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情说爱

发表时间:2018/4/17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杨林
[导读] 谈情说爱,不能不涉及另一个关键词,那就是“欲望”。古圣传有论语,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认定男女之爱作为“大欲“之一,有其合情合理之处...

古人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换言之,人是有感情的动物,七情六欲乃人之常情。人的感情很丰富,包括亲情、爱情、友情等等。限于篇幅,只说爱情。爱情也很广泛,比如爱家乡爱祖国、爱学习爱劳动、爱生活爱艺术。特别让人兴奋的,则是男女之间的恋爱之情。对此又有截然不同的两个判断:“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问世间情为何物?答曰:废物!”

爱情啊,究竟是什么玩意儿?还是多看看再说吧。

如今商业广告满天飞,“情话”据有半壁江山。仅以车身广告为例:(1)别吻我,我怕羞。(2)吃饭不吃菜,省钱谈恋爱。(3)女为悦己者容,男为悦己者穷。(4)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太监上青楼。(5)没事别烦我,有事床上说。不难看出,这些话有雅俗之分,前三句颇有雅趣,可以玩味欣赏;后两句显得低俗,当然不宜提倡。

作为人类社会生活的反映和思想意识的表现,在古今中外的文艺作品中,爱情是一个非常突出富有魅力而持续不衰的主题。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第一首,便是表现爱情的《关雎》。第一部长篇叙事诗《孔雀东南飞》,则是尽情描述焦仲卿刘兰芝被迫分离而双双自杀的悲剧。千古传颂的经典爱情“梁祝”,煞是“历尽磨难真情在,天长地久不分开”! 崔莺莺和张生《长亭送别》, 唱出“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红楼梦》演绎林黛玉贾宝玉的爱情悲剧,竟让泪珠儿“秋流到冬,春流到夏”。莎翁剧中的罗密欧朱丽叶以死殉情,证明爱情超越一切,包括门第、地位甚至家族的偏见。《少年维特之烦恼》也是缘于恋爱,其结局凄婉动人。电影同样离不开爱情。《缘分的天空》让爱情的魔力使相爱人的生命轨迹交汇一体。在《泰坦尼克号》,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妇一起躺在床上,彼此握着对方的手,平静地等待死亡。《人鬼情未了》的主人公郑重宣示,真正的爱永远都不会消失。在浩如烟海的电视剧中,爱和情更是如影随形,难解难分。歌曲之爱尤其优美动听。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轻轻的一个吻,已经打动我的心;深深的一段情,叫我思念到如今。我像只鱼儿游在你的荷塘,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游过了四季荷花依然香,等你宛在水中央。心会跟爱一起走,让我一次爱个够。我想你,好想你,突然好想你。你要是嫁人,不要嫁给别人,一定要嫁给我。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你是我的心肝宝贝。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我常常望着天空发呆。明明白白我的心,渴望一份真感情,曾经为爱伤透了心。最浪漫的事,是陪你一起慢慢变老。如果你渴求一滴水,我愿倾其一片海;如果你要摘一片红叶,我给你整个枫林和云彩;如果你要一个微笑,我敞开火热的胸怀;如果你需要有人同行,我陪你走到未来。如此热烈澎湃一泻千里一发难收的甜言蜜语硬是层出不穷举不胜举。


上述爱情正如成语所说,是地老天荒,长相厮守,海誓山盟,至死不渝,情投意合,一往情深。在这般深沉而微妙的意境中,爱情是非常纯洁美好而高尚的,有震撼心灵的情感力量和经久不衰的鉴赏价值。品味这些爱情经典,倒是充分印证了“直教人生死相许”那个论断。无论梁祝、贾黛、罗密欧朱丽叶还是少年维特,他们的爱情一律离不开生与死的考验,是地地道道的“生死相许”, 今生无缘来生相会,海枯石烂情意不衰,一言以蔽之都是爱情悲剧!为什么这样的爱情总是落入悲剧的套路?为什么总是这样的悲剧震撼世人成为经典?人生考验各种各样,或许只有生死之验最为严峻,如此严峻才能看出爱情的纯真吧?

与此相反,在另一些出版物包括音像制品或网页中,却是“色情加暴力”唱主角儿,以致于冒出“性福”和“性趣”之类肉麻露骨的怪胎。这些玩意儿的共同特征,就是刻意追求感官刺激,极力渲染男女交媾和凶杀斗殴,其实不过是野兽层面的勾当,庸俗低俗还有媚俗,污染耳目直至心灵,不屑为此举例。

正如科技是一把双刃剑,能给人类造福也能带来灾难,人性也是善与恶的混合体,介于神性和兽性之间,在不同的场合表现出不同的品性。爱情,作为人性的一个要素,也是高雅与低俗混杂,善良与邪恶相较,神性和兽性互见。作为一种思想感情和行为,自然有表现得优秀而美丽的,也有邪恶而丑陋的。深入剖析,可以看出前者与道德文明相伴,后者同禽兽本能无异。按照因果定律,前者会迎来幸福,获得高贵心灵的馈赠;后者会招致苦难,付出人格健康乃至生命的代价。

谈情说爱,不能不涉及另一个关键词,那就是“欲望”。古圣传有论语,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认定男女之爱作为“大欲“之一,有其合情合理之处。这正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哪有少女不怀春,哪个男儿不动情?而哲学家各有己见,有说欲望虚幻,不满足就痛苦,满足就无聊;有说欲望邪恶,是人间一切坏事的根源,导致战争和犯罪。这似乎有失偏颇,倒是另一位说得比较公允。他说生命无非就是欲望,否定欲望也就否定了生命,而爱情不过是欲望罩上了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最好的办法,是请出灵魂和理性来照顾欲望。前者是欲望的导师,引导欲望升华。后者是欲望的管家,对它加以管理。按照这样的观念,以道德信仰引导爱情,使之高尚美好,又以法律规则加以管制,避免惹事生非。如此权衡取舍,或许可以倾情所爱而别来无恙。

从理论上讲,上述关于欲望的“引导”和“管理”,的确是非常理想而完美的境界。但要真正做到这样,恐怕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世上许多事情都是“说者容易做者难”,爱情当然也不例外。所以,要真正处理好如此重大的人生课题,除了以思想观念的修养为指导,还得好好把握行为实践这一关键环节,努力争取“做”得更好!愿天下有情人以此共勉。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