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玉兰

发表时间:2018/3/30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苏雪飞
[导读]

点着一支烟,拿起笔。

窗外还是阴雨绵绵。

得知父母悄然也来上海,

心生万分愧疚。

本该享福的年纪了,

却还要踏上漂泊打工之路。


我想象不到,通往家的小路,

年久日深长出野草是什么样;

我想象不到,没人打扫的院落,

会不会遍地都是鸟粪树叶;

我想象不到,柿子、葡萄落了一地,

慢慢腐烂的味道。

眼前看到的只有纸上和玻璃上滴落的雨珠。


三月春回暖,

今晨路过发现一棵广玉兰。

有花骨,也有绽放的足够大的朵儿,

白的惹人注目,

净的无尘无染。

好似爸帽下的头发,

好似娘拾过的棉花。

又好像现在爸正挥舞的墙刷;

娘正梳理的线纱。


广玉兰呐!广玉兰!

你为谁绽放,为谁凋谢?!

匆匆的三月,漫漫的人生。

那香留在了最美的人间,

最暖的心里,最涩的眼眶。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