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灵公

发表时间:2017/12/1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孙善光
[导读] 沿着铺就的碎石小路,我信步登上了灵公山。一抹带着秋意的苍绿扑面而来,刺槐、板栗、水松和荆棵组成了层层分明的绿世界。树随风动,涛声如鸣,几许柔情,几许浪漫,油然而生。

那年,我还在城郊一所学校教书。校园之西,有山矗立,名日灵公。一个燥乱心烦的秋日,我进山。

沿着铺就的碎石小路,我信步登上了灵公山。一抹带着秋意的苍绿扑面而来,刺槐、板栗、水松和荆棵组成了层层分明的绿世界。树随风动,涛声如鸣,几许柔情,几许浪漫,油然而生。

在绿意盎然的涛声里有隐隐的歌声传来。那是清脆的童声合唱:“让我们荡起双桨……”循声走去,我见几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手里拿着小鐝头,挎着小竹篮,背着花布包,正朝山顶攀援而去。衬着蓝天白云,绿野,她们像五彩的野花开在半山腰。

“小朋友.你们来玩吗?”

“不,挖药草。”一个扎红纱巾的女孩告诉我,她说她们正在完成老师交给的任务,卖药草挣钱,好顶学费。

“你们都挖些什么药草?”

“丹参,柴胡 … … ”

女孩们毫不避生,争先恐后地问起我一些问题。那个扎着红纱巾的女孩,黝黑的皮肤泛着红润,甜甜地问:“叔叔,你是老师吧?”

“为什么说我是老师?”我有些惊异于她准确的判断力。


“嗯 … … 因为你样子文静,戴一幅眼镜。”想必她们的老师也戴一副眼镜,很文静吧。

我微微一笑,算是认可。这群女孩很快跟我熟络起来。她们是山里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其中有两个女孩热心地把随身的苹果从兜里掏出来递给我,还把心里话说给我听。她们希望自己快长大,早一日升人中学,考上大学,跳出山村到外边的大世界。一个扎羊角辫的女孩调皮地立正站好,学着部队里战士的样子说:“报告老师,穆兰再过六年向你报到。”

“穆兰,你应该行拜师礼才对呀。”穆兰的话刚一出口,一个声音尖细、特娃气的女孩双手抱拳,略欠身子,有意打趣道。

另一个圆脸、眼睛大大的女孩咯咯地笑了起来:“穆兰,你是不会上学的,你应该是替父参军的。”那个女孩也有意打趣穆兰,笑得前仰后合。正直豆蔻年华,多么率真活泼的小天使,她们的天真调皮让我感动,我的眼角不觉有点湿润。

多年了,挣扎在喧嚣浮躁的尘世,一颗书生的敏感孤傲的心已经疲惫不堪,百孔千疮。诸事不顺,心情抑郁,生活于我,真是的一片苍凉荒芜的灰色沙漠。此刻,那颗心似乎恢复了一些柔软。

返回的路上,我遇到了那群孩子的老师,她们正笑着叮嘱孩子们往意安全。她们的笑脸宁静美丽。她们的身后是二十几个男女生,还有无垠的青山。恍惚间,他们的身影已消失在山中,只听见山那边传来嘹亮的歌声,悠悠荡荡,响彻天宇。

那么活泼柔嫩的童心。那么简单写意的邂逅。带给我的,却是最纯粹的感动。

灵公,这是座有灵气的山。我相信。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