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之镜》:鲍德里亚对马克思的再思考

发表时间:2017/9/5   来源:《知识-力量》2017年7月下   作者:陈美杰
[导读] 文中通过鲍德里亚对马克思的商品的交换价值和使用价值以及劳动异化思考的“深刻”理解来更准确地把握马克思的理论内涵。

陈美杰[ 陈美杰(1992——),女。吉林大学哲学与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2015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辩证法理论。]
        (吉林大学 ,吉林长春 130012)
        摘要:鲍德里亚在《生产之镜》中认为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的思考仍未脱离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体系。文中通过鲍德里亚对马克思的商品的交换价值和使用价值以及劳动异化思考的“深刻”理解来更准确地把握马克思的理论内涵。
        关键词:鲍德里亚;劳动异化;生产;

        鲍德里亚在1973年发表的《生产之镜》是反对马克思主义的一篇论著。他质疑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的认识是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另一种反映,必须彻底破除,打破“生产之镜”。
一、马克思主义的异化劳动思考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指出,为了满足人的生存需要而进行的物质生产活动是人类历史的前提。在此基础上,随着生产活动程度的提升以及劳动分工的普遍化和细化,出现了普遍性的社会总劳动和一般的抽象劳动。“劳动作为使用价值的创造者,作为有用劳动,是不以一切社会形式为转移的人类生存条件,是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交换即人类生活得以实现的永恒的自然必然性”。但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劳动异化为被迫的、为满足生存需要而进行的雇佣劳动行为。劳动产品异化为商品,通过交换获得利润,因此商品的使用价值服务于交换价值的实现。这种异化使劳动力也成为商品进行买卖。进而资本家对工人生产的产品、工人的劳动力还有工人自身进行压迫统治和奴役支配,这种异化是资本主义社会特有的历史现象。马克思通过生产活动和革命手段对异化劳动进行扬弃,以追求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极大丰富、每个人自由而全面发展的共产主义社会扬弃资本主义社会,使劳动真正成为人的本质力量,把工人从资本主义不平等的经济政治体系的压迫和奴役中解放出来。
二、鲍德里亚对马克思的思考
        (一)交换价值和使用价值的颠倒
        消费社会的来临,使消费从一种被动的需要的满足变成“一种关系的主动模式,它是一种系统性活动的模式,也是一种全面性的回应,在它之上,建立了我们文化体系的整体”[鲍德里亚: 《符号政治经济学批判》,夏莹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第222页.]。人们的消费不是生产决定,是盲目非理性的消费诱惑产生的异化需要,而需要在马克思作为人类发展的前提和动力。但“人真有需要吗?人要保证需要的满足吗?”。
        鲍德里亚讨论了劳动力的价值和使用价值:“与劳动力的量的可计算性相反,劳动力的使用价值只具有质的潜能……从根本上看,它是一种(生产的)消费行为;在其一般过程中,它都保持着自己的唯一性。在这个意义上,劳动力是不可比较的。


”他将马克思劳动力的价值和使用价值脱离具体语境,认为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劳动力可计算,且具体劳动产生的使用价值是具体的、特殊的和不可比较的;抽象劳动产生的交换价值,是抽象的、一般的和可以比较的。在此基础上, 抽象劳动对不同人类实践的具体劳动实现统一的量的比较,从而“正是劳动力商品抽象的和形式的普遍性支撑着质性劳动的‘具体’普遍性”。
        鲍德里亚指出马克思在区分交换价值和使用价值时的理论弱点,即“使用价值的假设――假设具体价值超越抽象的交换价值,商品的人类意义存在于它对主体的直接有用性关系这一时刻――仅仅是交换价值体系的结果,使用价值是从交换价值体系中产生和发展的。”[鲍德里亚:《生产之镜》,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年版,第3页.]他反对离开交换价值体系谈人类学意义上的使用价值,认为使用价值是从交换价值体系中发展,以歪曲的、抽象的形式产生的资产阶级效用价值体系。在马克思的理论中,劳动生产非历史地对社会的发展起着基础作用。而这种生产效用的价值体系正符合资本主义的价值逻辑,他把“经济学的理性方式普遍化了,并作为人类生成的一般模式推广到整个人类历史中”。马克思如何彻底的认识资本主义也仍是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幻象。
        (二)异化的劳动观:劳动的伦理学和非劳动的美学
        马尔库塞指出:“……劳动的负担性归根到底表现为人类存在本质中的否定性:人只能通过自身的他在才能达到自身,只有通过‘外化’和‘异化’才能达到自身。”即马克思的劳动是人的本体论基础。鲍德里亚以此把马克思的劳动概念引申为劳动的伦理学和非劳动的美学。“将劳动看作是价值,看作是自身的目的,看作是绝对命令,劳动失去了它的否定性,被提高为绝对价值”。这与马克斯·韦伯的基督教新教伦理指导人们用劳动完成上帝对个人在尘世间的目的性质相同,通过劳动异化而实现自身。此外,“在马克思主义思想的精髓处,与劳动伦理相对立的是非劳动的美学或游戏,其基础是量与质的辩证法……在共产主义社会,这将是明确的质的转变:异化劳动的终结和人类自身力量的对象化。”劳动的伦理学可以异化为非劳动的美学,作为摆脱了异化状态的劳动“只是劳动的延续,游戏不过是对劳动强制性的审美升华”,这仍是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幻化。
三、鲍德里亚对马克思的再思考
        鲍德里亚对马克思理论的颠覆和认知值得深思,新颖的视角更深刻地理解马克思理论。但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研究从未脱离具体历史条件谈论某个概念,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理论是在商品生产与交换的过程中进行的,商品的交换价值因商品自身的有用性,不存在脱离商品使用价值的交换价值,劳动力的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是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剥削和被剥削关系中建构的,共产主义社会中也将不复存在。此外,鲍德里亚通过对马尔库塞对马克思劳动异化的错误解读而证伪马克思理论,进而指出处于政治经济学领域之外的游戏、非工作或非异化的劳动受没有目的的目的所统治。因此适用于所有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含蓄意指。这种思考没能深入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经济生活中,自然不能取得成功。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 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6卷[M].人民出版社,1995(26)
[2] 鲍德里亚.生产之镜[M].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2
[3] H·马尔库塞.现代文明与人的困境[M].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社,1989:218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