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科护士工作压力现状调查及与情绪智力的相关性研究

发表时间:2018/11/23   来源:《医药前沿》2018年27期   作者:王雪斐 朱敏 赵杰蓉
[导读] 了解肿瘤科护士的工作压力现状,分析其与情绪智力之间的关系。

 王雪斐  朱敏  赵杰蓉
        (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血液肿瘤科  江苏  昆山  215300)
        【摘要】目的:了解肿瘤科护士的工作压力现状,分析其与情绪智力之间的关系。方法:选取84位肿瘤科护士与129位普通内外科护士参与研究。所有护士均填写护士工作压力源量表,肿瘤科护士填写情绪智力量表(EIS),对量表数据进行统计分析。结果:肿瘤科护士压力源量表总分和护理专业及工作方面的问题、时间分配及工作量问题、病人护理方面的问题的得分均显著高于普通内外科护士,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或<0.01或<0.001)。肿瘤科护士情绪智力量表总分和其他各维度得分均超过3分。肿瘤科护士压力源量表总分与情绪智力量表总分之间,以及两量表总分与各维度得分之间呈显著负相关关系(r<0,P<0.05或<0.01或<0.001)。结论:肿瘤科护士工作压力较大,采用老带新的方式、提供学历提升机会和改善非正式在编护士待遇等,可作为改善其情绪智力水平、减轻其工作压力的方法。
        【关键词】肿瘤科护士;工作压力;情绪智力
        【中图分类号】R192.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1752(2018)27-0371-03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社会的不断进步,工作压力日益引起人们的重视,工作压力产生于个体感觉到一种来自加在其身上的需求与自身应对需求能力的不平衡。工作压力源指使人产生工作压力的内外环境刺激,包括工作中的人际冲突、工作量过大、工作角色压力等各类因素。情绪智力是种个体综合能力,可直接影响个体的心理健康,并当个体应对外部环境和压力时表现出来,会影响一个人能否成功地面对环境的要求与压力,是决定个体未来是否能够成功的关键因素[1]。
        护理工作内容纷繁复杂,护理人员不仅要做好病人的临床护理工作、及时正确地对病人现存和潜在的问题作出判断和处理,还要与病人及其家属进行有效沟通,与医生及其他医院工作人员进行有效协作,这些因素综合和相互作用,势必使护理人员产生或重或轻的工作压力。肿瘤科护士专科性要求较高,在护理工作过程中有大量的专科知识需要理解和掌握;肿瘤病人的生理变化和心理特点也与其他科室有较大差异,加之住院周期长、花费大,病人和家属易与医护人员产生矛盾或纠纷,故肿瘤科护士产生工作压力的可能性更大,也更容易出现压力累积。
        本文通过了解肿瘤科护士的工作压力情况,分析探讨工作压力和情绪智力之间的关系,为后期从提升情绪智力角度有效减轻肿瘤科护士的工作压力方面提供有力依据。
        1.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江苏省昆山市某综合医院工作1年以上的肿瘤科护士88人,其他普通内外科工作1年以上的护士135人参与研究。所有护士填写由研究者自行编制的一般资料问卷,肿瘤科护士和普通内外科护士一般资料的比较均无统计学差异(P>0.05),有可比性,详见表1。
       


     
        
        
        1.2 方法
        本研究采用问卷调查法,调查时由研究人员将调查问卷发放给在岗护士,用统一指导用语说明具体的填写要求及注意事项,三天后收回问卷。肿瘤科共发出问卷88份,回收有效问卷84份,有效回收率为95.5%;其他普通内外科共发出问卷135份,回收有效问卷129份,有效回收率为95.6%。
        1.2.1护士工作压力源量表[1]  该量表共35个条目,采用Likert1~4分的4级评分法,从“没有这种感觉”到“这种感觉非常强”分别为1~4分,包括5个维度,即护理专业及工作方面的问题、时间分配及工作量问题、工作环境及仪器设备问题、病人护理方面的问题、管理及人际关系方面的问题。量表总分、各维度及各条目得分越高,表明引起的压力越大。该量表的Cronbach's a系数为0.98。
        1.2.2情绪智力量表(EIS)[2]  该量表共有33个条目,采用Likert 1~5分的5级评分法,其中第5、28、33条为反向计分题,从“很不符合”到“很符合”分别为1~5分,包括4个维度,即感知情绪、利用情绪、理解他人情绪、调控自我情绪。量表得分越高说明情绪智力水平越高。该量表Cronbach's a系数为0.84。
        1.3 统计学处理
        选择SPSS20.0统计学软件,描述性资料用均数和标准差表示,其它统计学方法包括:两独立样本t检验、卡方检验、相关分析等,检验水平取α=0.05。
        2.结果
        2.1 肿瘤科护士压力源量表总分和护理专业及工作方面的问题、时间分配及工作量问题、病人护理方面的问题的得分均显著高于普通内外科护士,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或<0.01或<0.001),详见表2。
       
 
       
        2.2 肿瘤科护士情绪智力量表各维度得分均超过3分,详见表3。
        2.3 肿瘤科护士压力源量表总分与情绪智力量表总分之间呈显著相关关系,两量表总分与各维度得分之间呈显著相关关系,两量表各维度之间大多数呈显著相关关系,且均为负相关(r<0,P<0.05或<0.01或<0.001),详见表4。
        3.讨论
        3.1 肿瘤科护士的工作压力现状分析
        本研究结果显示,肿瘤科护士压力源量表总分和护理专业及工作方面的问题、时间分配及工作量问题、病人护理方面的问题的得分均显著高于普通内外科护士,提示该群体的工作压力较大。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主要由护士职业本身的特点和肿瘤科专科的工作特点所决定。
        护士职业本身的特点:(1)社会因素和职业发展之间的矛盾[3]:我国多年来重医轻护的观念根深蒂固,目前仍然有为数不少的人认为护士处于从属于医生的辅助地位,对护士的工作缺乏认可和尊重,导致我国护理人员社会地位低、工资和其他福利待遇远不及其他医疗卫生人员。同时,随着我国护理教育事业的不断发展,高层次和高学历的护理人员不断进入到护士的职业大军中。虽然从整体上推动了我国护理事业的发展,但对护士个人而言,晋升的竞争压力明显增大。(2)工作量和工作性质之间的矛盾[4]: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目前的临床护理人员编制明显不足,导致临床护士需要承担更大的工作量,陷入长时间繁琐的工作中;另一方面,护理工作需要高度的责任感,不能容许任何差错事故的发生。繁重的工作同时要确保工作细节的万无一失,这也无疑给临床护士的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肿瘤科专科的工作特点:(2)肿瘤科所接触到的病例都是较为严重的,病人病情复杂多变,需要护理人员学习和观察的内容较其他科室明显增加;加之肿瘤科护士在日常工作中频繁接触到抗肿瘤药物,也使她们担心自己身体可能受到的伤害,工作压力剧增。(2)肿瘤科很多病人处于生命晚期,疾病本身的痛苦、长期的病程,加之巨大的经济压力,使病人抑郁的发生率明显升高[5]。肿瘤科护士在常规临床护理工作之外,需要及时发现和疏导病人的不良情绪,并承担由病人不良情绪所带来的自身情绪低落的情况。(3)因为肿瘤科病人病情复杂、病程长、花费大,病人家属与医护之间的矛盾相应增加,这也成为来自病人护理方面重要的压力源。
        国内外目前针对肿瘤科护士工作压力状况的调查研究结果与本研究基本一致[6-8]。张磊雷调查发现,肿瘤科护士主要的压力源为护理专业及工作方面、工作量和时间分配及病人护理方面的问题[6]。Lim等[7-8]在澳大利亚的调查研究显示,澳大利亚肿瘤科护士的主要压力来源是工作负荷过重;在新加坡的调查研究显示,对于更新较快的新加坡肿瘤科护理行业,护士的心理压力更加突出。
        3.2 肿瘤科护士的情绪智力情况分析
        本研究结果显示,肿瘤科护士情绪智力量表总分和各维度得分均超过3分,以情绪智力得分1~5分为标准,肿瘤科护士的情绪智力处于中等水平。此结果与李筱芹等和罗红等[9-10]的调查结果接近。
        在所有维度中,肿瘤科护士调控自我情绪维度的得分最低,表明其管理情绪以及根据外界环境和事件调整情绪的能力最差。情绪是受一定意识影响的、短时间暴发的一种心理状态,在情绪激烈的时候容易做出冲动行为。因此,学会并很好地掌握情绪的调整方法和策略,时刻保持健康清醒的情绪状态,对护理人员来说尤为重要。
        分析本次调查中,肿瘤科护士的情绪智力处于中等水平的原因可能有:(1)情绪智力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和工作阅历的丰富而逐渐发展完善起来的,一般认为在35岁后达到较高水平。本次所调查的肿瘤科护士整体年龄较小,平均仅28.36岁,工作年限不长,平均仅8.11年,此阶段仍处于情绪智力快速提升的时期。(2)高职称护士人数少,主管护师仅13人,副主任护师仅3人,能起到的帮带作用有限;另外,有研究表明,情绪智力与学历的高低有显著相关性[9],本次调查中本科护士的人数仅32人,大中专学历护士比例远超50%。(3)从人事关系的角度分析,非正式在编护士所占比例较大,这一群体的护士职业归属感较差,更容易产生职业倦怠和茫然无措感,情绪智力水平提升较慢。
        3.3 肿瘤科护士工作压力和情绪智力的相关性分析
        本研究结果显示,肿瘤科护士压力源量表得分与情绪智力量表得分之间呈显著的负相关关系,提示情绪智力水平越低,感受到的压力越大;同时压力的不断增加也限制了情绪智力水平的发展。
        情绪智力和工作压力之间负相关关系形成的原因主要包括:(1)工作环境的好坏和工作量的大小是否会被个体上升到压力层面取决于个体对其的评估,而个体的评估又会受到情绪的影响,所以个体管理和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尤其是负性情绪的能力会影响压力的结果。(2)高情绪智力有利于促进积极的人际关系,给个体带来积极的情绪情感,还可促进个体建立积极的社会网络关系,从而有效改善上下级、医护以及护患关系,进一步提升工作满意度和个体对组织的承诺感,并且减小工作压力。(3)护理工作的性质决定了护士很难完全控制自己的工作环境,工作强度过大,长期精神紧张、体力过分消耗等因素,使得情绪智力无法得以充分的展示,无法实现对情绪的自我调节,从而影响了其情绪智力的发展[11-12]。
        国内外目前针对肿瘤科护士工作压力和情绪智力相关关系的调查研究较少,为数不多的研究结果与其他相关研究结果均可为本研究提供支持[9-10]。李筱芹等[9]对779名护士的调查结果表明,护士的情绪智力与工作压力呈负相关关系。罗红等[3]的研究显示,肿瘤科护士的情绪智力与积极应对方式呈显著正相关关系,自我情绪运用较强的护士,容易采取积极应对方式,从而减轻工作压力。
        综上所述,随着我国各类肿瘤病人数量的日益增加,肿瘤科护理人员在护理事业大军中所发挥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因为肿瘤疾病的特殊性,肿瘤科护理人员在临床工作中产生的工作压力如果不能得到足够的重视和有效的解决,必将严重影响护理服务质量。本研究结果提示,通过提升肿瘤科护理人员的情绪智力,可以有效减轻这一群体的工作压力。建议管理者利用现有资源对护理人员进行个性化的情绪智力培养,如老带新,最大限度释放高职称、高年资护士的能量;提高护士的学历层次,鼓励其参加在职教育;适当提高非正式在编护士的福利待遇等。通过一系列措施使整个肿瘤科护理人员能从积极正确的渠道排解压力,保持身心健康。
       
        【参考文献】
        [1]李小妹,刘彦君.护士工作压力源及工作疲溃感的调查研究[J]. 中华护理杂志,2000,35(11):645-649.
        [2]王才康,何智雯.父母养育方式和中学生自我效能感、情绪智力的关系研究[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02,16(11):781-782.
        [3]陈红英.基层医院护士心理健康影响因素及干预措施[J].中国社区医师:医学专业半月刊,2010,11(12):183-184.
        [4]孙菲,温肇霞.肿瘤科护士心理健康现状及压力源调查[J].青岛大学医学院学报,2013,49(1):59-64.
        [5]官丰菊,周岩冰,牛兆建.胃肠道恶性肿瘤病人焦虑抑郁状况及其影响因素[J].齐鲁医学杂志,2010,25(6):478- 480.
        [6]张磊雷,吴光峰,唐静姬,等.肿瘤科护士工作压力源的分析及对策[J].全科护理,2016,14(7):1818-1821.
        [7] Lim J, Bogossian F, Ahern K. Stress and coping in Australian nurses: a systematic review[J]. International Nursing Review,2010,57(1):22-31.
        [8] Lim J, Bogossian F, Ahern K. Stress and coping in Singaporean nurses: A literature review[J]. Nursing Health Science,2010,2(12):251-258.
        [9]李筱芹,胡红娟.护士情绪智力与工作压力的相关性调查[J]. 护理研究,2011,25(9):2370-2372.
        [10]罗红,胡慧敏,郑依力,等.肿瘤科护士情绪智力与压力应对方式的调查研究[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2,9(11):9-11.
        [11]曹秋茹,李吉明,李艺.情绪智力对护士工作绩效的影响[J]. 护理研究,2011,25(4B):968-969.
        [12]张磊,孙晓晶,刘堃,等.临床护理人员情绪智力与工作绩效关系调查[J].护理研究,2011,25(2B):392-395.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