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基于认知行为疗法的综合干预方式在2型糖尿病合并抑郁患者中的应用

发表时间:2017/8/31   来源:《中国医学人文》2017年第6期   作者:崔茜 严婷(通讯作者)
[导读] 让患者对疾病建立正确的认知,掌握有效的应对策略,坚持科学的生活方式,提高自我管理能力和依从性。

(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
  摘要 目的:探讨认知行为疗法的综合干预方式对2型糖尿病合并抑郁患者的应用效果。方法:选取2015年1月-2015年6月我院内分泌科住院的2型糖尿病合并抑郁患者150例,通过随机数字表方法分成对照组和观察组,每组各75例。对照组采用常规护理及健康教育,观察组采用认知行为疗法的综合干预,并持续7周。结果:7周后,对照组患者空腹血糖(FBG)、餐后2h血糖(PG2h)、糖化血红蛋白(HbA1c)与观察组患者进行比较,两组间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比较两组糖尿病知识测试问卷(DKT)得分情况,对照组和观察组的得分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比较两组糖尿病自我管理水平,对照组和观察组糖尿病自我管理水平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认知行为疗法综合干预方式有利于2型糖尿病合并抑郁患者血糖的控制,显著提高患者的疾病认知水平及疾病的自我管理能力,从而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
  关键词 认知行为疗法;综合干预;2型糖尿病;抑郁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effect of comprehensive intervention of cognitive behavior therapy on type 2 diabetes patients with depression. Methods: 150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combined with depression in our hospital from January 2015 to -2015 in June were selected and divided into control group and observation group by random number table, each group had a total of 75 patients with. The control group received routine nursing and health education, while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treated with cognitive behavior therapy for 7 weeks. Results: after 7 weeks, patients in the control group, fasting blood glucose (FBG), 2h postprandial blood glucose (PG2h), glycosylated hemoglobin (HbA1c) were compared with the patients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between the two groups (P0.05); compared two groups of diabetes knowledge test (DKT) score situation, the control group score difference and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the level of self-management of diabetes between the two groups,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observation group diabetes self-management level.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Conclusion: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intervention is beneficial to control blood glucose i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complicated with depression, significantly improve the cognitive level of disease and disease self-management ability, so as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life of patients.
  Key words: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comprehensive intervention; type 2 diabetes ; depression
  糖尿病(diabetes mellitus,DM)是一种与生活方式相关的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发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1]。据报道,20岁以上的人群中糖尿病患病率约为9.7%,而2型糖尿病发病率在糖尿病发病率中占90%,且用于2型糖尿病及其并发症的医疗支出每年高达187.5亿元[2.3]。糖尿病病程较长,并发症也较多,常常给患者心理上带来不良的影响,糖尿病患者中的抑郁、悲观情况显著高于一般人群。有数据显示,糖尿病患者各种心理疾病发病率为30%-50%,而抑郁症发病率约为33%[4]。可见,糖尿病与患者心理因素相互影响。研究表明,重视患者的认知行为上的综合干预,能够促进患者坚持治疗,从而提高其生存质量[5]。本研究对2型糖尿病合并抑郁患者进行认知行为疗法的综合干预,旨在拓展2型糖尿病患者合并抑郁患者护理干预新方向和提供科学依据,现报道如下。
  1. 对象与方法
  1.1对象
  选取2015年1月-2015年6月我院内分泌科住院的2型糖尿病合并抑郁患者150例,通过随机数字表方法分成对照组和观察组,每组各75例。其中男性53例,女性27例;年龄36-78岁,平均年龄(63.07±6.61)岁;本组患者空腹血糖(FBG)为8.9-11.2mmol/L、餐后2h血糖(PG2h)为13.6-15.2mmol/L、糖化血红蛋白(HbA1c)8.4-10.9mmol/L。对照组和观察组一般资料情况进行比较,两组间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纳入标准:(1)年龄≥18岁;病程≥3年。(2)住院2型糖尿病患者,符合WHO1999年提出的糖尿病分类及诊断标准。(3)由2名受过量表培训的护士行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D)评估,选评分在8-24分之间的轻、中度抑郁患者,且不进行药物治疗。(4)有一名家属与其同住,文化程度小学以上,会使用电脑,且愿意配合并参加本研究。(5)意识清楚,有阅读能力与研究人员沟通无障碍。(6)知情同意,自愿参加本研究。排除标准:(1)患有严重心、脑、肝肾及神经系统并发症。(2)有精神疾病的患者。(3)正在参加其他研究课题的患者。
  1.2方法
  对照组患者采给予常规护理。观察组采用认知行为治疗为基础与强化健康教育(医院联合家庭教育模式)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干预,内容如下:(1)全面评估:入院当天由专科护士与研究对象进行一对一的谈话,了解患者的心理及导致心理异常的因素,针对造成患者抑郁心理的因素运用不同的方法如鼓励、心理疏导、解释、安慰等,建立良好的护患关系,消除负性情绪,增强治愈的信心。(2)完善家庭支持系统:由责任护士与研究对象的家庭成员进行交流,签署家庭参与协议书,建立家庭支持档案,构建信息交流平台。家庭成员全程参与研究对象的学习过程。(3)认知重建:入院次日,研究对象与家庭成员共同参与由糖尿病专科护士以讲课的形式开展的健康教育课程,同时发放健康小册子、书刊、宣传材料,其中讲课内容包括:糖尿病的发生机制、治疗方法及原理;胰岛素注射和自我血糖监测技术。课程中邀请血糖控制良好,自我管理及依从性好的患者现身说法,讲解自己患病及控制的过程与方法,鼓励研究对象积极面对疾病,主动配合治疗。(5)情绪调节:每周三次,每次30分钟,采用深呼吸放松训练、想象放松训练、音乐疗法以提高患者应对疾病心理能力,缓解抑郁的情绪。(6)行为改变:营养师及糖尿病专家为研究者制定健康食谱及运动计划。责任护士讲解糖尿病日记记录的意义及方法,指导研究对象及家属糖尿病日记的记录,研究对象每日记录,饮食、运动、血糖监测、情绪状况,写明负情绪发生原因、时间、自我感受及应对方式。护士每日评定患者的日记,根据研究对象提供的动态资料,及时纠正患者不良情绪、行为,应用奖励法、自信心训练法进行行为的巩固和强化。引导家属共同监督研究对象,适时提供科学规范及可行性强的健康教育,帮助研究对象建立健康的生活及行为方式。(7)回顾:出院前帮助研究对象回顾自己行为的改变,强调出院后行为保持的重要性。指导家庭成员多给予关心、理解、支持与照料,履行家庭义务和责任。(8)护理延伸:出院后研究对象或家庭成员每周通过信息交流平台与责任护士进行交流,护士通过研究对象的糖尿病日记了解患者的情况。每月由专科护士电话随访研究对象,根据患者的动态情况,给予针对性的指导。每个季度患者到医院监测空腹和餐后2h血糖、糖化血红蛋白、血脂、血压等。由专家重新评估患者的情况,的指导,保证健康教育并给于相应的系统性、连贯性。保持健康的生活及行为方式的长效性。
  1.3评价指标
  7周后,比较两组患者空腹血糖(FBG)、餐后2h血糖(PG2h)、糖化血红蛋白(HbA1c)生化指标。
  糖尿病知识测试问卷(DKT)量表中文版[6]:该量表Cronbacha系数为0.70。知识掌握的水平分级:﹥20分为好,20-15分为一般,﹤15分为差。
  采用Deborah的糖尿病自我管理量表[7]:该量表Cronbacha系数为0.78。总得分最高分为35分,单项最高分为7分。自我管理评分分级方法是:﹥28分(单项﹥5.6分)者为好,21-28分者为一般,﹤21分(单项﹤4.2分者为差)。
  1.4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8.0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计量资料结果用?x ±s表示,采用t检验分析两组间的差异。计数资料采用?2检验,检验水平?=0.05。
  2. 结果
  2.1两组患者FBG、PG2h、HbA1c水平的比较
  表1 7周后两组患者FBG、PG2h、HbA1c水平的比较(mmol/L, ?x ±s)

  2.3干预前后观察组DKT评分的比较
  表3干预前后观察组DKT评分的比较(分,x ±s)

  2.5干预前后观察组Deborah糖尿病自我管理评分比较
  表5 干预前后观察组Deborah糖尿病自我管理评分比较(分,x ±s)

  3. 讨论
  糖尿病合并抑郁症是一种身心疾病,不仅严重影响着患者糖尿病的病情,延缓健康转归,还影响着患者心理健康、社会交际及职业能力等[8]。随着现代医疗模式的快速发展,在疾病的治疗过程中,由以疾病为中心的传统医疗模式逐渐转向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有学者认为,通过实施心理干预,可提升患者糖尿病认知水平,进而提高了治疗依从性,增强了信心,缓解了患者的抑郁、焦虑等负性情绪[9]。因此,对糖尿病患者给予药物治疗的基础上,如何实施有效的心理干预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Behavioral Therapy,CBT)是一组通过改变思维或信念和行为的方法来改变不良认知,达到消除不良情绪和行为的短程心理治疗方法[9]。认知理论可使人们改变认知从而纠正不良的情绪和行为,而行为也影响着人们的认知,可使认知发生改变[10]。不良行为和情绪的形成,源于不良的认知,通过对患者心理疏导来改变不良的认知和信念,才能改变患者的不良行为。因此,从对2型糖尿病合并抑郁患者重新构建认知结构,促进良好的情绪和行为是必要的。
  对于2型糖尿病合并患者来说,焦虑是常见的症状,而抑郁与不良的糖代谢控制呈显著相关。而通过对患者的认知行为干预,可提高患者对疾病知识的认知水平,从而改变其态度和行为,对血糖的控制有着积极的作用。本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经过7周的认知行为疗法的综合干预,观察组患者的FBG、PG2h、HbA1c均低于对照组,且两组间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这与王欣[1]、马金秀研[11]究结果相符。另外,观察组患者通过认知行为疗法干预后,其对糖尿病认知水平显著高于对照组患者常规护理后的认知水平,且两组间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糖尿病患者病程较长,疾病的自我管理是一项长期的工作,需要靠有效的干预方案促使患者改变不良的生活方式,同时还应在医护人员的引导下循序渐进的予以纠正。患者对疾病的自我管理能力的提高,可有效控制血糖以及提高治疗依从性,促进患者健康转归,提高其生活质量。本次研究发现,通过认知行为干预综合疗法,以及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干预后观察组患者自我管理能力优于干预前,且两组间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糖尿病的控制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治疗而是系统的管理。本研究旨在善代谢异常和抑郁症状,使患者及早摆脱不良心理,恢复自信,提高生活质量。对2型糖尿病合并抑郁的患者进行综合干预,让患者对疾病建立正确的认知,掌握有效的应对策略,坚持科学的生活方式,提高自我管理能力和依从性。
  参考文献
  [1] 王欣.团体认知行为干预在2型糖尿病护理中的应用[D].河南大学,2012.
  [2]  陈兴宝,唐玲,陈慧云,等.2型糖尿病并发症对患者治疗费用影响评估[J].中国糖尿病杂志,2003,11(4):238-241.
  [3] Yang W,Lu J,Weng J,et al.Prevalence of diabetes among men and women in China[J].Engl J Med,2010,362(25):1090-1101.
  [4] Hampson S E,Skinner T C,Hart J,et al.Effects of educational and psychosocial interventions for adolescents with diabetes mellitus:a systematic review[J].Health Technol Assess,2001,5(10):1-79.
  [5] 黎倩,廖运先.心理干预对糖尿病患者负性情绪及血糖控制的作用[J].护士进修杂志,2007,22(10):933-934.
  [6] 陈霭玲 ,张振路,廖志红,等.糖尿病病人自我管理水平和生存质量相关性研究[J].中国行为医学科学,2006,15(5):434-436.
  [7] Chasens E R, Korytkowski M, Sereika S M, et al. Effect of poor sleep quality and excessive daytime sleepiness on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diabetes self-management[J].Diabetes Educ,2013,39(1):74-82.
  [8] 龚伟伟.重要结合心理干预治疗2型糖尿病抑郁症等临床研究[D].南京中医药大学,2008.
  [9] 张帆.认知行为疗法在大学生心理辅导中的应用研究[J].四川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26(2):131-134.
  [10] 许若兰.论认知行为疗法的理论研究及应用[J].成都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14(4):63-66.
  [11] 马金秀,容桂荣,陈运香,等.认知行为疗法对2型糖尿病住院患者健康行为方式选择的临床研究[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0,26(7):4.
  作者简介:
  崔茜  工作单位: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  学历:本科  职称:护师通讯作者姓名:严婷  工作单位: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  最高学历: 本科(研究生在读)
  职称:主管护师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