弱患者的消化功能[4]。除此之外,在患者高热状态下,患者的脑血管内血流量会出现增加的情况,这就导致胃肠道血流灌注减少,影响了患者的肠道蠕动,患者的肠粘膜屏障遭到破坏,进一步影响了患者的肠道吸收功能,这就会导致患者发生鼻饲喂养不耐受的状况。除此之外,多数神经外科危重患者病症较为复杂,容易出现全身性的毛细血管通透性改变,这就会影响患者的胃肠道功能,进一步导致患者发生胃肠功能障碍,患者也容易发生喂养不耐受的状况[5]。
        综上所述,在神经外科鼻饲患者中,导致患者发生鼻饲喂养不耐受的因素较多,主要与患者的各种病症状况和并发症有一定的影响,如果患者存在应激性溃疡或其他相关病症时,其喂养不耐受发生率会出现明显提高,所以应当及时进行干预。
        参考文献
        [1]陶维玲. 神经外科鼻饲患者喂养不耐受的临床特点及危险因素分析[J]. 护士进修杂志,2018,33(10):910-912.
        [2]高明. 间断与持续鼻饲喂养对极低出生体重儿喂养耐受性和胃泌素水平的影响[J]. 蚌埠医学院学报,2012,37(05):563-565.
        [3]陈蓓,苏萍,韩进天,王岩,林广. 极早早产儿早期持续鼻饲输注喂养预防早产儿喂养不耐受[J]. 中国医学创新,2012,9(17):5-7.
        [4]袁艳丽,陈京立. 不同喂养策略在早产儿喂养不耐受中应用的研究进展[J]. 中国护理管理,2017,17(04):507-510.
        [5]邵新环,张建龙,向治纬. 鼻饲辅以安慰奶嘴吸吮对早产儿喂养不耐受的疗效观察[J]. 中国妇幼保健,2010,25(07):917-918.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