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听鸟鸣

发表时间:2018/4/27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廖风忠
[导读] 到了春耕播种的节气,便有布谷鸟来劝课农桑。清明前后,布谷鸟便“布谷——布谷”地催人春忙了,布谷鸟不爱与人近距接触,往往藏匿于深山茂林之中,“布谷布谷”的声音从幽林里传出来却是坚定而分明的...

小时候,最先读的一首诗就是孟浩然的《春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记得当时老师教我们读的时候,声音轻轻往上扬起,脸上洋溢着欣喜,目光里泛着兴奋的神采。那时,觉得老师带给我们的就是整个春天的喜悦,是一种渗透到脊髓般的舒畅。从此,流转的鸟鸣声便深深地种在了心底。

当我还在乡下的时候,是常常能听到鸟鸣的。那时的鸟很多,可惜大多叫不出名字。麻雀是最多的,麻雀喜欢成群结队地集结在电线上,树梢上。聚集在一起的麻雀喜欢吱吱喳喳地相互嬉闹。麻雀个小,声音其实也不响,声音也短促。大人们说,每一只麻雀的叫声都不一样的。细听来,“吱吱——”“吱吱吱 ”“吱喳——吱”,的确不是一样,节奏音质,轻重缓急都有差别。但不一样的声音交响起来,便热闹了。小时候,麻雀多则成患,常常啄食晒场上的粮食,所以大人们便常常要我去晒场上守谷子,以驱赶成群降临的麻雀。那时候,守在晒场旁的小亭子里,薰风一吹,两片眼皮便难以支起。于是很快就入了梦境。在梦里听到惊涛澎湃,听到细泉涓涓,听到金钟清越,听到竹笛悠远。醒来看时,便能看见晒场上铺满了麻雀,正叽叽喳喳地大快朵颐。于是立马翻身起来驱赶,那些麻雀便“呼——”地窜向空中,盘旋着落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

燕子是公认的益鸟,它常以蚊蝇等昆虫为食,因而倍受大家喜爱。它身披蓝黑色羽毛,尾上两只尖翅似张开的剪刀,非常灵巧轻捷。它常常把巢筑在农人们的家里,但是大人们说燕子是祥鸟,家里有燕子住,是很吉利的事。所以一到春天,家家户户都迎着燕子归来。燕子是极讲情义的信鸟,往往与屋主人契阔成恩。春归之时,必念旧主。唐代武元衡有一首诗,专表燕子重归的情景,极有情趣:“春色遍芳菲,闲檐双燕归。还同旧侣至,来绕故巢飞。”唐代刘兼《春燕》诗也说“花间舞蝶和香趁,江畔春泥带雨衔。栖息数年情已厚,营巢争肯傍他檐。”燕子往往雌雄出双入对。双燕情话之时,它的声音呢喃有情,婉转轻柔,极为缠绵;燕子觅食时,轻剪羽翼,斜飞盘旋,嘴里发出“啾啾”的鸣叫,如一只巡视的战斗机,充满着所向无敌的豪情。的确,害虫在燕子的面前是无法逃遁的。当燕子叼起一只害虫送进巢里的乳燕的嘴里时,它就有一段极为雄壮气势丰沛的发言。“唧唧啾啾伽伽唧——”它的最后一个音总是极长,像是一句铿锵的宣言——也许是关于爱,关于勤奋,关于感恩的呼吁吧?

莺又称“黄鹂” “黄鸟”“青鸟”,是春天里最活跃的明星,它鲜丽光洁的黄色羽毛生动在柳枝花树上,小巧玲珑的身躯常常成为丹青里手的主角。有了莺,画卷便有了诗意,有了莺,诗便有了画境。莺的鸣叫清丽婉转,圆润活泼,十分动听。


小时候,常常在清晨起来,便能听见黄鹂在门前的枇杷树间鸣叫,“唧唧唧——啾——”那叫声真如天上仙乐让人陶醉。如珠落玉盘,冰溅琉璃,如一丝细如毫发的钢丝在苍穹颤动,又如涓涓的清泉的山涧潺湲。莺的叫声传进耳中,瞬间便在心尖上软软地撩拨;又如一泓清泉,滤净了心中的阴霾,内心便霎时清越澄明,心情立马愉悦畅快。清脆的莺鸣让多少文人的兴致泛滥成觞,“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流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 “黄莺百舌正相呼,玉树后庭花带雨”“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的江南春色,因了莺鸣,便妩媚旖旎、风情万种。如果说,花红柳绿是春天的画面,那么,百啭黄鹂便是春天的声响。

到了春耕播种的节气,便有布谷鸟来劝课农桑。清明前后,布谷鸟便“布谷——布谷”地催人春忙了,布谷鸟不爱与人近距接触,往往藏匿于深山茂林之中,“布谷布谷”的声音从幽林里传出来却是坚定而分明的。带着浑厚的中音,洪亮宽厚,底气非常足。布谷鸟的鸣叫声混和着农人扬鞭催耕的吆喝、耕牛踏起水田的哗哗声,在田野里久久回荡。

薄暮时分,喧闹的田野渐趋静谧,四野变得空旷,群山更显邈远。便有一声声杜鹃悠悠地响起。杜鹃鸟的音色高亢尖锐,仿佛是用尽了全力的嘶鸣,它的音调三重一轻,前三音急促,后音轻而长,听起来极为幽怨悲凉。相传中国古代蜀地有一位名叫杜宇的君主。爱民如子,后来禅位退隐,不幸国亡身死,死后魂化为鸟,暮春啼苦,至于口中流血,其声哀怨凄悲,动人肺腑,名为杜鹃,“望帝啼鹃”的典故便由此而来。其实说起来,杜鹃也是布谷鸟的一种,属四声布谷,杜鹃鸟常常在暮时鸣叫,听起来自然就带有一些日暮愁情,这种独特的鸣叫声也因此生发出中国文人的失落情怀,杜鹃便寄托了较浓郁的感伤情绪。小时候,每每杜鹃叫起,爷爷总是要蹲在田坎边,卷一支喇叭筒旱烟,深深地吸起,将头仰向远边的高天,徐徐地吐出一缕缕悠长悠长的烟雾,眼光里满是望不到底的深邃。

幽密的灌木丛里,也栖居着一种如成年母鸡一般大小的鸟,名叫鹧鸪。鹧鸪身形俏丽,羽上点缀着一块块卵圆色的斑点,下背和腰部布满了细窄而呈波浪状的白色横斑,非常漂亮。鹧鸪常常在山林里对歌,往往一声唱起,万声应和,此起彼伏的鹧鸪声在林间形成极为热闹的赛歌场景。鹧鸪的歌声较复杂,常为六音节声音,鸣叫极像深情呼唤“行不得也哥哥!”,那种呼唤哥哥的声响,哀婉凄切,幽苦清绝,充满惆怅。清代尤侗有诗《闻鹧鸪》:“鹧鸪声里夕阳西,陌上征人首尽低。遍地关山行不得,为谁辛苦尽情啼?”鹧鸪的啼鸣,常常在人静山空的氛围里唱响,听起来,别有一种凄凉在心头。

我喜欢鸟鸣,那是自然的声音,只是那种声音,要用灵魂来谛听。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