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市214例急性胰腺炎临床流行病学特征调查分析

发表时间:2018/9/12   来源:《临床医学教育》2018年8期   作者:唐维骏1 连其平2 沈平3 容燕3
[导读] 急性胰腺炎(AP)是一种常见病,且发病率呈上升趋势;其发病机理复杂,起病急,且相当部分发展为重症急性胰腺炎(SAP),病情凶险,并发症多
1.钦州市妇女儿童医院 广西钦州 535000 2.钦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广西钦州 535000 3.钦州市钦南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广西钦州 535000
        摘要:目的  探讨钦州市急性胰腺炎的临床特点以及发病规律。方法 收集钦州市妇女儿童医院和第一人民医院2011~2017年急性胰腺炎住院患者共214例临床资料进行统计分析。结果214例患者中男女之比为1.35:1;胆源性胰腺炎占49.07%,其余依次为特发性胰腺炎、酗酒及暴饮暴食性胰腺炎;职业以农民及城镇居为主;临床症状以上腹部疼痛为主,伴有腰背部放射痛,多数伴有恶心、呕吐等消化道症状;动态增强CT扫描是明确诊断、严重度分级及发现并发症的准确影像学方法。非手术治疗187例,死亡4例;手术治疗27例,无死亡。结论  急性胰腺炎发病因素多而复杂,胆道疾病仍为主要病因。影像学检查有助于早期诊断及严重度分级,根据病情的变化选择治疗适宜方法,均能取得理想的治疗效果。
        关键词:急性胰腺炎;流行病学特征
        Abstract: objective Explore Qinzhou the clinical features of acute pancreatitis as well as the occurrence pattern. Methods Collection of Qinzhou City Women's Children's Hospital and the First People's Hospital from 2005 to 2009 a total of 214 cases of acute pancreatitis in hospitalized patients for statistical analysis of clinical data. Results 214 cases of patients with male to female ratio 1.35:1; gallstone pancreatitis accounted for 49.07%, followed by the rest of idiopathic pancreatitis, alcoholism and excessive eating or drinking pancreatitis; professional ranks with peasants mainly urban expansion; clinical symptoms abdominal pain above the main, with or with the lower back Fangshe Tong, most accompanied by nausea, vomiting and other gastrointestinal symptoms; dynamic contrast-enhanced CT scan is a clear diagnosis, severity classification and found that complications accurate imaging method. Non-surgical treatment of 187 cases and 4 cases died; surgical treatment in 27 cases, no death. Conclusion Etiology of acute pancreatitis are many and complex, remains the leading cause of biliary tract disease. Imaging studies will help in early diagnosis and severity grading, according to the changes in condition suitable choice of treatment methods, can achieve the desired therapeutic effect.
        Key words: acute pancreatitis, Epidemi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急性胰腺炎(AP)是一种常见病,且发病率呈上升趋势;其发病机理复杂,起病急,且相当部分发展为重症急性胰腺炎(SAP),病情凶险,并发症多。近10年来,人们对AP发病机制有了较深入的认识,使得治疗效果以及预后有了较大的改善,但重症胰腺炎的病死率仍高达30%[1]。本文总结分析了钦州市最近5年214例AP的临床资料,旨在了解钦州市AP的发病病因、临床特点和发病规律,现将结果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收集钦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及钦州市妇幼保健院2015年1月至2017年12月31日在两个医院住院治疗的急性胰腺炎214例病例(其中前者190例,后者24例)的临床资料,并进行回顾性调查分析。
        1.2 诊断标准  符合文献关于AP的诊断标准[2]:即患者具有AP的临床症状、体征、血清或尿淀粉酶改变,或CT或腹部超声检查胰腺有形态学改变。
        1.3 研究方法  全部病例除符合诊断标准外,同时排除其他急腹症者。
        1.4 统计方法  所有数据均采用spss 13.0专业统计软件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 X±S表示,计数资料采用X2检验,检验水准α=0.05。
        2.结果
        2.1 性别分布  在214例急性胰腺炎中,男123例(占57.48%),女性91例(占42.52%),男女之比为1.35:1。
        2.2 年龄分布  最小年龄9岁,最大年龄89岁,平均年龄47.13±17.68岁,以40~岁组病例最多共57例(占26.64%),其他依次为≥70岁组45例(21.03%),50~岁组35例(16.36%),30~岁组30例(14.02%),60~岁组22例(10.28%),20~岁组14例(6.54%),10~岁组9例(4.21%),0~岁组2例(0.93%)。
        2.3 职业分布  占比例最高的依次为农民80例(占37.38%)、城镇居民80例(37.38%)、干部17例(7.94%)、退休人员17例(7.94%)、学生9例(4.21%)、工人6例(2.80%)、教师和医务人员5例(2.33%)。    
        2.4 时间分布  2005~2009年各年病例分别为24例、37例、39例、55例、59例,呈逐年增多趋势。其中春季46例(21.50%)、夏季51例(23.83%)、秋季62例(28.97%)、冬季55例(25.09%),夏季占比例略高于其他季节。
        2.4 临床特征
        2.4.1 致病原因   在本组AP患者中胆源性105例(49.07%),其中胆囊结石80例,伴有慢性胆囊炎18例,急性胆囊炎8例,继发胆总管结石20例,原发性胆总管结石16例,伴有急性梗阻性胆管炎7例;伴有肝内胆管结石21例,伴有急性梗阻性胆管炎14例,胆总管下端良性狭窄7例;酗酒及暴饮暴食41例(19.16%);胰管阻塞9例(4.21%);手术与外伤4例(1.87%);内分泌与代谢障碍4例(1.87%);感染性2例(0.93%);药物性1例(0.47%);原因不明48例(22.42%)。
        2.4.2 症状与体征  本组AP患者中,发病至就诊时间平均14.32±8.98h(0.5~96 h),以腹痛症为起病的211例(98.60%)。其中上腹痛最多共172例(81.52%),其次分别为右上腹痛8例(3.79%),左上腹痛6例(2.84%),脐周痛9例(4.27%),右下腹痛1例(0.47%),全腹痛15例(7.10%),均呈突然发作,伴有肩背部放射痛的92例(43.60%),伴有腹肌紧张38例(17.76%),除腹痛之外同时伴有消化道症状,以恶心、呕吐最多见共162例(75.70%)。


        入院时患者表现为急性面容202例(94.39%),痛苦体位,212例患者神志清,体查合作,其中2例(0.93%)患者呈昏迷状态,体温平均值为36.90±1.08,正常或低于正常的160例(74.77%),发热的54例(25.23%)。
        2.4.3实验室检查  经入院12小时内测定:周围血白细胞平均值为12.90±3.57,增高者150例(70.10%),正常或低于正常的64例(29.91%);血清淀粉酶平均值为943.76±74.86 u/dl,正常或低于正常的48例(22.43%);增高者166例(77.57%),其中≤1000的81例(48.80%),>1000的85例(51.20%);血糖平均值为8.00±2.97 mmol/L,增高者153例(71.50%);血钙平均值为2.19±0.24mmol/L,<2mmol/L;在胆源性105例患者中,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平均值为96.78±17.29,其中增高者(>40u/L)120例(56.07%),血清门冬氨酸氨基转移酶平均值为95.609±16.19,其中增高者(>40u/L)112例(53.34%)。
        2.4.4 影像学检查  在214例患者中,190例行腹部超声检查:显示胰腺异常者131例,阳性率为68.95%,另有78例行胰腺增强CT扫描,按CT的不同表现可分为A、B、C、D、E共5级[3]。胰腺显示异常者62例,阳性率为79.49%。
        2.4.5 并发症  在本组病例中,发生并发症的82例(38.32%),且一个患者并发症最多达6种。并发症以出现继发感染最多见共35例(42.68%),感染主要为呼吸道感染、腹腔感染等:其次为心率失常、肝功能异常、糖尿病等,而局部并发症则以胰腺假性囊肿多见共9例(10.76%),其次为胰腺积液、胰源性腹水、胰外瘘、胃梗阻、胆道梗阻等。
        2.4.6 治疗  本组采用非手术治疗187例(87.38%),治疗原则:减轻胰腺炎症,防止并发症发生,抗感染及营养支持。治疗措施:包括治疗早期禁食、胃肠减压、应用抑酸剂、抗酶剂、抗生素以及营养剂,维护水电解质平衡、维持心功能以及身体能量。治疗结果:平均住院13.82±6.47天,治愈141例(75.40%),好转41例(21.93%),未愈5例(2.67%),死亡4例,病死率2.14%:手术治疗27例(12.62%),手术方法:包括腹腔灌洗术,对胰腺病灶进行胰包膜切开减压,封闭式胰周冲洗引流术;对合并胆总管结石伴急性胆管炎实行胆囊切除、胆总管探查、T管引流术。手术施行于病程早期的8例,施行于病程中、晚期19例。治疗结果:平均住院19.22±5.61天,治愈25例(92.59%),好转2例(7.41%),无死亡病例。
        3.讨论
        3.1  AP是多种病因导致胰酶在胰腺内被激活后引起胰腺组织自身消化、水肿、出血甚至坏死的炎症反应,病变程度轻重不等[3]。腺缺血等原因引起的胰腺急性炎症。近年来全球AP的发病呈上升的趋势,本调查也显示了同样的结果,这可能是由于现代各种先进的医疗检查技术的应用而提高了AP诊断水平之故,也可能与引起胰腺炎的病因增多有关。
        3.2  在临床方面,本组调查显示如下几方面的特点:(1)病因方面:AP的致病因素众多,但以胆源性与酒精性居多。在西方国家,酗酒是AP的主要病因之一[4],而国内,急性胆源性胰腺炎最多见,占AP发病率的55~65%[5],本组占49.07%,与文献报道的一致,也符合本地区胆石症高发疾病流行谱。而原因不明的(又称特发性胰腺炎)49例(22.90%),与文献[2]报道的5~25%的结果一致。但值得提示的是本组酗酒与暴食暴饮引起的仍占有较高的比例共41例(19.16%),其发病率有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改善而呈上升的趋势;而由手术与创伤引起的达4例(1.87%),其中有2例是因胆道疾病行逆行胰胆管造影(ERCP)检查后引起的,这些现象值得我们在临床工作中引起重视,有文献报道:由ERCP引起的AP逐年增加[6]。(2)患者年龄分布差异较大,平均年龄为47.13±17.68岁,≥50岁的病例占47.66%,与文献报道基本一致[7]。(3)性别存在显著差异。本组男女比例为1.35:1,结果与滕伟的报道一致[8],而与徐丽姝的报道相反[7]。这提示AP发病,在性别上存在地区的差异,也与本地区男性饮食和酗酒习惯有密切地关系,本组酗酒和暴食暴饮的41例病例中,男性占28例(68.29%)。(4)在并发症方面:本组结果显示,全身并发症则以感染比例最多,尤其是上呼吸道感染。而局部感染则以胰腺假性囊肿占比例最多。根据亚特兰大国际会议共识意见,已感染的胰腺假性囊肿应称之为胰腺脓肿。胰腺脓肿也可发生于胰腺坏死继发液化,感染[3]。这些结果值得我们医务工作者在诊疗活动中加以警惕。
        3.3  在诊断方面。根据美国AP临床指南(诊断部分)[3]:诊断AP一般需要以下3点中的2条:(1)具有AP特征性腹痛;(2)血清淀粉酶和(或)脂肪酶≥正常值上限3倍;(3)AP特征性的CT表现,即可诊断为AP。本组以腹痛为特征的占98.60%,(有43.60%的病例伴有向肩背部放射。)绝大多数患者伴有恶心、呕吐、发热,而胰酶增高的病例达到77.57%,这些特征对临床医生诊断AP是很有帮助的。而增强CT扫描是目前用于帮助AP的确诊、分期、严重度分级及判断并发症最佳的影像学方法,其阳性率达90%以上[9]。AP重症化的两个最重要标志为器官衰竭(尤其是多器官衰竭)和胰腺坏死,增强CT时可行的鉴别间质性和坏死性胰腺炎的最佳检查方法,尤其是发病2~3天后[10]。虽然本组阳性率仅为79.49%,低于文献的报道,但对确诊AP仍有着较重要的临床意义。
        3.4  在治疗方面。AP的治疗很关键,因为,AP的预后是与多种因素相关的,不同个体胰腺坏死范围和坏死程度不同,其预后不同;胰腺坏死范围和坏死程度相似的不同个体其预后也不同[11]。而AP的病变程度和病情发展速度具有极大的个体差异性,病人就诊时所处的病程阶段和表现程度各不相同,需要在选择治疗对策时,采取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原则,即“个体化治疗原则”[12]。目前,美国急性胰腺炎的临床指南采用的治疗原则实质也是强调个体化治疗,⑴支持治疗,尤其是防止低氧血症和保证充分补液,是AP患者治疗的关键;⑵转诊ICU诊治。即是对有持续器官衰竭、重症胰腺炎或存在重症倾向者;⑶营养支持。对于需要营养支持的患者,应推荐选择肠內营养(EN)而不是全胃肠外营养(TPN);⑷坏死物清除术。是感染性坏死性胰腺炎的首选治疗方法; ⑸无菌性坏死最好选择内科治疗。⑹ ERCP和胆道括约肌切开。则用于治疗胆石性胰腺炎。本组采用内科综合治疗的187例,治愈率75.40%,好转41例(21.93%),死亡4例,病死率2.14%:外科手术治疗的27例,治愈率92.59%,无死亡病例。本组二种治疗方法的病死率都低于文献的报道[13,14]。其中成功的因素就是遵循个化治疗的原则。
参考文献
[1] Triester SL,Kowdley KV. Prognostic factors in acute pancrea-titis[J].  J Clin Gastroenterol,2016,34(2):167~176.
[2] 陆再英,钟南山,主编. 急性胰腺炎[M] // 钱家鸣. 内科学.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6,469~478.
[3] 廖家智,译. 美国急性胰腺炎临床指南(诊断部分)[J]. 临床内科,2015,24,(2):136~139.
[4] Hanck C,Whitcomtb DC. Alcoholic pancreatitis gastroenterol[J]. Clin North Am,2014,33(4):751~765.
[5] 张圣道,主编. 急性胰腺炎[M] //吴阶平,裘法祖,等. 黄家驷外科学.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4:1299~1305.
[6] 沈魁,钟守先,张圣道,主编. 胰腺外科[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1,269~274.
[7] 徐丽姝,张瑛华.广东地区658例急性胰腺炎流行病学特征[J].南方医科大学学报,2014,28(12):2264~2266.
[8] 滕伟,潘文君. 140例急性胰腺炎的回顾性临床研究[J].临床研究,2016,5(1):41~42.
[9] 李明贤,贾林.重症急性胰腺炎的临床发病学特征及预后分析[J].中国综合临床,2016,22(10):902~904.
[10] 廖家智,译. 美国急性胰腺炎的临床指南(治疗部分)[J].临床内科,2014,24(3):200~213.
[11] 王自法,潘承恩,刘绍诰. 重症急性胰腺炎发病机理研究进展[J].中华普通外科,2012,14(2):144~146.
[12] 周总光,张肇达,严律南. 胰腺微循环障碍与急性坏死性胰腺炎[J].国外医学外科学分册,2016,24(4):201~203.
[13] 程建华,倪平志,何明鑫,等. 影响重症急性胰腺炎治疗结果的相关因素分析[J]. 肝胆胰外科,2013,20,(3):208~209.
[14] 莫正欢,莫文辉,黄建春,等. 急性胰腺炎并发肾损害78例临床治疗体会[J]. 热带医学,2014,9(8):921~923.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