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体验式”学习理论的高中英语以读促写教学行动研究

发表时间:2018/10/9   来源:《素质教育》2018年11月总第288期   作者:祁慧
[导读] 阅读与写作是高中英语教学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上海市控江中学 200093
        摘 要:阅读与写作是高中英语教学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如何搭建起读和写的桥梁,笔者在此引入了一个“体验式”学习理论的概念,为教师教授阅读和写作提供了一个脚手架,让学生在体验语言的过程中学会使用语言。
        关键词:“体验式”学习 以读促写 高中英语
一、“体验式”学习的理念
        大卫·库伯的体验式学习模式是体验式学习理论的代表。库伯认为学习不是内容的获得与传递,而是通过经验的转换从而创造知识的过程。他总结了约翰·杜威、库尔特·勒温和皮亚杰的经验学习模式的基础上提出自己的经验学习模式,也就是广为人知的经验学习圈理论(experiential learning)。
        库伯的经验学习圈认为,学习被理解为一个体验、分享、共识和行动循环往复的过程。学习的起点或知识的获取首先是来自人们的经验(experience),这种经验可以是直接经验即人们通过做某事获得某种感知,或借用哲学的术语说,就是“对世界图景的第一次粗略地把持”。当然这种也可以是间接经验。因为人们不可能在有限的生命周期内将世界的每一件事都“经验”过一次。有了“经验”,学习的下一步逻辑过程便是对已获经验进行“反思”(reflection),即人们对经验过程中的“知识碎片”进行回忆、清理、整合、分享等等。把“有限的经验”进行归类、条理化和拷贝。然后,有一定理论知识背景和一定理论概括能力的人便会对反思的结果从理论上进行系统化和理论化,这个过程便进入了学习的第三阶段——“理论化”(theorization),如果说前面两个阶段是知识的获取的充分条件,那么,这个阶段的学习对于知识的获取则是充分而又必要的条件。库伯认为,“知识的获取源于对经验的升华和理论化”。理论化阶段,学习者要做的工作很多,包括要将过去的分析框架即类似于某种“应用程序”从大脑“存储器”中暂时“打开”,对反思的结论即相关文本进行处理,得到人们所希望得到的结果。学习圈的最后一个阶段是“行动”阶段(action),可以说,它是对已获知识的应用和巩固阶段,是检验学习者是否真正“学以致用”,或是否达到学习的效果。如果从行动中发现有新的问题出现,则学习循环又有了新的起点,意味着新一轮的学习圈又开始运动。人们的知识就在这种不断的学习循环中得以增长。



二、“体验式”学习在“以读促写”教学中的应用
        1.阅读教学中的写作体验。在传统阅读教学中,教师通常借助PPT的呈现方式,通过匹配段落大意等形式,帮助学生把握文章结构和大意,但是这样的处理方式往往使学生处于一种被动学习的状态。从本学期开始,笔者尝试在阅读文章的课前,布置的预习作业就是学生用一张A4纸,用彩笔,画出思维导图(Mind-map),学生在实际“行动”的过程中,表现出了自己对篇章结构的理解和把握。之后,教师可以根据大卫·库伯的经验学习圈理论,组织学生进行小组交流,“分享”自己的作品,在分享的过程中,学生能够达成小组“共识”,教师在这一环节中也可以与学生平等地分享自己的作品,从而能够帮助学生再次行动来完善自己之前的阅读过程。
        在这样的阅读过程中,学生成为了体验的中心,每个学生都能够体验学习的乐趣。而且这张思维导图也为接下来的写作教学打下铺垫。教师可以借着这个契机,引导学生模仿这一写作结构,另拟开放式的写作题目My view on___让学生过渡到写作环节,将之前积累的经验运用到语言输出上。
        2.在作品交流过程中体验生生和师生互动。在写作完成后,教师通常的处理方式是挑灯夜战,一个人批写两个班的作文,不仅耗时,而且效果不太理想,学生最终拿到手的是一张看不太明白的批阅稿和一个成绩,之间最重要的指导修改过程却完全省略掉了,这样做是无益于学生写作水平的提高。所以在大卫·库伯“体验式”学习理论的指导下,教师可以在学生作品批阅过程中突出以下两种体验:
        (1)语言学习过程中学生作者阅读“真实文本”(authe
ntic text)的体验。通过“真实文本”的阅读新元素的引入,写作学习者通过读同伴之文,达到同伴互助式的学习目的,是自主学习的一种体现形式。
        (2)写作过程中师生“真实互动”(dynamic interaction)的体验。在写作教学过程中,学生作者可以读到教师“朱笔圈点”的文章,学生作者可以从写作教师对于文章“三级评议”-“字里行间”(local corrections)、“文中评议”(inter-text comments)和“文末评议”(post-text comments & suggestions)获取教师充分有效的信息反馈,解决文章写得不好是不知如何修改的问题。通过真实互动评议环节的引入,写作学习者可以通过读教师的评议之文,达到获得教师反馈信息的目的,体现了数字时代的一种人文关怀精神。
        实践证明,基于“体验式”学习的“以读促写”的阅读和写作教学方法,为丰富写作课堂教学内容、实现师生动态交互、降低写作焦虑感(anxiety)、增加有效信息输入量(efficient input)、激励课外学习、提高写作能力等提供了一种可操作性的多元选择(operation&multi-selection),体现了“能力发展、自主互动、抓住中间、确保两头”的教学原则。我们相信,在“体验式”语言教学理论的指导下,通过“以读促写”这一新的观察视角,结合具体的读写技能培养,对于现阶段中国语境中的英语教学改革将有一定的学习和借鉴意义。
参考文献
[1][美]大卫·库伯 王灿明 朱水萍 等 译 《体验学习:让体验作为学习与发展的源泉》.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
[2]石雷山 库伯的体验学习观及其在课堂教学中的应用[J].《中小学教师培训》,2009, (1)。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