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肺炎的临床预后相关因素分析

发表时间:2018/4/20   来源:《医药前沿》2018年4月第12期   作者:涂巧丽
[导读] 但本研究基于临床诊治、病原学检测结果以及诸多因素分析筛查出来的各种预后因素,对于本院今后重症肺炎的防治仍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广州市番禺区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  广东  广州  511400)
  【摘要】目的:探讨重症肺炎的临床预后相关因素。方法:回顾性分析广州市番禺区中心医院出院符合重症肺炎诊断标准的病例,Logistic回归分析临床预后相关因素。结果:重症社区获得性肺炎危险预后因素有高龄、人工气道、心功能不全和感染性休克,保护因素为初始抗生素联合治疗。重症医院获得性肺炎危险预后因素为心动过速、心功能不全、感染性休克。结论:针对重症肺炎的预后因素,尽早进行抗生素联合经验用药治疗对疾病预后有重要影响。
  【关键词】重症肺炎;预后因素
  【中图分类号】R563.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1752(2018)12-0112-01
  重症肺炎根据获得环境不同分为重症社区获得性肺炎(SCAP)和重症医院获得性肺炎(SHAP)。流行病学调查显示SCAP和SHAP患者均有较高的病死率[1,2]。由于细菌耐药日益严重,虽然有新的抗生素,但重症肺炎的预后仍然较差。本文就我院诊治的成年重症肺炎进行回顾性分析,旨在对今后该病的防治提供参考。
  1.资料与方法
  1.1 临床资料
  回顾性分析我院2012年8月至2017年12月重症肺炎126例,1中SCAP 52例,SHAP 74例。诊断标准按美国胸科学会2001年重症肺炎诊断标准指南[1]及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制定的《社区获得性肺炎诊断和治疗指南》[3]和《医院获得性肺炎诊断和治疗指南(草案)》[4]。纳入标准:符合上述重症肺炎诊断的≥18岁住院患者,如同一患者两次住院日期连续则算1次住院。排除标准:住院24 h内死亡或自动出院的患者以及病情未愈自动出院患者。
  1.2 研究指标
  SCAP和SHAP病例按住院死亡和存活结局分为病例组和对照组。据病史记录以下指标:一般情况、SCAP入院前天数,总住院天数,入住ICU天数、合并的基础疾病、手术史,SHAP入院或起病情况、24h内生命体征、血气分析指标、分离培养出的感染菌种及抗菌药物治疗情况。
  1.3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3.0统计软件,预后的相关因素分析采用Logistic回归分析。
  2.结果
  2.1 SCAP临床预后因素
  52例患者的观察指标进行Logistic回归单因素分析后,筛查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的预后因素共有18项。

将这些因素作为待选变量建立回归模型,最终筛选出4项危险因素:年龄≥75岁、心功能不全、人工气道和感染性休克(全部P<0.05,偏回归系数β值分别为3.678、3.013、2.223、3.451)。1项保护性因素为初始抗生素联合治疗(P<0.05,偏回归系数β值为-3.529)。
  2.2 SHAP临床预后因素
  74例患者的观察指标进行Logistic回归单因素分析后,筛查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的预后因素共有15项。将这些因素作为待选变量建立回归模型,最终筛选出3项危险因素:心率>100次/分钟、心功能不全、感染性休克(全部P<0.05,偏回归系数β值分别为2.109、3.891、2.017)。
  3.讨论
  多项研究显示重症肺炎患者常伴有严重的系统性炎症反应,这些炎症反应的强度以及随之发生的各器官功能障碍是重要的预后危险因素[5]。本文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无论是SCAP还是SHAP,病程中出现感染性休克和心功能不全均为危险性预后因素。年龄>75岁时SCAP预后危险因素。这是由于老年患者基础疾病多、各器官功能处于衰竭状态,容易出现各种并发症和多器官衰竭[6]。本文结果显示人工气道也是SCAP的预后危险因素。
  本研究还得出初始抗生素联合治疗是SCAP预后的保护性因素。目前研究显示对于SCAP患者,联合治疗优于单药治疗,联合用药较单药治疗能明显降低病死率[7]。这可能与单药治疗不易完全覆盖可能的致病菌而导致治疗不足够有关。研究表明初始治疗未能完全覆盖可能致病菌是死亡的独立危险因素,并且即使及时根据培养结果调整用药仍不能减少病死率。另外对耐药菌患者,单药治疗更加不能达到覆盖致病。本研究结果再次证明了这种观点。
  本研究的病例资料限于本院病例,并且样本量不够大,另外还缺乏其他医院和地区病例资料比较,存在较多的制约因素,因此研究结果结论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但本研究基于临床诊治、病原学检测结果以及诸多因素分析筛查出来的各种预后因素,对于本院今后重症肺炎的防治仍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参考文献】
  [1] American Thoracic Society.Guidelines for the management of adults with community acquired pneumonia[J].Am J Crit Care Med, 2001, 163(7): 1730-1754.
  [2] American Thoracic Society,Infectious Diseases Society of America. Guidelines for the management of adults with hospital-acquired, ventilator-associated,and heahhcare-associated pneumonia[J].Am J Respir Crit Care,2005, 171(4):388-416.
  [3]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中国成人社区获得性肺炎诊断和治疗指南(2016年版)[J].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 2016, 39(4): 253-279.
  [4]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 医院获得性肺炎诊断和治疗指南(草案)[J]. 现代实用医学, 2002, 14(3): 160-161.
  [5] Valles J, Mesalles E, Mariscal D,etal.A 7-year study of severe hospital-acquired pneumonia requiring ICU admission[J].Intensive Care Med, 2003, 29(11): 1981-1988.
  [6]朱伟东, 吴英桂. 重症肺炎患者的预后因素分析[J]. 中国医药, 2010, 5(6):578.
  [7] Martinez JA,Horcajada JP,Almela M,et a1.Addition of amacrolide to β-plactam-based empirical antibiotic regimen is associated with lower in-hospital mortality for patients with bacteremic pneumococcal pneumonia[J].Clin Infect Dis, 2003, 36(4):389-395.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