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护理干预对乳腺增生症复检患者负性情绪、不确定感及应对方式的影响

发表时间:2018/9/7   来源:《中国误诊学杂志》2018年7月22期   作者:田琪琦
[导读] 目的:探讨对乳腺增生症复检患者采取全面护理干预对于负性情绪、不确定感以及应对方式的临床效果。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  湖南长沙  410008
        摘要:目的:探讨对乳腺增生症复检患者采取全面护理干预对于负性情绪、不确定感以及应对方式的临床效果。方法:抽取2017年2月~2018年2月我院所接收的92例乳腺增生症复检患者进行分组研究,根据护理干预的方法不同将其分为全面组和对照组,各组分别为46例。全面组采取全面护理干预,常规组采取常规护理干预,观察并比较两组心理状态的改善情况、不确定感评分以及应对方式。结果:各组护理前的焦虑、抑郁评分以及不确定感评分均无十分显著的差异(P﹥0.05),护理后全面组的焦虑、抑郁评分以及不确定感均低于对照组,全面组面对率39例(74.78%)显著高于对照组30例(65.22%),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结论:对乳腺增生患者采取全面护理干预,不仅能够提高患者的面对率,同时,还能够改善患者的负性情绪。
        关键词:全面护理干预;乳腺增生症复检患者;负性情绪;不确定感;应对方式


        乳腺增生症作为临床上较为常见的一种女性疾病,临床研究认为,主要是由于患者机体内分泌功能异常,进而导致乳腺组织发生增生的一种疾病。该类疾病通常发生在育龄女性人群,具有极高的发生几率,并且呈现逐渐低龄化的发生趋势,将会严重影响患者的身体健康和生活质量。由于该类疾病的治疗时间相对较长,患者在此期间将会出现焦虑和抑郁等负性情绪,大部分患者在接受复检的过程中,由于治疗效果并不显著将会加重患者的患病程度,并不利于疾病的治疗,甚至增生乳腺癌的发生几率[1]。因此可见,临床上通过给予全面护理干预,能够有效缓解患者的负性情绪。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本组研究经过伦理委员会的许可,抽取2017年2月~2018年2月我院所接收的92例乳腺增生症复检患者进行分组研究,根据护理干预的方法不同将其分为全面组和对照组,各组分别为46例,所有患者均自愿接受研究。全面组的最大年龄为54岁,最小年龄为22岁,平均年龄(32.52±6.63)岁;对照组的最大年龄为54岁,最小年龄为22岁,平均年龄(32.85±6.79)。各组患者的一般资料经过对比,得P﹥0.05为差异并不存在统计学意义。
        1.2护理方法
        全面组采取全面护理干预。护理人员向患者以及患者家属介绍有关乳腺增生的发生机制和相关常识。
        常规组采取常规护理干预。首先,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给予光电物理治疗,并且在治疗的过程中确保患者的舒适感受;其次,护理人员需要详细讲解有关乳腺增生的健康常识,及时纠正患者的错误认知,正确指导患者开展饮食以及锻炼等康复训练;再次,护理人员需要结合患者的实际情况,制定正确的生活方案,加强与患者之间的沟通,进而鼓励患者以积极的心态接受治疗,特别是对于极其悲观的患者而言,则需要介绍成功案例,帮助患者树立对抗疾病的信心,及时给予患者针对性的心理疏导;最后,护理人员需要积极鼓励患者与周围人的沟通和交流,进而使其保持一颗平和而又乐观的心态,进而更加利于提高患者的配合度,有效缓解了患者的负性情绪。
        1.3临床观察指标
        观察并比较两组心理状态的改善情况、不确定感评分以及应对方式。
        1.4统计学方法
        本次实验所研究的负性情绪、不确定感以及应对方式等指标,均需要使用SPSS21.0软件包予以统计学的分析和核验,各组数据经过对比和计算,得出P<0.05表示存在明显的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对比各组护理前后的负性情绪评分
        各组护理前的焦虑、抑郁评分以及不确定感评分均无十分显著的差异(P﹥0.05),护理后全面组的焦虑、抑郁评分以及不确定感均低于对照组,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见表1:
        表1  各组护理前后的负性情绪评分比对[() 分]

 

        3讨论
        临床研究认为,引发患者出现乳腺增生症的原因就在于乳腺受到内分泌激素的影响,如:雌激素和孕激素的代谢功能异常等,将会导致画着呢好乳腺组织的增生,使得增生乳腺组织难以完全消退,进而形成乳腺增生症[2]。乳腺增生症的发生几率相对较高,患者在患病期间将会表现为单侧或者双侧乳房肿胀的症状,特别是对于经期前期,将会导致患者出现十分显著的胸部胀痛症状,月经停止后症状即会消失,部分时间会出现触痛感受,对于病情严重的患者而言,将会严重影响患者的身体健康和生活质量[3]。由于该类疾病的治疗周期相对较长,大部分患者接受治疗后需要接受复查,经过治疗后的临床效果并不明显,将会增加患者放弃治疗的几率[4]。对于大部分的患者而言,其在接受复检的过程中,发现疾病的治疗效果并不理想,将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负性情绪,进而影响整体治疗效果[5]。因此可见,对于乳腺增生症复检患者而言,需要给予合理的合理干预和指导,不仅能够缓解患者的负性情绪,同时,结合患者的实际情况给予全面的护理服务,使得患者能够获取更多的关心和照顾,从根本上提高患者的配合度,利于提高整体治疗效果[6]。经过本次大量的分析和研究,得出以下结论:全面组的焦虑、抑郁评分以及不确定感均低于对照组,全面组面对率39例(74.78%)显著高于对照组30例(65.22%),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因此,通过采取全面护理干预,不仅能够改善乳腺增生症复检患者的负性情绪和应对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患者的不确定感。
        结语:
        综上所述,通过对乳腺增生症复检患者,采取全面护理干预,不仅能够减少患者的不确定感,同时,还能够缓解患者的负性情绪。

        参考文献:
        [1]陈淑艳. 中药离子穴位导入及护理干预对乳腺增生病的影响[J]. 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32(3):528-530.
        [2]姜文婷,张敏. 消癖散结汤配合中医情志疗法治疗乳腺增生临床研究[J]. 中医学报,2016,31(12):1995-1998.
        [3]黄自明,王蓉,余春姣,等. 芳香化酶抑制剂在绝经后女性乳腺增生治疗中的价值[J]. 中国妇幼保健,2016,31(15):3085-3087.
        [4]姜炬芳,邓五一,徐艳红. 不同子宫术式对子宫肌瘤患者性激素水平和乳腺增生症的影响[J]. 医学临床研究,2016,33(3):525-527.
        [5]康迪. 皮下乳腺切除术治疗严重乳腺增生症87例临床疗效分析[J]. 实用临床医药杂志,2016,20(13):97-98.
        [6]吴越,吴永强,高秀飞,等. 柴胡疏肝散合甘麦大枣汤加减治疗乳腺增生症的临床疗效研究[J]. 浙江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40(6):434-438.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