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我的名字注册

发表时间:2017/9/8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韩红运
[导读] 给我起名的父亲早已不在人世了,只有我在他曾播洒过汗水的那块庄稼地里耕耘着自己的人生。其实,每个人都是父母的“商标”,都应该为自己的名字注册...

五十年前的九月十日,我是娘心头的一块肉。辰时,当这块肉掉到那铺着稻草的土炕上,接着又哭出声来的时候,父亲给我起名叫红运。
那时,我家的成份是贫农,我上面有个哥哥,父亲希望我的出生能给这个穷苦的家带来好运气。

不知怎么的,我小时候很傻,三岁时还不会说话,大人喊我名字时,我只是哼哼哼的点头或摇头,急得父亲埋怨娘该不会生个哑巴吧。

四岁的时候,我这个哑巴终于开口了,而且说的第一句话是“dada”(父亲),乐得父亲去庙里烧了三柱香,并给我求了一道长命百岁的符。这是奶奶在我记事时告诉我的,长大后我明白,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把我注册到了这个世界上,法人是父亲,注册资金是父亲对儿子全部的爱。

八岁去上学,老师问我会不会写自己的名字,我说不会。老师就让高年级同学攥着我的手,在我作业本的姓名一栏里写上“韩红运”三个字。我问老师啥是姓名,老师说,姓就是祖宗,你爷爷的爷爷姓啥,你就姓啥,而名是父母给你起的名字。从此,知道了自己的隶属关系,谁是我的祖宗,我又是谁的子孙。我出生时爷爷就过世了,但父亲在祖坟里烧纸钱时,让我在爷爷的坟前磕过头。这是我第一次为自己的名字注册,法人是我自己。

上小学和中学的时候,每学期我都是“三好学生”,而那时父亲是生产队里的“好社员”,年终,我和父亲的奖状贴满一墙,吃三十饭时,全家人都争着念奖状上的名字,每次我的名字都比父亲的多。每到这时,父亲都会把他碗里的肥肉片奖赏给我一块,我吃着,父亲乐着。在印象里,我注册的名字第一次为我带来了这么多的荣誉和财富。

十八岁生日那天,父亲说,你长大了,要嫌乳名不好听,就自己改个大名吧。在族谱上父亲那一茬人排“魁”字,我这一辈排“青” 字,下一辈排“书”字。我想了想,说,不改了,乳名就是我吃奶的时候给起的,我这一辈子都用你给我起的这个名字。


让我的名字真正自立自强的是1989年。这一年,父亲用大半生积蓄盖了三间大瓦房,并把它分给了我。这一年,我的名字写在了结婚证、房产证和户口本上,尤其是父亲户口本上我名字后面的“次子”变成了我户口本上的“户主”,我在父母的缕缕白发里把自己的名字注册成了一个大男人。

有句老话说得好,三十岁以前看父敬子,三十岁以后看子敬父。父亲是个忠厚热心的人,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那怕撂下地里的活,也要去帮用忙,在十里八乡人缘极好。乡下一般人都手头紧,借钱是一件很为难的事,可我到别人家一张口说是谁谁家的,准不能空手而回。后来,我学着父亲的样子为人处世,在我多年不在家的日子,父亲有事找年轻人帮个忙时,一提我的名字,保准一点不差事。父亲的名字是我的名片,我的名字是父亲的名片。

我的名字与一串串数字有关。1379653和后面的四位数是我的手机号,再豹子号我也不换,只要你不拔错号,就能找着我。232602和后面的12位数是我的身份证号码,它证明我是个俗人,但是个好人,你在唾沫星里找不着他,在公安部门的通辑令上更找不到他。164022是我的邮政编码,你想我的时候,你有事要帮忙的时候,就写封信寄给我。

我的名字与一个个地名有关。中国是我的国籍,陕西商州是我的籍贯,北大荒是我的第二故乡,也就是我现在的居住地。走到哪里,我就把名字带到哪里,在哪里生活,我就把名字注册在哪里。

为我的名字注册,我的名字是我的护身符。

为我的名字注册,我的名字是我安身立命的尺度。

为我的名字注册,我的名字是岁月在匆忙中开给我的幸福处方,我和我的名字一起拥抱爱、拥抱世界。

当我这样想的时候,给我起名的父亲早已不在人世了,只有我在他曾播洒过汗水的那块庄稼地里耕耘着自己的人生。其实,每个人都是父母的“商标”,都应该为自己的名字注册,把自己注册成父母的心头肉,把自己注册成祖国大地上的一颗好庄稼。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