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水清肝饮加减治疗更年期肝肾阴虚型便秘经验

发表时间:2017/9/21   来源:《航空军医》2017年第14期   作者:陈雪1 丛慧芳2 申蕾1 王婷婷1 孙博2
[导读] 滋水清肝饮取六味地黄丸与丹栀逍遥散之精髓,对更年期妇女肝肾阴虚型便秘有特殊疗效。

(1.黑龙江中医药大学  黑龙江省哈尔滨  150040;2.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黑龙江省哈尔滨  150001)
摘要:妇女天癸已竭之年,肾精衰竭,且忧思过度,肝郁气结,阴虚内热,营阴暗耗,而至大便燥结。滋水清肝饮取六味地黄丸与丹栀逍遥散之精髓,对更年期妇女肝肾阴虚型便秘有特殊疗效。
关键词:更年期;肝肾阴虚;便秘;滋水清肝饮

        便秘即为排便不畅,秘结难下,或排便间隔时间延长。本病多发于老年人中,尤其以更年期妇女较为常见,且病程较长,不易改善。我师经验认为,因更年期妇女的特殊生理阶段,更年期妇女便秘多以肝肾阴虚为主,治疗不能用以寒凉攻下,而应以滋补肝肾,通利大便为主要治疗方针。在通利大便“辨证论治”的基础上,还应从“整体观念”出发,改善更年期妇女心烦易怒,潮热盗汗,心悸不宁,失眠健忘等症。我师经验是以“滋水清肝饮”加减,来治疗肝肾阴虚型更年期便秘。
        “滋水清肝饮”首见于《医宗己任编》:“凡胃脘痛大便燥结者。肝血虚也。此方主之。逍遥散所不能愈者。此方妙。柴胡白芍熟地山药萸肉丹皮茯苓泽泻上方加归身枣仁山栀名滋肾清肝饮。”[1]后因医家吴仪洛《成方切用》[2]中的解读,后世称“滋肾清肝饮”为“滋水清肝饮”。因“滋水清肝饮”功用为滋肾养阴,疏肝解郁,遂对肝肾阴虚型更年期便秘有奇效。笔者有幸跟师学习,现与大家分享我师治疗肝肾阴虚型更年期便秘经验如下。
        患者于某,53岁,退休。此次因“大便秘结不畅5月”来我门诊二次就诊。


该患现大便不规律,3-5天一排,大便秘结难下,自述口服泻药才能排便,口干口苦,眼睛干涩,多梦易醒,健忘,小便黄,饮食尚可,舌红少苔,脉弦细。辨证为肝肾阴虚型便秘,治以滋补肝肾,通利大便。以滋水清肝饮加减,拟方如下:生地黄35克,山药15克,山茱萸15克,牡丹皮10克,茯苓15克,白芍药15克,栀子15克,酸枣仁15克,当归35克,柴胡10克,枸杞15克,菊花15克,远志10克,夜交藤10克。每日一剂,水煎300ml,早晚分服。并嘱其适量运动,合理饮食,养成良好的作息习惯与排便习惯。7剂后,排便较为顺畅,偶有便干,睡眠改善,情绪好转,口苦眼干减轻。复诊上方加生首乌10克,7剂后,排便自如,诸症皆好转。嘱其上方继续口服14付以巩固疗效,至今该患排便正常,每日一次。
        按语:该患舌红少苔,脉弦细,口干眼干,便干且难排,一派阴血不足之象。《素问上古天真论篇》云:“女子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同,故形坏而无子也”,女子49岁时,肾精渐虚,太冲脉渐衰,精血不足而至天癸衰竭,遂此时以阴虚为主。“肝肾同源”、“女子以肝为先天”,肝血不足,阴精亏少,燥热内结,故大便干硬难下;肝肾阴虚日久,不能上养清窍,故健忘;虚火上扰,心神不宁,故失眠多梦;阴虚失润,虚热内扰则口干口苦,舌红少苔,脉弦细;且肝阴亏虚日久,肝气失于调达,肝郁气滞,故心烦易怒,遂用此方加减。方用三补三泻之六味地黄丸,其中六味地黄丸滋阴补肾、壮水制火;柴胡、栀子、牡丹皮清泻肝火;白芍滋阴养血;茯苓、酸枣仁养心安神;并加枸杞、菊花养肝明目,远志、夜交藤加强宁心安神效果。我师将原方中熟地黄改为生地黄,是因《本草纲目》中记载“女子多血热,宜用生地黄。”所以重用当归,生地以取其润肠通便,滋阴补肾之功效。临床运用中,如遇项背不舒者,可加葛根升阳解肌;胸胁胀痛者,可加厚朴、枳壳宽胸理气;足跟痛者,可加杜仲、寄生补肾壮骨;阴道干涩者,可加菟丝子滋补肝肾。
        总之,在整体观念的基础上,要把握好更年期肝肾阴虚便秘的治疗特点。更年期是妇女生理功能由强逐渐减弱的过程,此时患者心理脆弱,情绪紧张,所以在治疗当中,不仅应辨证论治,因人而异,还应疏导患者,保持情绪积极乐观,并养成良好生活习惯,这样才能使治疗得到最好的效果。
参考文献
[1]清·高鼓峰.医宗己任编[M].北京:学苑出版社,2011:79.
[2]清·吴仪洛.成方切用[M].上海:上海科技出版社,1958:60.
作者简介:第一作者:陈雪,(1990—),女,硕士研究生,黑龙江中医药大学。
通讯作者:丛慧芳,(1962—),教授,主任医师,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