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幼儿雾化吸入治疗的护理现状

发表时间:2017/7/20   来源:《航空军医》2017年第9期   作者:李团员
[导读] 选择合适的雾化方式和药物,并采取有效的护理干预措施,提高患儿治疗依从性,提高治疗效果,促进患儿早期康复。
 (兴安县妇幼保健院  广西兴安  541300)
  摘要:雾化吸入主要是利用雾化装置使得药物转变为细小的雾粒,并悬浮于空气中,达到湿化呼吸道粘膜、解痉、祛痰、抗炎等效果,属于全身治疗的补充方案,另外,该类方式也是一种局部用药方案,具有给药剂量少、定位准确、不良反应小、使用方便等优势。本文从雾化吸入方式、环境准备、雾化吸入时间、雾化吸入频次、药物选择、体位摆放等方面总结了0至3岁年龄组的婴幼儿雾化吸入的护理现状,为今后的临床工作提出了一些建议。
  关键词:雾化吸入;婴幼儿;护理现状
  雾化吸入主要是依据气体射流原理悬浮微小雾粒于气体中,当形成气雾后将其输入人体呼吸道并对呼吸道进行湿化、药物吸入等进行临床治疗,相比传统口服药物治疗方式,雾化吸入可直接与病变部位相接触,并具有药效迅速、给药剂量小、无创伤、不良反应少等优势[1-2],另外,婴幼儿在不同的状态下均可进行雾化吸入治疗,包括睡眠、休息、输液等[3],婴幼儿与其家属易于接受。近些年来,随着雾化吸入方式在临床上的普遍应用,在各个方面该项方式均获得了一定的进展,现将婴幼儿雾化吸入护理现状情况叙述如下。
  1 雾化吸入环境
  护理人员应保证室内环境的清新,控制室内合适的空气温度与湿度,防止寒冷的气雾吸入后引发小儿出现气管痉挛现象,导致出现喘息、通气不足等,通常情况下室内温度与湿度分别设置在25-27摄氏度与50%-60%之间[4]。
  2 雾化吸入方式
  2.1 空气压缩
  该类雾化吸入方式主要以压缩空气为驱动力,将药液进行雾化处理后进行雾化吸入治疗,通常情况下药物微粒直径在3-6μm之间[5],并依据人体的实际呼吸容量进行调节变化,保证每位婴幼儿能够进行科学合理的雾化吸入治疗。
  2.2 超声
  该项雾化吸入方式可利用超声波将药液转变为气雾[6],并进入人体的呼吸道进行雾化吸入治疗,同时能够依据雾量大小进行适当的调节,另外,雾化器可产生热能,能够对雾化液及时进行加温处理,保证婴幼儿吸入舒适、温暖的气雾。由于该项雾化吸入方式产生的雾化液在3.7-10.5μm之间[7],直径较大,导致分析进入人体后容易黏附于气道壁与口腔部位,能够充分湿润人体气道表皮细胞,但是该项雾化吸入方式同样存在一定的弊端,若黏附时间过早将明显减少达到深部的雾化流量。且超声雾化产热,影响激素活性。有学者表示[8],雾粒密度大,低氧;水雾多于药雾,药雾在底层,输出少;雾粒直径偏大,适用于上呼吸道感染疾病。由此可知,该项治疗方式较适用于上呼吸道感染疾病。超声雾化器材价格便宜,对于上呼吸道感染的患儿经济上易于接受。
  2.3 氧驱动  该项雾化吸入方式可在氧气的作用下将雾化液置入人体气道,形成的雾气分子直径仅为2-4μm之间[9],容易进行沉降。黄立敏等[10]对小儿肺炎婴幼儿分别采用氧驱动与超声波雾化吸入方式进行治疗,结果表明,比较两组婴幼儿雾化吸入后的咳痰消失时间、肺部干湿啰音消失时间、控制咳嗽等方面均无明显差异,但是比较两组雾化吸入方式在改善气促症状方面的差异较为显著,P<0.05,显示采用氧驱动雾化吸入的疗效更佳,可有效改善婴幼儿各项临床症状,对于婴幼儿喘息急性发作、呼吸困难的患儿,以氧驱动雾化给药为宜,流量:6-8L/分[11]。此类射流雾化材料价格相对较贵。
  3 雾化吸入频次、时间
  护理人员可依据婴幼儿体温、咽喉部充血水肿状态、痰液黏稠度、咳喘等情况合理进行雾化吸入治疗[12]。通常情况下,雾化吸入间隔时间控制在1-6小时之间,每次雾化吸入时间控制在10-20分钟之间,每日治疗2次。张利国等[13]认为,对重型小儿气管炎、急性喉炎等疾病婴幼儿应给予超强雾化吸入治疗方案,即首先进行持续雾化吸入治疗(20-30分钟),并严密观察婴幼儿病情,等到婴幼儿呼吸困难等症状好转后可转变为维持方案雾化吸入治疗,每日雾化吸入间隔时间控制在30分钟左右,每次持续10-15分钟,连续进行雾化吸入治疗3-4次后,再间隔1-2小时进行雾化吸入治疗,次日雾化吸入治疗次数改为4次,第三天改为2次雾化吸入治疗,通常情况下,临床上可依据婴幼儿实际病情将每日雾化吸入治疗次数控制在1-8次之间。
  4 雾化治疗药物
  儿童呼吸道疾病常用雾化药物中,吸入激素:布地奈德(商品名普米克令舒)。全身激素:地塞米松(无亲水基团,难通过细胞膜与激素受体结合,不易发挥局部抗炎作用,不常规推荐)。支气管舒张剂:沙丁胺醇、特布他林。黏液溶解剂:盐酸氨溴索、α-糜蛋白酶(有效性尚须进一步证实)[14]。布地奈德是目前世界卫生组织认可,用于雾化吸入的新型药物,具有较强的局部抗炎作用。盐酸氨溴索相对于传统的α-糜蛋白酶具有更有效的排痰、清理呼吸道、解除支气管痉挛、缩短疗程的作用,且未见不良反应的发生,值得临床推广。盐酸氨溴索还能使抗生素在肺组织浓度升高,增强杀菌能力,缩短治疗时间,婴幼儿因其生长发育的特殊性,宜选用安全性高,毒副作用小的药物治疗。
  吴彩霞等[15]将62例支气管肺炎患儿纳入实验研究,并给予盐酸氨溴索药物进行雾化吸入治疗,结果显示,该类药物用于小儿支气管肺炎的临床治疗中可获得十分显著的疗效,及时改善呼吸道症状,药物安全性高,毒副作用小。古家常等[16]分别对喘息型支气管肺炎患儿采用氨溴索联合普米克令舒进行雾化治疗,并分别采用氧驱动雾化吸入与静脉滴注方式进行临床干预,结果显示,相比静脉滴注给药方式,氧驱动雾化吸入可获得更加显著的临床疗效。逯霞等[17]分别采用布地奈德与喘可治进行雾化吸入治疗,结果显示,喘可治的临床疗效更为显著,可使得小儿呼吸道抵抗力得到明显的增强,及时改善呼吸道感染情况。Chen S.Tsai,Rong等[18]对50例急性喉炎患儿进行临床研究,并分别采取地氢化可、地塞米松、布地奈德混悬液进行雾化吸入治疗,同时严密观察患儿各项临床症状与体征的变化情况,结果表明,采用布地奈德混悬液进行雾化吸入治疗的患儿的临床疗效明显优于其他两组,由此可知,对小儿喉炎患儿给予布地奈德混悬液进行雾化吸入的疗效确切,可作为优先采用的药物。
  5 雾化体位
  除了选取安全有效的雾化药物以外,雾化吸入的体位选择也对患儿治疗效果具有一定的影响。采取半卧位进行雾化吸入治疗,嘱咐婴幼儿家属让患儿斜靠在左臂弯部位,并告知婴幼儿家属右手扶住雾化面罩利于雾化吸入治疗[19],若出现婴幼儿哭闹不安不配合的情况可及时变换婴幼儿体位,并采取讲故事、玩具等方面及时将其注意力进行转移[20]。

龚晓莉等[21]指出,对婴幼儿进行雾化吸入治疗时播放一些童谣或者音乐可有效改善婴幼儿不良情绪,及时稳定情绪,提高治疗依从性。若出现呼吸无力现象可将床头适当抬高,并帮助婴幼儿采取侧卧位的方式进行雾化吸入治疗,可帮助婴幼儿有效降低膈肌部位,使得气体交换量增大,呼吸深度提高,利于雾滴的沉降。
  6、雾化吸入的护理
  (1)在患者雾化吸入治疗前对患者实施健康教育及用药指导,严格依照医生嘱咐,做好相关仪器及药物准备工作,并将患儿的雾化吸入治疗等相关知识告知患儿家属;强化患儿及其家属的心理护理干预,以能够缓解患儿临床治疗中的紧张情绪,并帮助患儿家属建立临床治疗自信心。同时,引导家长在雾化吸入治疗过程中注意让患儿配合呼吸,必须要缓慢深呼吸,用鼻吸气,如果没有结束则可以稍微停顿等等;(2)吸入中护理,在雾化吸入治疗过程中,需要积极做好配合护理,最大化提高患儿的护理舒适度,以免发生不良事件。让患儿取坐位或者平卧位,并帮助患儿在治疗过程中更换体位,及时拍背。在治疗过程中对患儿密切关注患儿临床反应,以此合理调整氧流速、吸入方式等,一旦出现异常情况,及时告知医生。此外,护理人员要鼓励家属多和患儿接触,以能够减少患儿的不安情绪。医院要改善病房的环境,在治疗室内配置播放动画的设备、玩具等,转移患儿的注意力。(3)吸入后护理,强化患者的临床并发症预防护理,及时对患儿的药液及汗液进行清除,并及时清洁口腔,以免患儿吞下药液。在此基础上,引导患儿家属掌握一定的护理方法,对患儿实施相应的家庭护理。
  哮喘患儿雾化吸入中给予恰当的护理干预,能获得患儿家长的积极配合,有效提升临床治疗效果,缩短各项症状消失时间。优质护理干预在雾化吸入治疗小儿哮喘急性发作中的应用,吸入前严格按照医生嘱咐给予患儿及其家属相应的护理干预,消除患儿及家属紧张情绪。在吸入过程中,还能够最大化的保持患儿舒适,合理调整患儿体位并及时给予患儿叩背、语言安慰等,提升患儿治疗依从性。吸入后,护理人员会强化患儿并发症预防,有效减少患儿并发症发生率,提高患儿临床治疗效果。
  7 讨论
  综上所述,婴幼儿属于临床上一类特殊人群,尚处于生长发育阶段,具有用药依从性差、用药差异大等特征。因此,在对该婴幼儿进行雾化吸入治疗与护理时如何有效发挥药物的最佳功效是临床工作者关注的重点课题,且雾化吸入方案已经逐渐演变为临床上较为常用的一类治疗手段,医护人员在实际治疗与护理时应根据婴幼儿病情、疾病的种类及药物的特性等,选择合适的雾化方式和药物,并采取有效的护理干预措施,提高患儿治疗依从性,提高治疗效果,促进患儿早期康复。
  参考文献
  [1] 张凤伟,郭秋菊,陈小萌等.氧气驱动雾化吸入辅助治疗小儿喘憋性肺炎的全程系统护理[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1,27(34):37-38.
  [2] 戴红协.雾化吸入联合孟鲁斯特治疗小儿感染后咳嗽疗效观察[J].临床儿科杂志,2011,29(12):1171-1173.
  [3] 张雅钧.舒适护理在氧气驱动雾化吸入辅助治疗小儿喘憋性肺炎中的应用[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2,28(32):40-41.
  [4] 彭亿平.氧气驱动雾化吸入盐酸氨溴索治疗小儿肺炎的效果评价[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2,28(27):50-51.
  [5] 孟胜环,李翠乔,田从哲等.氧气驱动雾化吸入治疗小儿中重度急性喉炎的疗效观察及护理[J].护士进修杂志,2011,26(20):1874-1876.
  [6] 彭曙辉,周雄飞,孙艳萍等.喜炎平吸入治疗小儿上呼吸道感染疗效分析[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2,21(5):505-506.
  [7] 郑波.肾上腺素与布地奈德交替雾化吸入治疗小儿急性喉炎合并喉梗阻39例[J].山东医药,2013,53(35):90-91.
  [8] 赵翔.优质护理对改善婴幼儿雾化吸入治疗依从性的效果观察[J].保健医学研究与实践,2016,13 (1):84-85
  [9] 刘秀群.氧气驱动雾化吸入辅助治疗小儿喘息型肺炎的全程系统化护理[J].国际护理学杂志,2013,32(4):801-803.
  [10] 黄立敏.护理干预联合布地奈德雾化吸入辅助治疗小儿急性喉炎31例[J].中国药业,2013,22(11):77-79.
  [11] 申昆玲等.糖皮质激素雾化吸入疗法在儿科应用的专家共识[J].临床儿科杂志,2011,29(1):86.
  [12] 吴武.布地奈德雾化吸入辅助治疗小儿急性喉炎临床效果探讨[J].四川医学,2013,34(4):549-551.
  [13] 张利国,赵改红.麻黄平喘汤联合雾化吸入治疗小儿喘憋性肺炎的疗效及对肺功能的影响[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6,25(2):177-179.
  [14] 洪建国等.儿童常见呼吸道疾病雾化吸入治疗专家共识[J].中国实用儿科杂志,2012,27(4):265.
  [15] 吴彩霞.氨溴索雾化吸入联合小剂量肝素静滴治疗小儿重症肺炎的临床研究[J].中外医学研究,2012,10(1):41-42.
  [16] 古家常,李秀云,石玉梅等.普米克令舒联合万托林雾化吸入治疗小儿喘息型肺炎疗效观察[J].医学综述,2013,19(19):3624-3625.
  [17] 逯霞,王光敏.雾化吸入布地奈德对小儿肺炎炎性状态的影响及护理研究[J].国际护理学杂志,2013,32(10):2386-2388.
  [18] Chen S.Tsai,Rong W.Mao,Shih K.Lin et al.MEMS-Based Multiple Fourier-Horn Silicon Ultrasonic Atomizer for Inhalation Drug Delivery[C].//2011 IEEE Ultrasonics Symposium (IUS 2011).V.2.2011:1119-1122.
  [19] 陈皓.不同雾化吸入方式辅助治疗小儿喘憋性肺炎的临床观察[J].中国药业,2014,23(6):30-31.
  [20] 赵丽宏.全程系统化护理用于氧气驱动雾化吸入辅助治疗小儿喘息型肺炎的效果[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5,24(14):1580-1582.
  [21] 龚晓莉,沈铭熙,褚旭丽等.盐酸氨溴索联合布地奈德治疗小儿重症肺炎的效果及护理[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3,19(30):3805-3806.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