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心理健康与主观幸福感的相关研究

发表时间:2018/9/12   来源:《临床医学教育》2018年8期   作者:黄秋平1 程淑英2
[导读] 新时期,党和国家对农村建设、农民生活越来越重视。中国有九亿多农民,作为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的主体,在社会主义经济文化建设中起着重要作用。

1.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医学心理中心 湖南长沙 410011  2.华北煤炭医学院心理学系 河北唐山063000
        摘要:目的:探讨农民心理健康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方法:采用症状自评量表、生活满意度量表和情感平衡量表对湖南省益阳市南县140位农民进行调查。结果:①农民症状自评量表阳性检出率较高(61.4%),各因子分基本都显著高于全国常模(P<0.05);②农民的生活满意度一般(17.57±6.73),正性情感体验得更多(2.64±1.20),而体验到较少的负性情感(1.63±1.41);③不同心理健康水平在主观幸福感的负性情感成分上有显著差异(F=5.139,P<0.01);④症状自评量表的总均分及其各因子与主观幸福感中的负性情感呈显著正相关(P<0.01);回归方程可写为心理健康=0.516*负性情感+0.156*正性情感。结论:农民心理健康水平较低;农民主观幸福感一般;农民心理健康水平高的农民,其主观幸福感也高,体验到较少的负性情感。
        关键词:心理健康;主观幸福感;农民;相关研究
        Abstract: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ental health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of rural residents. Methods A total of 140 rural residents from Nan County Yiyang Hunan Province were investigated by Symptom Check-list 90,Satisfaction With Life Scale and Affect Scales (Positive Affect,Negative Affect,Affect Balance). Results ①Rural residents had a high positive rate in Symptom Check-list 90(61.4%),and almost all factors were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e national norm(P<0.01); ②Satisfaction with life of rural residents was in general(17.57±6.73), and they experienced more positive affect(2.64±1.20)and less negative affect(1.63±1.41);③There were significantly difference of negative affect of subjective well-being in different mental health levels(F=5.139, P<0.01); ④The total average and all factors of Symptom Check-list 90 were significantly positively correlated with negative affect of subjective well-being (P<0.01); Regression equation can be written for mental health=0.516*negative affect+0.156*positive affect. Conclusion Mental health of rural residents was low; Subjective well-being of rural residents was in the medium level; Rural residents who had a high mental health level were in a high subjective well-being, experienced less negative affect.
        Key words:Mental health; Subjective well-being; Rural residents; Correlation study
        新时期,党和国家对农村建设、农民生活越来越重视。中国有九亿多农民,作为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的主体,在社会主义经济文化建设中起着重要作用。目前国内对我国农民心理健康状况的调查与研究结果显示,农民心理健康状况整体偏低,特别是抑郁、焦虑的心理问题突出[1]。但随着国家惠民政策的普及,农民心理健康是否有所提高,还有待进一步实证研究。心理健康水平是农民健康的一大指标,农民具有较高的主观幸福感是和谐社会、新农村建设的重要标志,本文旨在研究农民心理健康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采取方便取样的原则,抽取湖南省益阳市南县明山头镇、华阁镇和乌嘴乡三个乡镇18岁以上的农民150例。研究采取入户调查的方式,由经过训练的三名本科生用明确清晰的指导语指导被试作个别测试,对看不懂或者看不清题目的被试予以清晰的解释和说明,做完后立即回收问卷。发放问卷共150份,回收问卷150份;剔除无效问卷10份,问卷有效率为93.33%。被试情况如下:男性68人,女性72人;18-25岁居民72人,36-55岁43人,56岁以上25人;明山头镇59人,华阁镇51人,乌嘴乡30人;未婚者62人,已婚农民70人,离婚/丧偶者8人。
        1.2方法
        1.2.1 症状自评量表(Symptom Check-list90,SCL-90)由Derogatis,L.R.编制(1975),共计90题,包括躯体化、强迫症状等九个症状因子和其它。采用5级计分制,每个测验项目最低分为1分,最高分为5分。总分作为心理健康水平的指标,得分越高,心理健康的水平就越低。该量表的总体信度为0.9596,各维度信度也在0.9232-0.9294之间[2]。
        1.2.2 主观幸福感量表 该量表由生活满意度量表(Satisfaction With Life Scale,SWLS)和情感平衡量表(Affect Scales:Positive Affect,Negative Affect,Affect Balance,PANAS)组成。SWLS由Diener等人编制,包括生活接近理想、生活条件好、生活满意、得到重要东西、肯定人生道路等5个问题,用于评价主观幸福感的认知成分——整体生活满意度。该量表再测信度大于0.80,内容效度为0.60,效标效度大于0.50[3]。PANAS由Bradbum(1969)等人编制,用于测量一般人群的心理满意程度。其10个项目是一系列描述“过去几周”感受的是非题,包括5道正性情感题和5道负性情感分。该量表间隔3天后再次测查的重测一致性为0.76,其中正性情感项目重测一致性为0.83,负性情感项目的重测一致性为0.81 [4]。
        1.2.3 应用SPSS11.5软件进行数据的录入和统计分析,统计方法有t检验、方差分析、皮尔逊相关分析和多元逐步回归分析。
        2 结果
        2.1 农民SCL-90阳性检出率及各因子分与常模比较
        本研究筛出农民阳性轻度者为86人,占调查者的61.4%;筛出阳性中等程度者为17人,占调查者的12.1%。由表1可看出,农民SCL-90各因子分与全国常模的比较,除了人际敏感因子外,其它因子分都显著高于全国常模。


        2.2 农民主观幸福感水平
        由表2可得出,农民主观幸福感总体处于中等水平,其中居民所感受到的生活满意度一般,正性情感体验得更多,而体验到较少的负性情感。


        2.3 不同心理健康水平农民在主观幸福感上的差异
        根据本研究中SCL-90量表的总均分和标准差(1.59±0.39),以正负一个标准差为临界点,将所有农民分为三组:心理健康良好组24人(总均分<1.20,占17.1%)、心理健康一般组94人(1.20≤总均分≤1.98,占67.1%)、心理健康较差组22人(总均分>1.98,占15.7%),见表4。由表4可知,不同心理健康水平的农民在主观幸福感上有差异,特别是在负性情感方面具有显著差异(P<0.01)。经过LSD事后多重比较可知,在负性情感上,好、中、差的心理健康水平两两之间都存在显著差异。


        2.4 心理健康水平及各因子与主观幸福感之间的关系
        如表4所示的SCL-90各因子与主观幸福感各成分之间的皮尔逊相关,从中可知,SCL-90的总均分及其各因子与主观幸福感中的负性情感有显著正相关(P<0.01),特别是抑郁、焦虑因子;而与生活满意度及正性情感呈弱相关。


        2.5 心理健康水平与主观幸福感间的回归分析
以主观幸福感的三个维度生活满意度、正性情感和负性情感为自变量,以心理健康SCL-90总分为因变量做多元逐步回归分析。如表5所示,负性情感和正性情感两个变量进入了回归方程,说明情绪体验对心理健康有显著的预测作用(P<0.001)。且从标准化回归系数中可以看出负性情感预测力较高。多元逐步标准回归方程可写为心理健康=0.516*负性情感+0.156*正性情感。


        3 讨论
        3.1 农民心理健康水平状况
        本研究中,农民心理健康水平较低,这与以往国内学者的研究结果相一致[5]。在新时期,虽然党和国家对农民生活生产的有所重视,各种惠民政策也正在有序地实施,农民的生活水平有些许提高,但其心理健康状况并未随之好转。随生活水平的提高,农民所面临的压力也渐渐增加;相对于城市居民来说,农民的收入水平较低;看病难、子女上学就业、生活负性事件及消极应对方式等都会对农民的心理健康造成威胁。农民心理健康问题应该得到充分的重视。
        3.2农民主观幸福感状况
        农民主观幸福感总体处于中等水平,而在主观幸福感的三个成分中,居民生活满意度处于中等水平,正性情感体验得较多,而体验到相对少的负性情感。这与其他学者的研究结果相一致[6] [7]。农民生活在天然的农村,有着相比城市较安静、轻松的环境,加上近几年来农村经济水平的提高,农民收入的提高,使其对生活较满意,情绪平衡度较好。可见在大力发展农民经济的同时,着力改善农民主观幸福感,提高居民生活质量具有重要意义。
        3.3心理健康水平及各因子与主观幸福感之间的关系
        心理健康水平越高的农民体验到越少的负性情感。这说明农民心理健康水平在一定程度上能够预测主观幸福感,特别是关于负性情感的体验。因此,在农村有必要加强居民心理健康,从而进一步提高其主观幸福感。
        通过进行皮尔逊相关可知, SCL-90总均分及其各因子分与主观幸福感中的负性情感呈显著正相关,特别是在抑郁、焦虑因子上呈更高的相关。这说明,一方面,农民的负性情感是其影响心理健康的一个重要因素;另一方面,居民心理健康中的抑郁和焦虑因子对其主观幸福感特别是负性情感有很大的影响。此外,农民的心理健康与生活满意度及其正性情感之间的相关性都很弱,说明在心理健康与主观幸福感之间是有区别的,主观幸福感是个体的一种主观感受,而心理健康除了个体主观感受的成分外,还有一些个体感受不到的方面。感到幸福的人并不等于心理一定健康,心理健康也不一定使人感到幸福。
        正负性情感对心理健康有显著的预测作用,且从标准化回归系数中可以看出负性情感预测力较高。影响农民心理健康较低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负性情感,负性情绪越多,对农民心理健康影响越大。而对于农民这一群体来说,负性情绪的产生主要是因为各种来自于自身及外界的事件,如亲人的生病或逝世、失业、自身患病等等负性生活事件。因此,农民个体以及村居委会应该多关注居民负性生活事件对其情绪的影响,多做些有意义且快乐的活动以增加其正性情感;从而加强居民心理健康水平和主观幸福感。此外,在加强农民心理健康和主观幸福感时应该多关注居民的负性情感的来源与处理,大力宣传抑郁与焦虑等心理健康知识等等。
参考文献
[1]陈思路,倪晓莉.农村居民心理健康现状及其研究综述.中国医学伦理学,2016,19(5):117-118
[2]汪向东,王希林,马弘等.心理卫生评定量表手册[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社,2015,增订版:33-37
[3]Ed Diener,Robert A.Emmons etc.The Satisfaction With Life Scale[J].Journal of Personality Assessment,2013(49):71-75 
[4]汪向东,王希林,马弘等.心理卫生评定量表手册[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社,2014增订版:74-75
[5]祖淑海.农村居民心理健康状况及其影响因素研究[D].硕士论文.山东:山东大学,2017:17-26
[6]郑剑虹,温海英,邱海群.粤西农村地区居民主观幸福感调查[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5,15(4):353-354
[7]宋晓飞,徐凌忠,王兴洲.威海市农民主观幸福感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17,23(6):407-409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