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喝杯家的香甜

发表时间:2018/2/8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苏雪飞
[导读]

在这安静且平常的夜晚,
我反复翻弄着日历查看。
匆匆而逝的三百六十天,
余下这点根子倒挺难咽。

一仰脖儿饮尽归家所盼!
满头大汗的火车站,
咬咬牙把我抱进团聚的摇篮,
我没有醉,没有胡言,
等我再返回给你捎来最真挚的特产:
那是大锅里热腾腾饺子的发酵,
那是游子嚼了又嚼思乡的蒸馏,
那是爹娘每每嘘寒问暖的酝酿,
这特产,这坛酒,
唯有一个标签一个字——“家”!

我今天独享的只是去年存封的罢了,
余下的五天,余下的根子,
确实挺难下咽。
难又怎样?难咽也得咽,
因为我需要醉!
我需要它来治疗这几天的失眠!
我要早睡早起,我要精神焕发!
要以最灿烂的姿态,
跪在爹娘面前拜年。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