喉癌术后带管出院患者出院准备度的研究进展

发表时间:2018/8/31   来源:《航空军医》2018年13期   作者:高艳荣 马茹 吴勇姿 范利萍
[导读] 影响病人出院准备度的因素等 3 个方面对病人出院准备度的护理研究进行综述,为进一步研究喉癌患者出院准备度提供参考。

(桂林医学院附属医院广西桂林 541001)
        摘要:从喉癌患者手术后出院准备度包含的内容、病人出院准备度的评估工具、影响病人出院准备度的因素等 3 个方面对病人出院准备度的护理研究进行综述,为进一步研究喉癌患者出院准备度提供参考。


        喉癌是耳鼻喉科常见的恶性肿瘤,喉切除术是喉癌主要的治疗方法,治愈率高,5年存活率达60%-90%[1]。喉全切除术后患者呼吸通道的改变、失语及吞咽功能的障碍,特别是长期造瘘口护理是病人及其家属面临的重大难题,也是我们护理工作的重点。如果护士不重视出院前对病人出院准备度的评估,病人在没有做好出院准备的情况下出院,导致出院后并发症的发生率及病人再入院率增加,不但浪费医疗资源,而且增加病人的医药负担[2]。
        病人出院准备度(Readiness for hospital discharge)由 Fenwick [3]在 1979 年提出,指医务人员综合病人的生理、心理和社会方面的健康状况,分析判断病人在多大程度上具备离开医院、回归社会、进一步康复和复健的能力。评估病人的出院准备度可避免病人过早出院,降低出院后并发症的发生率和再入院率;节约医疗资源,降低医疗费用。现国外对其评估内容、评估工具及影响因素已有大量的研究,但国内对出院准备度的研究和关注尚少。本文对喉癌术后带管出院患者出院准备度的相关研究进行综述如下。
        1.病人出院准备度包含的内容
        Titler等[2]认为病人出院准备度的评估应包括以下 5 个方面的内容:生理的稳定性、病人和家属在认知和心理方面实现自我管理(用药、伤口护理、生活方式的调整 ) 的能力、实现自我管理的自我效能感、可获得的社会支持、可获得的医疗卫生和社区资源。Weiss 等[4]通过回顾文献总结出成人出院准备度评估的内容包括:生理的稳定性、在家里进行自我管理的准备和能力、应对技巧等心理因素、可以获得的社会支持、是否可获得足够的指导和信息、获得保健系统和社区资源的途径。肖红俊等[5]运用头颈肿瘤治疗功能性评估量表(FACT—HN)表从生理状况、社会家庭状况、情感状况、功能状况和附加关注等方面评分均高于一般患者。这与Titler的出院准备度评估内容相吻合。
        2.病人出院准备度的评估工具
        目前为止,出院准备度的评估工具分为 3 类:一类是应用于日间手术病人麻醉术后出院得分系统(PADSS)的出院准备度评估表,如日间手术病人[6];一类是与某种疾病相关的评估工具,如精神分裂病人出院准备度的评估量表(The Readiness for DischargeQuestionnaire,RDQ) [7-8];另一类是适用于所有住院病人的评估表,如近年来由Wiess等编制的出院准备度量表(Readiness for Hospital Discharge,RHDS)[4,9-10]。
        2.1 出院准备度量表
        RHDS [4,9-10]是Weiss 等根据Meleis等[11]的过度理论编制的,量表有成人版本和儿童版本。成人版的量表包含 22个条目,其中 21个条目可以用于所有病人,1个附加条目仅适用于手术病人。该量表有4 个维度:自身状况、疾病知识、出院后应对能力、出院后期望得到的社会支持。RHDS 是一个自评求和等级量表,每个条目采取相似的计分方法,分值从0 ~10,每个数字下都有描述性的语言 ( 如“一点也不”“完全是”等 ),病人选出适合自己情况的数字并画圈,第一个条目是是非问题,不计入表的总分为 4 个维度的分数之和,得分越高表明病人的出院准备度越高。验证性因子分析、对照组比较、预测效度测试均支持该量表的 4 因子结构和结构效度,量表总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93。该量表已经应用于手术病人[4]、老年病人[11] 、儿科住院病人的父母[10]、产妇[9]的出院准备度评估。
        3.影响喉癌病人出院准备度的因素
        3.1人口学因素
        包括性别、年龄、居住状况、教育程度、信仰、社会支持、经济状况等方面。Weiss等[4]使用 RHDS 对手术病人[4]、产妇 [9]、儿科住院病人的父母[10]的出院准备度及相关因素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在病人的一般人口学资料(年龄、性别、民族、婚姻状况、付费方式、独居)中,只有独居和病人的出院准备度有相关性,且成负相关。Vilaseca等[9]研究表明:对外貌和焦虑的评价主要体现在年龄上,因为年轻的患者更容易引起外貌上的不满意,而引起焦虑。喉癌术后部分患者需长期或终身带管,长期带管不仅给患者带来外貌的缺陷外,还会因通气方式改变,鼻饲、睡眠障碍等严重影响生活质量。
        3.2 不同治疗方法、手术方法会影响患喉癌患者的出院准备度。
        尽量地保留器官的治疗方法可能会产生较强自信心与配合度。Weinstein等[12]、王国建[13]等的研究结果显示部分喉切除病人的心里高于全喉切除病人。Sewnaik等、肖红俊等认为在彻底切除喉部病变的前提下,尽可能选用喉部分切除术,即保证患者生存率,更有利于提高生活质量,进而提高出院准备度。
        3.3 出院指导质量
        Weiss 等[4,9-10]的研究显示,护士的出院指导质量和出院准备度成正相关,其中出院指导中出院指导内容的量和出院准备度没有相关性,出院指导的技巧和出院准备度呈正相关。出院准备知识的传递技巧应包括:注重倾听和回答、保持对个人信念和价值观的敏感、安排便于家属参加的时间、着重于减低病人的焦虑、建立信心增加病人对出院准备度的感知,推荐使用口头和书面相结合的形式。


而喉癌带管出院患者由于暂时或长期丧失了语言交流能力,从而给患者身心带来严重的创伤,也给患者家庭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特别是造瘘口护理为患者带来许多困扰,护士有计划、有组织、形式多样地实施干预。比如视频播放、微信、示例图等多元化知识宣教,使患者学会自我调整从而能正确面对疾病。患者及家属能在出院前掌握造瘘口、气管套管的自我护理能力,预防并发症,提高出院准备。
        3.4 社会支持
        Lerret[14] 的研究结果显示,社会支持是影响病人出院准备度的重要因素。Heine 等[15]的研究结果显示,家人和朋友能增加病人的自信和安全感,能增加病人对出院准备度的感受。Weiss 等[9]的研究结果显示,产妇在出院后可以得到的社会支持是出院准备度的影响因素。刘长秀等[16]自编问卷调查表、家庭干预自评量表和Terreli喉癌生活质量表,分别调查其生活方式、经济状况、家庭社会关系、相关健康知识等,计算各自得分,得分越高,其生活质量越高,结果显示:家庭关系、经济状况越好、社会支持力度越大患者出院准备度越高。
        4.小结
        近年来随着对病人出院准备度研究的不断深入,其在降低出院病人并发症的发生率及再入院率、节约医疗费用方面的作用日益受到关注。喉癌患者在院期间做好心理护理、生活护理,可减少患者焦虑,患者能正确面对疾病,适应角色变化,增强战胜疾病的信心。教会患者自我护理能力,可减少带管出院并发症和非计划返院率。喉癌术后带管出院准备度对其出院康复、病人安全、满意度以及最终疾病的转归都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参考文献
        [1] 田勇泉.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5:216-219.
        [2]Titler MG,Pettit DM.Discharge readinessassessmentCardiovascNurs,1995,9(4):64.74
        [3]Fenwick AM.An jnterdiscipJinary tool forassessingpatients’readiness for discharge in the
rehabilitation setting.Journal of Advanced Nursing,1979,4(1):9-21
        [4]Weiss M,Piacentine L,AnconaJ,et a1.Perceivedreadiness for hospital discharge in adult m edical-surgicalpatients.ClinNurs Spec,2007,21(1):31-42.
        [5]肖红俊,孔维佳,汪广平.喉癌切除术后患者的生存质量[J].中国康复,2006;21(1):37-8.
        [6]Heather E.From Aldrete to PADSS:Reviewingdischarge criteria after ambulatory surgery .AmericanSocietyofPeriAnesthesiaNurses,2006,21(4):259-267.
        [7]Chung F,Chan V,Ong D.A post anaestheticdischarge scoring system for home readiness afterambulatory surgery.Journal of Clinical Anesthesia,1995,7(6):500-506.
        [8]Ruetsch C,Rupnow MF,Revicki DA,et a1.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ofthe readiness for dischargequestionnaire in Schizophrenia.Value in Health,2005,8(3):398-399.
        [9]Weiss ME,Lokken L.Predictors and outcomesofpostpartummothers’perceptions of readiness fordischarge after birth.ObsGynecNeonatNur s,2009,38f4):6—17
        [10]LerretSM,Weiss ME.How ready are they?Parentsofpediatric solid organ transplant recipients an d thetransition from hospital to home following transplant.PediatrTransplantation,2011,15(6):606—616.
        [11]Meleis AI,Sawyer LM,Im EO,et a1.Experiencingtransitions:an emerging middle—range theory.AdvNursSci,2000,23(1):12-28.
        [12]Weinstein GS,El—Sawy MM,Ruiz C,et a1.Laryngeal preservation withsupracricoidpaaiallaryngectomy results in improved quality of life whencompared with total laryngectomy[J].Laryngoscope,2001;111(2):191_9.
        [13]王国建,季文樾,潘子民,等.喉癌患者术后生存质量及其影响因素的研究[J].中华肿瘤杂志,2002;24(1):53-
        [14]Lerret SM.Discharge Readiness:An IntegrativeReview Focusing on Discharge Following Pediatr,Hospitailization.JSPN,14(4):245-255
        [15]Heine J,Koch S,Goldie P.Patients’experiencesof readiness for discharge following a total hipreplacement.Australian Journal ofPhysiotherapy,2004,50(4):227_233.
        [16]刘长秀;王袁园;潘玉萍,等.家庭干预对喉癌术后生活质量的影响[J]医药论坛杂志,2007;28(13):61-61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