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

发表时间:2017/12/8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秦浚哲
[导读] 月亮从满天的云彩里钻了出来,终于露出了白晃晃的脸。清冷的月辉便开始洒向这寥阔的苍穹。此刻,我在城市的街心花园散步。忙碌的一天使我终于有了释放的时刻。

月亮从满天的云彩里钻了出来,终于露出了白晃晃的脸。清冷的月辉便开始洒向这寥阔的苍穹。

此刻,我在城市的街心花园散步。忙碌的一天使我终于有了释放的时刻。

临水而建的木桥横跨两岸。凭栏而望,是这座城市的万家灯火。

不知怎么我忽然对人生心存芥蒂。我一直以为自己的世界已经固若金汤,外面的风吹草动,不过是为自己的观念增添了必要的注脚。我稳稳地躲在坚硬的“壳子里”消度余生,窥伺世界。

直到有一天,岚走进了我的生活。

岚是七八岁的小女孩,梳着两条羊角辫,圆圆的脸蛋嵌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就像一抹阳光温暖动人。她是我们班上为数不多的中产阶级家庭的子女。父亲在一家外企上班,年薪可观。而母亲则在自己的店面打理。日子过得丰润而幸福。

有一次,岚忽然问我:“老师,这世界上有天堂吗?”我吃了一惊,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有些茫然失措地说:“有……有的吧!”

她忽然开心地笑了。那笑仿佛全世界都向她敞开了怀抱。

后来听人说岚的母亲生病了,而且病得生活都不能自理。我听了很是震惊,完全不敢相信。所幸自己的言语没有给弱小的心灵带来伤害。

这以后我总是细致地观察岚的一举一动。

有一次学校组织春游,我们跟随团队出发。在驶往目的地的路上,车子突然抛锚。而事发地又显得如此的荒凉。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焦灼等待里,有的小伙伴忍不住哭了。哭声就像染疾,一个接着一个……

此时我注意到,岚平静的脸上,竟然有着成年人的那股坚毅。这是一个七八岁小女孩应有的么?我似乎不能理解。

更令人惊讶的是,她忽然安慰起身边的小伙伴来了。圆圆的脸蛋上,那股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此刻似乎在闪着泪花。


她说:“在困难面前不哭,一定要学会坚强,学会乐观!这是妈妈告诉我的……”

我似乎明白了。

2017年的这一天,天气有些阴冷,光秃秃的树丫上,零星地缀着几片枯黄的叶子,在风中瑟瑟地发抖。我在教务处的门前看到一位中年男子。他背着我,身材略显佝偻。直到我走向房门,他才喊住我,“郁老师——请等——等!”

我这才注意到他的脸庞,原来是岚的父亲。他眼窝深陷,头发蓬乱,完全不像先前认识的那个人了。

“我来……是给岚岚办理……休学手续的。”

我怔住了。

他似乎看出来了,右手迟疑地在空中摆了摆,半晌,终于说:“我……哦不……岚岚的母亲……去了……”

“去了?”

我瞪大眼睛。

“岚岚的母亲在医院的重症病房,去世了……”

我的喉咙像是被狠狠地割了一下,呼吸困难。思绪也跟着恍恍惚惚……

我不见岚已经数月有余。

我无法想象原本一个幸福无比的家庭,却飞来横祸。一家人的命运,从此陷入低谷。岚的母亲,一个坚强乐观的女子,在生命的弥留之际,还不忘把温暖和爱洒向身边的人。尤为痛心的是,岚小小的年纪,就要被迫接受命运的不公。

我在桥面上踱着,月光有些清冷。

这漫无涯际的月色,就像白瓷那样尖锐,让人猝不及防……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