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偶沟通技能培训对乳腺癌化疗患者生活质量及希望水平的影响

发表时间:2018/9/3   来源:《航空军医》2018年13期   作者:黄理好
[导读] 目的 探讨配偶沟通技能培训在乳腺癌化疗患者生活质量及希望水平的影响。

(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肿瘤内科 361003)
        摘要:目的 探讨配偶沟通技能培训在乳腺癌化疗患者生活质量及希望水平的影响。方法 回顾性分析,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肿瘤科确诊乳腺癌住院治疗的的患者采取常规护理干预,作为对照组,共60例。2017年2月到2018年7月在肿瘤科确诊乳腺癌住院治疗的患者60例作为观察组,在对照组的基础上采取配偶沟通技能培训;在出院时采用抑郁自评量表(SDS)及焦虑自评量表(SAS)评估两组患者的心理状况,乳腺癌患者生命质量测量表(FA CT-B )对两组患者进行生活质量测评,了解两种治疗方法对患者化疗过程中生活质量的影响,观察两组各种并发症发生率。结果 观察组患者SAS、SDS、生命质量测量表(FA CT-B )评分均显著上升,与对照组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与对照组比较,观察组情绪功能、社会功能、总体健康明显升高,疲倦、恶心呕吐、失眠、气促、食欲丧失症状评分显著下降,相比差异具有显著性(P<0.05)。结论 实施配偶沟通技能培训能有效提高乳腺癌患者化疗过程中的生活质量,缓解患者心理和生理上的各种不适,促进患者化疗过程中康复。
        关键词:化疗过程中;配偶沟通技能培训;乳腺癌;生活质量


        近年来随着对乳腺癌认识的不断提高,治疗理念的转变与更新,已经向综合治疗不断蛮近,该病的治疗效果得到了大大的提升,治疗理念在不断更新转变,如何提高患者的生命质量成为学者们研究的新热点。化疗过程中以及化疗的一些不良反应等,都会造成乳腺癌患者的情绪反应,产生的心理应激会降低患者的自我价值感,影响心理健康,导致生活质量下降[1]。配偶在患者疾病诊治和康复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通过长期的临床研究,我科室采取配偶沟通技能培训,让患者配偶与医生共同努力,促进患者康复[2]。本研究我们通过对配偶沟通技能培训乳腺癌化疗患者,与常规护理干预进行对比,探讨配偶沟通技能培训在乳腺癌化疗治疗过程中的作用价值。
        1 研究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回顾性分析,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肿瘤科确诊乳腺癌住院治疗的的患者采取常规护理干预,作为对照组,共60例。2017年2月到2018年7月在肿瘤科确诊乳腺癌住院治疗的患者60例作为观察组,在对照组的基础上采取配偶沟通技能培训。婚姻状况:均为已婚且未离异。观察组年龄38.65±8.34岁,病程5.83±2.35个月,文化程度:小学、中学30例,大学30例;对照组年龄38.45±8.35岁,病程5.42±2.35个月,文化程度:小学、中学29例,大学31例,两组患者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 纳入标准
        ①年龄>25岁;②均为已婚且未离异;③可独立完成调查问卷,有一定的理解能力,认真填写问卷,良好依从性。
        1.3排除标准
        ①严重脏器功能不全;②合并其他肿瘤;③患者及配偶无法良好配合。
        1.4 方法
        1.4.1观察工具
        1.4.1.1 生命质量(FA CT-B )测量表评估[3]
        生活质量评估应用乳腺癌患者生命质量(FA CT-B ),量表包括心理、社会、功能、情感、生活5个方面评估,分为在0-144分之间,共36个问题,生活质量越高则评分越高。
        1.4.1.2 SAS、SDS量表[4]
        患者化疗过程中焦虑、抑郁发生情况采用SAS(焦虑自评量表)与SDS(抑郁自评量表)分析,纳入研究患者均配合良好的完成调查研究。
        1.4.1.3 生活质量评价
        应用EORTC QLQ-C30 v3.0量表[5]评估患者生活质量(共30个条目)。分为15个领域,包括有5个功能领域(躯体、角色、认知、情绪和社会功能)、3个症状领域(疲劳、疼痛、恶心呕吐)、1个总体健康状况/生命质量领域和6个单一条目(每个条目作为一个领域)。功能领域和总体健康状况领域得分越高说明功能状况和生命质量越好;症状子领域得分越高表示生存质量状况越差。
        1.4.2 护理方法
        对照组:采用常规护理方法,在化疗前进行手术风险的告知,完善术前检查,以明确是否存在化疗禁忌症。病情变化时随时进行处理,每日对患者问题、呼吸、脉搏、血压等生命体征监测。
        观察组:护士在常规护理的基础上,通过与患者及其配偶建立良好的沟通,指导患者的配偶对患者的理解和配合,使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和实例,鼓舞患者配偶,要求患者的配偶每天能尽量多的时间陪伴患者,共同分析疾病的转归及健康状况,指导患儿配偶对患者耐心而富有艺术性地解答各种问题,让患者配偶了解患者目前所产生的和将来可能发生的各种变化,减轻她们的心理压力。向患者配偶重视在化疗过程中的注意事项,让患者配偶加入到患者康复中来,帮助患者以科学态度重新认识、适应和接受自己,具备的知识和承受能力,激励起患者的生活勇气。指导患者配偶通过积极心理干预改变患者对危机的认识与评价,适时调整心理状态,帮助患者以正确的态度对待自己形体改变的现实,使其对今后的生活充满信心。指导患者配偶在日常中与患者的沟通技巧,告知患者保持良好心理状态是恢复健康、战胜疾病的重要保证。引导患者面前保持良好的心态,让患者配偶参与积极心理治疗,给予细心的生活照顾及精神鼓励,为患者创造和谐温馨的家庭生活氛围。针对化疗的毒副反应,采取有效及时的对症处理。
        1.4.3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20.0 统计软件,研究中的自尊评分、生活质量评分、适应性、家庭亲密度各项得分各项得分的结果采用(x±s) 表示。自尊评分、生活质量评分采用组间分析,P<0.05 为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治疗后两组患者SAS、SDS、FA CT-B评分比较分析
        干预后,SDS、SAS、FA CT-B评分观察组与对照组比较显著上升,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治疗后两组患者SAS、SDS评分比较(x±s)(分)

 


        注:与干预前,*P<0.05;与对照组比较,△P<0.05
        3 讨论
        乳腺癌是女性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生活质量对于患者的治疗和预后有着重要的意义,世界上乳腺癌的发病率呈每年约5%的递增,人们逐渐认识生活质量对患者的重要性[8]。随着医学模式的转变和更新,在医学领域中生活质量指个体生理、心理、社会功能三方面的状态评,又称生存质量或生命质量,也可称为健康质量主要是估[6]。自尊是个自我比较性评价的情感体验,家庭亲密度适应性与生活质量存在重要的关系,也有调查证明,也是个体心理健康状况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生活质量。现有的医疗护理模式,医护工作者更多地对患者本人关注,而对其配偶关注甚少[7]。本研究探讨配偶沟通技能培训对患者化疗过程中生活质量的影响,通过探讨分析配偶沟通技能培训对乳腺癌化疗过程中生活质量。
        研究结果显示,经过配偶沟通技能培训的观察组患者SAS及SDS评分均显著降低,有效降低患者焦虑抑郁的情绪。在治疗过程中,我们可观察到女性由于手术和化疗,自我价值感降低,减少外出行为,产生了社交等回避,工作失去希望,产生自杀的念头,严重者更会对生活,降低患者化疗过程中生活质量。配偶是恶性肿瘤患者的主要支持系统,配偶的情绪对患者的身心健康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乳腺癌的治疗和护理应当更加重视配偶在治疗及康复中所发挥的作用,配偶是提供经济和精神等方面支持的主要来源,配偶的照顾,可以增加患者的自尊和被爱的感觉,降低患者对化疗治疗的中紧张担心、恐惧心理的情绪,使患者对战胜疾病充满着信心,获得心理和生理上的满足感和安全感,使患者配合治疗,也可以更好的促进医患之间的关系,利于促进疾病的康复。
        综上所述,本研究发现配偶沟通技能培训可提高乳腺癌患者生活质量,因此,针对于乳腺癌患者应尽全力加强化疗过程中配偶的沟通技巧培训,行一些必要的认知、行为和心理的指导和干预,做好患者的心理疏导工作,更好地配合医护人员的治疗和护理,全面改善乳腺癌患者生活质量。
        参考文献
        [1]Liu HX,Liu XM,Xiu-Qiong LI.Analysis of the Effect of Operating Room Nurses Comfort Care for Patients with Breast Cancer[J].Medical Innovation of China,2015,13(6):614-615.
        [2]王冰,柏文喜,潘翠柳.综合护理干预在乳腺癌患者围手术期的应用效果[J].吉林医学,2016,32(5):1263-1264.
        [3]张欲晓,张翚.乳腺癌患者行保乳手术的围手术期护理体会[J].化医学电子杂志,2015,(11):148.
        [4]周扬,张晟.乳腺癌术后康复的研究进展[J].中国全科医学,2014,17(18):2051-2055.
        [5]Zucca A,Sanson-Fisher R,Waller A,et al.Patient-centred care:makingcancer treatment centres accountable[J].Supportive Care in Cancer,2014,22(7):1989-1997.
        [6]吴海玉,程锐,高丽娟.综合心理护理干预对乳腺癌改良根治术患者的效果评价[J].浙江中医药大学学报,2014,35(4):489-492.
        [7]张佳媛,周郁秋,张全志,等.正念减压疗法对乳腺癌患者知觉压力及焦虑抑郁水平的影响[J].中华护理杂志,2015,37(2):189-193.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