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补片无张力疝修补术疗效观察

发表时间:2018/4/20   来源:《医药前沿》2018年4月第12期   作者:李致文 车添花
[导读] 但治疗组的并发症发生率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可见,生物补片无张力疝修补术临床应用价值高,可推广。
(甘肃省临夏州积石山县银川乡卫生院  甘肃  临夏  731707)
  【摘要】目的:分析评价生物补片无张力疝修补术疗效。方法:回顾性分析2015年11月—2017年5月期间收诊的54例腹股沟斜疝患者,根据手术方式,将其分为对照组与治疗组,各有27例,其中,对照组,疝环充填式修补治疗,治疗组,行生物补片无张力疝修补术,比较临床疗效。结果:第一,比较手术时间及住院时间,治疗组与对照组并无明显差异(P>0.05)。第二,统计并发症,治疗组发生率为3.7%(1/27),对照组为18.5%(5/27),治疗组显著低于对照组(P<0.05)。结论:生物补片无张力疝修补术,治疗腹股沟斜疝,不仅效果显著,且并发症少,安全性高。
  【关键词】生物补片;无张力疝修补术;疗效分析
  【中图分类号】R656.2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1752(2018)12-0096-01
  无张力疝修补术(tension-free hernioplasty),1986年由美国医师Lichtenstein首先提出,是治疗腹股沟疝的常用术式[1]。在此,本文回顾性分析了54例患者的临床资料,旨在探讨观察生物补片无张力疝修补术的临床疗效,现总结如下。
  1.资料及方法
  1.1 一般资料
  回顾性分析2015年11月—2017年5月期间收诊的54例腹股沟斜疝患者,根据手术方式,将其分为对照组与治疗组,各有27例。对照组,24例男性,3例女性,最小21岁,最大53岁,平均(34.6±5.69)岁,病程20d~5年,平均(1.4±0.89)年。治疗组,25例男性患者,2例女性患者,18-56岁,平均(35.1±6.04)岁,病程17d~4年,平均(1.2±0.37)年。比较临床资料,治疗组与对照组的性别、年龄及病程等资料并无显著性差异(P>0.05),但可进行对比研究。
  1.2 方法
  1.2.1对照组  疝环充填式修补治疗,选用华利普聚丙烯网塞疝修补片,具体操作如下:予以局部浸润麻醉处理,在外环口间、腹股沟区内做长5.0cm左右的切口,将皮肤、浅筋膜、深筋膜以及腹外斜肌腱膜依次切开,促使联合腱与腹股沟韧带充分显露,游离精索,提睾肌纵行切开,寻找疝囊,找到后,打开并横断,缩小疝囊且还纳到腹腔内,经由内环口,将华利普网塞置入其中,与腹横筋膜间断缝合、固定,缝线选用2/0Prolene线。平铺补片在精索下方,与腹外斜肌腱膜背侧、腹股沟韧带间断缝合且固定,按照逐层缝合方式,关闭切口。
  1.2.2治疗组  行生物补片无张力疝修补术,选用脱细胞基质材料生物补片(4cm 6cm),具体操作如下:局部浸润麻醉,在外环口间、腹股沟区内,做长5.0cm左右的切口,将皮肤、浅筋膜、深筋膜及腹外斜肌腱膜依次切开,显露腹股沟韧带与联合腱,随后游离精索,提睾肌纵行切开,寻找疝囊,找到后打开,在疝囊颈部,横断疝囊,游离到疝囊颈,予以结扎处理。随后,将内环口腹横筋膜缺损位置缝合好,根据患者实际情况,修剪生物补片,并套入精索,平铺在精索的下方,应用可吸收线,缝合腹外斜肌腱膜背侧与腹股沟韧带,然后将切口关闭。
  1.3 观察指标
  记录并比较2组患者手术时间与住院时间,同时,统计2组患者并发症情况。
  1.4 统计学方法
  本次研究所用到的数据,在EXCEL表格中录入,应用SPSS20.0软件,百分比(%)用作表示计数资料,予以卡方(χ2)检查,而(x-±s)用作表示计量资料,用t进行检验,若统计学有意义,则用“P<0.05”进行表示。
  2.结果
  2.1 手术时间与住院时间
  比较手术时间与住院时间,治疗组与对照组差异不显著,没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
  表  分析比较2组患者手术时间及住院时间[x-±s]
 
  2.2 并发症
  治疗组,1例出现并发症,为异物感,发生率为3.7%(1/27),对照组,5例出现并发症,2例阴囊积液,2例异物感,1例慢性疼痛,发生率为18.5%(5/27),组间比较,存在统计学意义(χ2=11.098,P=0.001)。
  3.讨论
  无张力疝修补术,将人工生物材料作为补片,强化腹股沟管后壁,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传统手术对正常组织解剖结构造成的干扰作用,具有层次分明的特点,修补后,周围组织没有张力,因而称为“无张力疝修补术”。目前,临床上常用的有2种,一是平片式无张力疝修补,二是疝环充填式无张力疝修补术。生物补片,为组织修复材料,是在免疫及组织工程学发展基础上所产生的,包括2种,即异种异体(主要来自动物的皮肤及组织器官)与同种异体(主要来自尸体捐献者的皮肤)[2]。本研究中,对照组,疝环充填式修补治疗,治疗组给予生物补片治疗,结果显示,虽然2组患者在手术时间及住院时间方面无明显差异(P>0.05),但治疗组的并发症发生率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可见,生物补片无张力疝修补术临床应用价值高,可推广。
  
  【参考文献】
  [1]阿力木江?阿布都热衣木,马木提江?阿巴拜克热,艾武,赵亮.生物补片修补术治疗腹股沟疝疗效观察[J].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电子版),2013,7(08):3593-3595.
  [2]宋顺丰,王永彬,郭志鑫,胡金.生物补片与疝环充填式无张力疝修补在腹股沟疝的应用对照研究[J].中华疝和腹壁外科杂志(电子版),2015,9(05):436-438.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