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深化中共党史研究的几点思考和建议

发表时间:2017/9/7   来源:《教育学》2017年7月总第123期   作者:贾亚娟
[导读] 党史研究工作是其他部分的立身之本和主要任务。党史研究工作的好坏是要从党史研究的水平和成果上面来看的。

陕西体育博物馆 陕西 西安 710065
        摘 要:“党史”研究应当抓大放小,以中国共产党的重大政策与重大事件作为研究对象,倾全力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各项重大纲领、政策、方针与运动,用复杂的研究方法全面阐释重大政策及历史事件的决策过程和影响深度。
        关键词:党史 方法 决策
        党史研究工作是其他部分的立身之本和主要任务。党史研究工作的好坏是要从党史研究的水平和成果上面来看的。近几年来,我们党不但总结了许多党史的宝贵经验,同时还创造性地把这些宝贵经验应用于我们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当中,抓住了许多党史重要人物和纪念党史重要事件的契机,把党史教育学习工作开展起来,把宣传教育工作做得有声有色,取得了显著的效果。在同中国共产党人付出的贡献以及在人民中的崇高威望相比,我们党史研究成果的数量还有质量是不相称的,与中央要求和人民期望还有一定需要努力的空间。我们要统一思想、见诸行动,一定要充分认识加强党史研究的重要意义,坚持不懈把深化党史研究作为第一位任务抓紧抓好。
一、坚持正确的历史观
        史学的核心问题是历史观。站在不同的立场上有着不同的历史观,就会对客观历史现象做出不同的评价和判断。中共党史研究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为指导,确保党史研究的正确方向。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揭示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推动着人类社会的发展等基本原理,由此向人们提供了科学解释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理论武器。恩格斯指出,唯物史观作为马克思的两个最伟大发现之一,它使“整个世界历史观上实现了变革”。列宁说:“自从《资本论》问世以来,唯物主义历史观已经不是假说而是科学证明了的原理……是唯一科学的历史观。”中共党史研究不仅是一门研究中国共产党历史、揭示近现代中国社会运动规律的科学,还是一门具有鲜明党性和阶级性的科学。只有以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为指导,才能真正实现党性和科学性的统一,才能增强政治敏锐度和政治洞察力。
二、继承和发扬中国传统史学关于史料搜集、整理、考证、利用的理论和方法,夯实党史研究的资料基础
        中国传统史学是在对史料进行搜集、整理、考证、利用基础上形成和发展起来的。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史家就已经认识到文献史料在帮助人们认识历史方面的重要作用。孔子著《春秋》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矣;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矣。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此后,史料在历史研究中具有重要的基础作用成为历代史家的共识。随着中国史学的不断发展,文献学、版本学、目录学、校勘学、考据学、辨伪学、辑佚学、史源学等关于史料研究的学问应运而生,形成了一整套关于史料搜集、整理、考证、利用的理论和方法。中国史学也因为有了这些理论和方法的支撑而更为突出地显示出客观性、真实性、可信性,在世界史学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的实践中,形成了大量档案文献和其他多种多样的历史资料。随着党的事业的不断发展,新的史料还将不断产生。搜集资料、考证文献、整理档案,成为深化党史研究的重要环节。党史研究者应当继承和发扬中国传统史学关于史料搜集、整理、考证、利用的理论和方法,根据学科自身特点,以新的眼光和视角,创新党史资料征编手段、方式、载体,有计划、有重点、有针对性地加大征编力度,扩大选材范围。要在大量占有第一手资料基础上,以历史的眼光和科学的方法进行编选、分析、考证和利用,以更加丰富的史料为深化党史研究提供殷实的“家底”。
三、关于人物的研究
        历史的主体是生活在时空范围内的人,历史就是由过去所有生存过的人及其活动所构成的。中国史学历来重视对于历史人物的研究。以人物为中心的纪传体,是中国传统史学尤其是正史中最主要的记述体裁。著名学者钱穆甚至直言“可谓中国史学,主要乃是一种人物史”,由此可见人物研究在史学中的分量。同样,党史人物研究也必须是党史研究的重要内容。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革命、建设、改革的波澜壮阔历史进程中,涌现出无数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和各条战线、各个领域的英雄模范人物和专业人才,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和宣传。对党史人物的研究虽然不能代替全面的党史研究,但却能使党史研究大为丰富、深入且生动、具体。正确记述、准确分析和科学评价重要党史人物的思想和行动,是正确认识和记载党的历史的题中应有之义。历史是以人为基本元素来记载的,记载的对象有个人也有群体。因此,历史人物研究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研究个人的历史,另一类是研究由个人所组成的群体的历史。党史人物研究也要既重视个人的历史,又重视群体的历史。个人的历史可以是党史人物的个人传记,也可以是个人某一时期言行的记述如年谱、文集、回忆录、日记、书信、音像资料等,或留下个人信息的文物如照片、绘画、器物、活动遗迹等。群体的历史类别很多,可以是按照工作关系形成的群体的历史,如红一方面军历史、新四军历史等;也可以是按照血缘等关系形成的群体的历史,如党史上著名的革命夫妻、革命家庭的历史,又如改革开放中涌现出来的一些有典型意义的家族企业的发展史等。搞好党史人物研究,首先要在全面掌握党史人物生平事迹基础上,坚持用唯物史观全面认识和评价党史人物,实事求是叙述和分析党史人物,从主流、大节上看党史人物的社会实践是不是符合历史前进方向,有没有超越前人的创造和贡献。要客观地认识和记述党史人物的过错,科学分析其中的主客观原因和历史局限性,既不苛求前人、不求全责备,也要分清是非、明确责任,使人们认识和了解党史人物的真实面貌,从中吸取经验教训。
四、要实现研究方法的现代化
        理念需要求助于方法才能付诸实践,因此,现代化的指导理念必须通过现代化的研究方法才能得到具体展现。这里所说的现代化的研究方法,对于坚持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的研究者来说,就是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因为它是经久不衰的研究方法,具有极强的现代性。当然,在实际研究中,还应该借助于其他具有现代性的研究方法。这方面不是单指那些以前很少使用的新的研究方法,也包括很早之前就存在,只是后学的研究者很少用到的具有现代性的方法。研究方法的现代化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搜集资料方法,二是处理资料方法,三是内容研究方法。在搜集资料方面,主要是查找原始档案、文件、报刊、人物文章和著作、日记、回忆等。可以把查找的材料输入电脑以备用,如果是大型题目也可以编成资料集以供自己或别人使用。研究比较近的历史问题,还应该采用问卷法、访谈法、田野调查法等。这些方法并不是新兴事物,毛泽东早在土地革命时期就曾经深入寻乌和兴国等农村地区进行田野调查,写出《寻乌调查》和《兴国调查》这样现实性强、史料充分的文章。但是这些方法具有很强的现代性,因为问卷的填答者,访谈、田野调查的对象是时代性的,这样就使得这些研究方法拥有了持久的生命力。尤其是在社会史研究方面,问卷、访谈、田野调查更具有无可替代的优越性。当然,使用这些资料一定要慎重,它们同回忆性资料一样,难免会受到当事人的主观意愿的左右。在处理资料方面,主要是考证、辨伪、校勘等。比如,日记属于第一手资料,一般可直接使用,但也需要参照一下其他史料。尤其在战争中写的日记,往往可能是追记,使用时需要慎重。在内容研究方面,主要是进行辩证的分析,即从不同性质矛盾发展变化的角度分析。同时,也可以引用一些数据,采用定量分析的方法来增强论证的逻辑性和说服力。例如考察新一届政府的工作重心,其中一种方法就是将其政府工作报告输入SPSS软件(调查统计等行业的统计分析软件)中,考量主要词汇的出现频率,并结合报告内容来展开分析。另外,还可以运用多学科的理论、方法和成果从整体上对某一课题进行综合研究。例如研究大学生党员对党组织的认同问题,就可以运用心理学的知识进行分析;研究党的思想政治教育的历史演变,就可以将教育学的知识与党史相结合展开研究。
        随着改革的深入,中国社会呈现多元化的趋势,“多元化”与“复杂性”越来越成为我们这个社会的本质与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征。而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一系列重大政策与事件的复杂的博弈过程也就成为我们汲取养料的源泉所在。我们并不期望自己的研究能够直接作用于当前的政策制定,如果政策制定者能够从“新党史”研究中得到启发,我们便完成了自己在实践层面的任务及使命。
参考文献
[1]胡锦涛 在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
[2]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3]吴志军 一九七九年:中共党史研究学术化进程的起步[J].中共党史研究,2010,(4)。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