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直为我摆渡

发表时间:2018/5/18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忘记器
[导读] 我想他一定是出生在一个绝少浪漫的灰色年代,不然他怎么只是一味地少言寡语,却又极度的善良,也应该是一个暗淡而不见生动的枯槁岁月,不然他怎么对自己如此之苛刻,最爱办点稳重的事情,也是一点点的摇曳带来的就是伤痛的岁月...

我想他一定是出生在一个绝少浪漫的灰色年代,不然他怎么只是一味地少言寡语,却又极度的善良,也应该是一个暗淡而不见生动的枯槁岁月,不然他怎么对自己如此之苛刻,最爱办点稳重的事情,也是一点点的摇曳带来的就是伤痛的岁月,不然他怎么面对一点点不实在的就如此激动,可最终还是喜欢一边打算一边过实在日子。

在我的家乡海盐,喜欢絮絮叨叨的隔壁家的婆婆,每次我归家去,总会向我述说,他当年出生时候的不容易,隆冬时节,这一家人盼望着能有个女孩出生,可是盼来盼去,都第四个孩子了,还是个男孩,五六十年代,还是一个吃穿都有问题的年代,婆婆说,我的爷爷一狠心,把这小婴儿扔在了纱罗里面,隔壁婆婆一看,肚脐眼上都是血,也没有包扎好,隔壁婆婆每每提起这样的场景,我心里总是隐隐作痛,刚开始几遍听时,眼泪裹挟在眼眶内,心感觉是一直往下沉的。

隔壁家的婆婆不忍心,一边劝说一边帮忙拾掇,才算是把这小婴儿捡回了一条命,未想之后这孩子居然是为我的爷爷奶奶养老送终之人。很多时候,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若是当年我的爷爷奶奶若是抛弃了这小婴儿,不知道晚景会是怎样一番模样。

其实在第一次听到这些的时候,我就去向他求证,心里还非常的不服气,“爷爷奶奶小时候这样对待你,到老了,伯伯们都不养他们,你怎么还愿意呢?”未想我收到的却是他的微笑,“你可知道你出生时候的事情?”就这一句,还是带着微笑来看他出生时候这样的经历,真是困惑,我可不依不饶的,“隔壁婆婆这么讲的,你们儿子太多了,饭都吃不饱,所以要扔掉你,因为你是最小的儿子呀。”“婆婆年龄大了,这事情每讲一次就夸张一次,我可不信。”到他那儿这么大的事情,倒是一点都没放在心上了。

这说到底还是我太吝啬了,我可以为他不平,但是那是我至亲的爷爷奶奶,有什么理由不让他去赡养呢?不过我一直在猜想着,这样的传言,他肯定不止听隔壁婆婆这么讲过,但是他就是这么善良,很多时候的老好人,我为他心酸着,只是他怎么一点都不在乎,母亲对他抱怨着,他却把“吃亏就是福”挂在了嘴边,咱们一家人都拿他没办法。

现在的我,每每在与人相处也好,工作上对学生管理上的一些小事情,有些我该为自己而鸣不平,我该暴怒,不过我都一一以那句“吃亏就是福”来应对,有时候心态好了,我看身边无一不是好人,发生的事情,我看无一不是好事嘛!归结一下,是他一直在为了“摆渡”,从这一岸的怒气到那一岸的与人为善。

而他这样的个性养成,大概与那个年代的风气有关,以及他的阅历有关,在我的眼里他真是很内敛,对我这个女儿的话语总是很少,能用一句话表达,他就不用第二句,面对母亲有时候对他的误解,他会低头喝点小酒,脸上还是微笑堆砌微笑,等到母亲停了,他说:“你看,你妈讲累了,休息了。”这时候,我和他在饭桌上的相视一笑,这默契也真是没谁了,自此母亲的责怪又变成了嗔怪,这气氛有多欢喜,只不过我现在也客居城市,这样的场面已经很少很少了,他呢,自从自己也成了爷爷后,总说,怎么白发一天比一天多了。


我眼里的他也很稳重,偶尔一次和他一起出去到镇上,碰上了他年轻时的朋友,后来一起吃饭,我只感受到这位朋友的豪气,可是这位豪气的朋友却一直对他述说,年轻时候的这些人之中,他活得最实在了。我跟他说,你和他们不是同一类人,怎么年轻时候就是那么好的朋友?他笑笑说,我嘛,农村出生,还要农村生活下去,他们都去城里了,我是跟不上他们的步伐,他们撇子太大(海盐话),不过朋友还是可以做的。再豪气的朋友,面对他,也总是会低调起来了,说来也真是奇怪,许是人家讲的,活得实在吧。

在面临高房价,很多人都会埋怨焦虑,其实我也是其中的一员,只有他依然过得很风轻云淡,我家先生说:“你现在成了你妈的角色了。”这一句倒是让我无地自容,我深知,这一回又是从这一岸的焦虑摆渡要那一岸的平和,日子过得平和实在,心里才够踏实,此后,我减少焦虑,全情投入去工作,去生活,去回眸。

那偶尔的不实在,也让他彻底那么兴奋过,那是一次大过年,到老舅家,老舅拉着他要来几副“牛牛”,盛情难却之下,他在母亲凶恶的眼神里坐在了牌桌上,未想这新手,一晚上总是赢钱,仔细观察发现人家一赢钱就激动起来,手做一个大弧度,然后把那些皱巴巴的钞票全把自己那边一撩,统统拿下,等到他也有资格做这样的手势的时候,总是抬不出这手,脸上洋溢一点尴尬的笑容,嘴里喊着:“钞票自己‘掇’过来!”这钱赢得好像是从人家口袋里去拿一样。

那日的晚上归家后,一向内敛稳重的他,怎么变了个人一样,把赢了的千把块钱往床上一摊,数了一遍又一遍,怎么也不够,其实这千把块钱,家里的小作坊,几天时间也是有的,怎么就是看不够,我和母亲开始嘲笑他,母亲还取乐他以后会不会不干活了只赌钱了。他说稀奇,这钱来得稀奇,和做工的钱不一样。

可这样的一个他,我不知道的是,他对我的期望其实挺高,那样的眼神我一直能读懂,我心中热爱文学的种子,是在高中的时候埋下的,那时候一篇小叙写外婆的文章刊登在了《海盐中学生作文》上,我把这第一次被印成铅字体呈在他面前,我没有收到赞誉声,不过是一声“哦”,我失落了。我猛然觉得,我们之间有条河,我在这边,他却在对岸。

可是不久家里来客人,我在别人那里收到了这样的讯息:你的老爸说你真厉害,文章都刊登出去了,了不起啊!那一刻我懂了,他一直是为我摆渡的那个人。从这一岸到那一岸,一直为我摆渡的人。我懂他表面的镇定,内心却异常热情。

我也懂他,他总在心里自责,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他去了中国最西北的地方,在那里以服装生意谋生,缺失了我从7岁到11岁的父爱,“沙依巴克”一个我从未踏足之地,但是有我一张八岁时候的相片飞去过那里,在那条件还一般的年代里,他特地拍电报来,要一张我的相片,我想这张相片一定陪伴了他很多的时刻。

那时我期望着能多陪陪我,可是,我多么期望能多陪陪他,一个人在海盐的老家里,我多么的不放心,可他总说:“你的老妈价值比我大,还能到嘉兴为你带孩子,我就守住我们这里的家。”还真是应了白居易的那些个句子:“一旦羽翼成,引上庭树枝。举翅不回顾,随风四散飞。雄雌空中鸣,声尽呼不归。却入空巢里,啁啾终夜悲”。亲爱的父亲呀,你为我摆渡了三十几年了,可现在的这一刻,我多么期待握住你手中的浆,我们能够一起来掌握方向!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   老人与城
•   农 民
•   春去
•   散曲九首
•   小姐姐
•   雪里梅香
•   谈情说爱
•  
•   广玉兰
•   无题
•   诉对桃花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