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学生品读《受戒》之美

发表时间:2018/12/7   来源:《教育学》2018年11月总第160期   作者:马洁
[导读] 《受戒》这篇小说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叫庵赵庄的地方,用文中的话来说名字有些怪。“庵”就是因为有个荸荠庵,作者用平淡的笔调介绍着荸荠庵的地势、植被、装饰、结构等等。
江苏南京市临江高级中学 211102
        一、引导学生品味环境之美
        《受戒》这篇小说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叫庵赵庄的地方,用文中的话来说名字有些怪。“庵”就是因为有个荸荠庵,作者用平淡的笔调介绍着荸荠庵的地势、植被、装饰、结构等等。小英子的家三面是河,西边有条路通向荸荠庵,作者也是几笔介绍出小英子家的环境。像这些对自然环境的描写是及其平淡的,平淡之中却能让人想起远离尘世喧嚣的世外桃源,在平静的环境下更容易找寻到安宁的心境。在《受戒》中不得不提的是“水”。河水之上,明子与小英子相见、相知、相爱。汪曾祺曾经说过,他生长在水边,自然而然就会写到水,水影响了他的性格和文风。水是流淌不息的,润泽了水乡,润泽了作者的笔触。
        二、引导学生品味风俗之美
        汪曾祺的作品是有佛教意识的,但是却没有给读者造成佛教严肃、规矩多的印象。和尚应该住在庙里,文中是住在“庵”里。当了和尚可以吃现成的饭,学会了放瑜伽焰口,还能存钱为后面的生活打好物质基础。荸荠庵里的小和尚“不兴做什么早课、晚课”。二师父有老婆,三师父打牌,和尚们吃肉不瞒着别人,照样杀猪。而受戒在明子看来是为了领和尚的合格文凭,日后就可以“到处云游,逢寺挂褡”。小英子也时常在庵附近大声喧哗。小英子和小明子也有纯洁的爱恋出现。佛教的戒律很多,文中的和尚似乎不符合本来的身份要求,但是却更像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佛教在这里与当地的风俗结合,得以更好地传承下去,人性和佛性更好地相通。汪曾祺的作品富有佛教意识,并且是有人情味的,符合人性的发展。小说中对赵家的介绍,提到田地里种了荸荠和茨菰,家里喂养了不少鸡鸭,赵大伯“不但田里场上样样精通,还会罩鱼、洗磨、凿砻、修水车、修船、砌墙、烧砖、箍桶、劈篾、绞麻绳”。这种全能是民间很多人的写照,并不夸张。赵大娘“一天不闲着。煮猪食,喂猪,腌咸菜,——她腌的咸萝卜干非常好吃,舂粉子,磨小豆腐,编蓑衣,织芦篚。她还会剪花样子”。 赵家人的生活是质朴农家生活的一个缩影,这里面讲述的赵大伯和赵大娘的手艺,来源于民间,正是民俗的极好体现。他们勤劳能干,他们过着与世无争、脚踏实地的生活。
        大英子有了人家,整天忙活剪裁活,文中还提到了一种绣花的针法——“乱孱”,大英子的手艺在当地是出了名的。
        三、引导学生品味人物之美
        正如作者笔下的水,人心如水,人心纯净美好。在水边长大的人往往灵动有朝气,性格明朗没有城府。
        小说最令人难忘的主人公是小英子,可谓一方水养育一方人。小英子的出场是在船头蹲着,在剥一个莲蓬吃。她问明子是去当和尚吗?还和他说了很多话,最后把吃剩的半个莲蓬扔给他。开场的活泼大方给读者留下了深刻印象。她像个喜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赵大娘看着明子很喜欢,让明子当干儿子,小英子捺住他的肩膀,说:“快叫!快叫!”小英子就是这么直接真挚的姑娘。晚上明子和小英子一起看场,他们并肩坐在石磙子上,“听青蛙打鼓,听寒蛇唱歌,”“看萤火虫飞来飞去,看天上的流星”。小英子相信了在流星掉下来的时候在裤带上打个结就能实现愿望,天真可爱的形象跃然纸上。小英子拉明子一起去干活,老是故意用自己的光脚去踩明子的脚。小英子在柔软的田埂上留下美丽的脚印,“这一串美丽的脚印把小和尚的心搞乱了”。明子的心对小英子有了眷恋。
        小英子关心明子的受戒,她一眼就看到了明子。小英子精心打扮了一番去接明子上船,应该是酝酿了很久之后主动和明子表了白,她小声地说:“我给你当老婆,你要不要?”明子没有立即回答,她就说道:“你说话呀!”一句“恩”还不够,“什么叫‘恩’呀!要不要,要不要?”明子大声地说:“要!”、“你喊什么?”明子小小声说:“要——!”、“快点划!”英子跳到中舱,两只桨飞快地划起来,划进了芦花荡。这个过程能够读出小英子的心情,小声表白,大声询问,得到回答之后,迅速划入芦花荡,由娇羞到着急再到心满意足地离开。一段大胆的表白将两个人的爱情推向极致。小英子的性情是透明的,她追求着自由,追求自己的爱情。少男少女在一种亲密无间的关系里培养出纯真的感情,如水一般自然流淌着。
        四、引导学生品味语言之美
        读完《受戒》能感受到小说语言的质朴,这样的语言与当地的风俗、民风是相得益彰的。文章自然、本色写作,充满了生命力。小说以白描为主,有些地方使用了修辞手法。
        汪曾祺在他的作品中提出他觉得散文的情感要克制,他的小说正是散文化的小说,写得也是克制极了。汪曾祺认为对家人、父母、童年是感情最深的,在他的许多作品中正体现了这些情感的寄托,《受戒》也不例外。
        文章结尾处一段景物的描写,让读者看到爱情的萌发、爱情的自由生长和爱情的生机。作者提到这是“四十三年前的一个梦”,真的是很美的一个梦,这个梦寄托了作者追求美好世界、美好人性的愿望。
        参考文献
        [1]汪曾祺 《我的高邮》.中国青年出版社,2011年,5月,第1版。
        [2]张峥 《浅谈汪曾祺〈受戒〉中的恋水情结》.《神州》,2011年,第26期。
        [3]柴丹 《〈受戒〉的民间化抒写》.《西安社会科学》,2010年,4月。
        [4]强薇 《汪曾祺〈受戒〉的主题探析》.《文学教育》,2010年,6月。
        [5]朱志刚 《节奏与语词的选择》.《名作欣赏》,2003年,第9期。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