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东西方绘画语言融合的代表画家

发表时间:2018/11/23   来源:《文化研究》2018年第11月   作者:兰岚
[导读] 绘画的中西结合是一个长期实践探索的过程,如下几位都是结合得有成效的著名画家。他们为东西方绘画艺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兰岚  湖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   413000
        摘要:绘画的中西结合是一个长期实践探索的过程,如下几位都是结合得有成效的著名画家。他们为东西方绘画艺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关键词:  林风眠;风景画;中西绘画;语言
       
        本文的目的和意义是研究中西形式的绘画风格融合东西方特点.这种绘画艺术介于传统与现代之间,跨越了油画与国画的界限,打破了绘画语言上的单纯模式。以结合中西绘画的发展史加以论述的方法进行研究,对其中的关键人物进行评论。本文研究的内容可以说自中西文化一接触就已经开始了,笔者只是用自己较为有限的视角进行切入并加以论述。如下开始谈诸位画家。
        一、林风眠
        林风眠的画大多采用正方构图。他的画作题材主要以仕女和风景画居多。林风眠的作品就如他的个人写照,给人忧郁且寂寞荒凉的感觉同时细细品来又不乏诗意的味道。
        笔者刚开始看林风眠的风景画的时候感觉有点像水彩,水彩的画质是比较轻灵透气的,这跟中国画比较类似。话说回来中国的颜料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水彩的材料,但是画里传递出的又不是纯粹的水彩感觉,在其中还蕴含着厚重的油画语言,使之有轻又有重,又飘又稳,油画国画的味道从而体现出来,这种形式就犹如把多种简朴的食材通过微妙的处理手法幻化为一盘美味佳肴。
        林风眠的仕女画很特别,不像传统的中国仕女画一样保守,恢弘的大场景,而是像西方绘画写生人物一样取中景近景。不难看出工具是用中国画材料,构图方式是用西方传统人物画的构图,表现的语言却是中西结合的,既有中国的影子又有西方的影子,也像他的风景画一样,都是形成了自己的独特的语言。他的很多侍女画是都是其本人的独特构图,如正三角形,或对角线,都取近景,但人物的笔法都保留了中国传统仕女画的表情神态。也是很浓厚的中西绘画结合的方式。
        林风眠的裸女画也和仕女画一般具有丰富的表现力,聊聊数笔,几条干净利落的线条斩钉截铁,描绘出一个生动的多姿多彩的形体,也强化了对人物情趣和东方韵味的表现。在作者的画作中都能看见图中的人物神情的温婉含蓄,这也是画家对自己的陈述。
        在林风眠的画作中,所表现出来的是一种悲凉的个人世界观,但又在其中透露着古典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微妙联系。表现着现代美又寄寓于传统的诗意,他是时代的开拓者,在这条孤独的道路上一直坚持的自己的艺术风格。
        二、徐悲鸿
        徐悲鸿被称为“中国近代绘画之父”,兼收并蓄,基本上中西方绘画都略有见解。也是提倡中西结合的重要的人。提倡“尽精微,致广大”,对绘画有非常深的体会。


        这副画讲述田横因不投降汉高祖而自杀,其余的五百人也因之自杀的悲壮的故事,画中取材是主人公田横跟众人道别的情景,用道别来表现故事的戏剧,构图是很西方式的构图,以田横为视觉中心,放在黄金分割点上,这是西方绘画常用的构图手段,其余的一堆人都对着他,连马也回头对着他,焦点全在视觉中心上,而且整副画呈黄色调众人的服装颜色都不太突出,比较统一,主人公用鲜艳的红色服装来突出焦点的重要性,用厚重的色块来表达情节的沉重。这幅大画作是徐悲鸿的一副油画作品,跟另一幅画《愚公移山》却是有相同的手法。
        愚公移山这幅画是中国画,但里面却加入了西方的技法,比如像明暗,阴影之类的,这些都是当时西方所特有的技法,现在对于专业生来说或许习以为常,但当时在中国画里是很少有这概念的,传统绘画所注重的是气韵和意境,多少会忽略一些写实的手法。徐悲鸿就把它整合起来,用国画手法来勾勒劳动者躯体,明暗影音等西方技法来衬托他们壮实的肌肉。中西一结合,现在的发展路子才宽。他提倡“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绘画可采入者融之”。可见对中西结合是大力的提倡。
        三、吴冠中
        吴冠中也是学贯中西的著名画家,他的作品很多都被称作彩墨画。其作品《家》中,简洁的表现了他的写意手法,用西方浓厚的绘画颜料来表现中国风情的水墨作品。轻盈活跃的彩点让原本沉实灰暗的背景焕发出一种独特的生命力,是画家通过多年对表达手法的摸索而结出的果实。是吴冠中从油画写实走向写意道路转化的奠基之作。他打破了油画风景与中国山水画的屏障,走上了一条自己的道路。
        以前中国画都追求个意境,去形写神,认为太过注重行而会降低神气,所以以神为主发展下来,中国的传统绘画感觉像是文学艺术一样,可意会不可传达,只能自己体会领悟,说出来就不是那个味道了。西方的绘画则更像是建筑,像建筑一样塑造起来,对外形也比较严谨,多画面的处理也显得很科学,重视外在的形,虽然到了印象派之后有所改变,但总体还是那个味道。在一批批的画家从海外引进西方技法之后,得以让中国绘画有一个新的提高,创造了一个新的时代。
       
        参考文献
       
        [1] 吴冠中《画里阴晴》[M].山东画报出版社 2006.8
        [2] 王镛《移植与变异:东西方艺术交流》[M].第212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3] 吴冠中《皓首学术随笔》[M].中华书局2006
        [4] 吴冠中《绘画的形式美》[M].中华书局 2006第三页
        [5] 吴冠中《吴冠中卷-笔墨等于零》[M].中华书局 2006.23-24
        [6] 康有为《万木草堂藏画目序》转引自《二十世纪中国美术文选》25页上海书画出版社 2000年
        [7] 陈独秀《美术革命—答吕徽》转引自《饮冰室文集》卷三十八
       
       
        作者简介:女,兰岚湖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讲师长期从事科研与教学工作。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