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时间管理倾向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学业拖延的中介效应

发表时间:2017/5/19   来源:《心理医生》2017年4期   作者:周丽
[导读] 为了探讨大学生时间管理倾向、学业拖延、主观幸福感之间的关系。

(安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安徽芜湖  241000)
【摘要】为了探讨大学生时间管理倾向、学业拖延、主观幸福感之间的关系,本研究采用青少年时间管理倾向量表、一般拖延量表和国际大学调查(主观幸福感量表)对413名大学生进行问卷调查,结果发现:(1)大学生的性别、年级与时间管理倾向、学业拖延、主观幸福感并无显著相关关系;(2)时间管理倾向总分与总体幸福感、生活满意度、积极情感呈显著的正相关;学业拖延与总体幸福感、生活满意度、积极情感呈显著的负相关,与消极情感呈显著的正相关;时间管理倾向及其各维度与学业拖延均呈显著负相关。(3)TMD总分对SWB总分、生活满意度、积极情感均有显著的预测作用;学业拖延对主观幸福感及其各维度均有显著的预测作用;TMD总分、时间价值感和时间监控观对学业拖延有显著的预测作用。(4)学业拖延在时间管理倾向和总体幸福感、生活满意度以及积极情感之间均存在部分中介效应。
【关键词】时间管理倾向;学业拖延;主观幸福感;大学生
【中图分类号】R39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31(2017)04-0118-02
        主观幸福感是衡量心理健康、生活质量的指标之一。大学生作为社会充满生机的新生力量,他们的幸福感不仅影响他们心理的健康发展,更关乎他们未来的健康发展。
        综合分析得出,时间管理倾向与主观幸福感有重要关系,如张志杰等人(2001)对大、中学生调查研究表明时间管理倾向各维度与积极情感都存在显著正相关,其中时间效能感和时间价值感对积极情感有较高的预测作用,而时间管理倾向的各个维度与消极情感存在显著负相关[4]。学业拖延与时间管理倾向的关系密切,如李嫱(2012)的研究发现,学业拖延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时间管理倾向的影响。此外,学业拖延与主观幸福感也有一定的关系,如冀嘉嘉,吴燕等人的研究发现主观幸福感与学业拖延和手机依赖呈显著负相关。由此可见,大学生的时间管理倾向可能直接影响主观幸福感,也可能通过学业拖延进而影响主观幸福感,因此本研究尝试构建学业拖延在时间管理倾向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的中介效应模型,进一步深入探讨时间管理倾向、学业拖延以及主观幸福感之间的影响机制。
        1.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本研究采用整群随机抽样的方法,选取安徽等地的两所高校学生共465人进行团体施测,共收回有效问卷413份,问卷有效回收率为88.8%。其中,男生199人,女生214人,平均年龄为20.74岁(SD=1.26)。大一85人,占总人数20.6%,大二113人,占总人数27.4%,大三91人,22.0%,大四124人,占总人数30.0%。
        1.2 工具
        1.2.1青少年时间管理倾向量表
        本研究采用黄希庭、张志杰2001年编制的青少年时间管理倾向量表[7],共44个题。该量表以青年(大学生)和少年(初中和高中生)为被试进行编制,由三个分量表构成,包括时间价值感量表 、时间监控观量表和时间效能感量表。量表采用的是从完全不符合到完全符合5点计分法,各个量表的得分和为时间管理倾向的总分。个体得分越高,表明时间管理倾向越好。其各维度的内部一致性信度系数在0.62~0.81之间,重测信度系数在0.71~0.85之间。
        1.2.2拖延量表
        本研究采用的一般拖延量表(学生版)由Lay于1986年编制,在楚翘等人的研究中已将其翻译成中文。此量表共20个项目,其中包含10个相反的项目,内容涉及学业活动、日常生活行为。


该量表采用5点计分法,从完全不符合到完全符合分别为1分至5分。此量表具有较好的内部一致性信度,一致性系数为0.82,重测信度为0.80。根据量表得分按高低分排序,得分越高者拖延越严重。
        2.结果与分析
        2.1 相关分析
        通过调查分析得出:①时间管理倾向、学业拖延、主观幸福感与性别、年级并没有显著相关关系。②时间管理倾向总分与总体幸福感、生活满意度、积极情感均呈显著的正相关;除了时间价值感与消极情感、时间监控观与消极情感不显著相关外,其他任意两项均显著。③学业拖延与总体主观幸福感、生活满意度,积极情感均呈显著的负相关,与消极情感 呈显著的正相关。④大学生时间管理倾向及其各维度与学业拖延均呈显著负相关。
        2.2 回归分析
        分别考察大学生时间管理倾向、学业拖延对主观幸福感的预测作用以及考察时间管理倾向对学业拖延的预测作用,得出:①TMD总分对SWB总分、生活满意度、积极情感均有显著的预测作用,其对SWB总分、生活满意度、积极情感的解释率分别为39.1%、21.9%、33.7%;此外,时间价值感对生活满意度、积极情感、消极情感均有显著的预测作用。②学业拖延对主观幸福感(包括总体主观幸福感、生活满意度、积极情感、消极情感)有显著的预测作用。③TMD总分、时间价值感和时间监控观对学业拖延有显著的预测作用,其对学业拖延的共同解释率为35.9%。
        2.3 大学生学业拖延对时间管理倾向与主观幸福感的中介效应检验
        为考察学业拖延在时间管理倾向和主观幸福感之间是否存在中介效应,本研究依据中介效应的检验程序,运用逐步回归分析的方法,以主观幸福感的总体幸福感、生活满意度、积极情感为因变量,以时间管理倾向为自变量,以学业拖延为中介变量,进行中介效应检验。确定变量之间的回归方程,对回归系数a,b,c,及c,依次进行检验,以确定是否存在中介效应。
        总之,学业拖延在时间管理倾向和总体幸福感、生活满意度及积极情感的中介效应检验中,a,b,c, c,值均达到显著水平(P<0.001或P<0.01),且在路径3中的c,值小于路径1中的c值,且其依然能显著预测总体幸福感、生活满意度及积极情感,说明学业拖延在时间管理倾向和总体幸福感、生活满意度及积极情感之间均存在部分中介作用,且中介效应占总效应的比例分别为0.584×0.381/0.332=67.0%、0.584×0.237/0.468=29.6%、0.584×0.329/0.515=37.3%。
        3.讨论
        本研究结果显示,大学生性别、年级与时间管理倾向、学业拖延及主观幸福感之间并不存在相关关系,表明这些变量并不会因为大学生性别的不同或者年级的差异而发生变化。大学生时间管理倾向与主观幸福感呈显著正相关,且时间管理倾向对主观幸福感及其各指标有显著的预测作用,并且对总体幸福感、生活满意度、积极情感的解释率分别为39.1%、21.9%、 33.7%。这说明具有时间观念,善于监控和利用时间,使时间效益最大化的人,其幸福感水平会比较高,这与范翠英、孙晓军等人的研究结果相一致。与此同时,大学生的学业拖延与主观幸福感及其各维度(消极情感除外)均呈显著负相关,并对主观幸福感有显著的预测作用。这说明拖延水平较高的学生,常常无法很好的完成学业任务、获得自我成就感,因而容易使他们对自身的满意度、对生活的满意度都比较低。
        作为一个即将踏入社会的群体,我们应充分把握大学的美好时光,履行大学生应该有的责任和义务,减少学业拖延行为,为我们美好的大学时光增添它该有的色彩,提升我们自身的幸福感。

【参考文献】
[1]姜永杰.大学生主观幸福感的测量研究[J].心理科学,2007,3(6):1460-1462.
[2]黄希庭,张志杰.论个人的时间管理倾向[J].心理科学,2001,24(5):516-518.
[3] Solomon,L.J.Rothblum,E.D.(1984).Academic Procrastination: Frequency and Cognitive-behavioral correlates.Journal of Counseling Psychology,(31):503-509.
[4]张志杰,黄希庭,凤四海等.青少年时间管理倾向相关因素的研究[J].心理科学,2001,24(6):649-653.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