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下

发表时间:2017/4/30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余若初
[导读] 他撸起袖子,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一个田字,“同学们好,我姓田,田是农田的田,田是农民之本,也是文明传承的符号”。

“师傅,到前面铁路和马路交汇处下车”。

搭上城乡公车,出城三十里,便到了我久违的故乡——梧桐村。据说,村子以前漫山遍野的梧桐树,摘树的先人最初目的是否为引来凤凰栖息不得而知,“梧桐村”倒因此而得名。只是自我懂事以来,便没见过成片的梧桐,唯有学校那棵一百多岁的梧桐树因田老师的缘故而保留下来。

放下行李,见过父母,见天色还早,便踱步至母校。年幼时长长的路,现在三两步便走完,岁月加宽了脚步,脚步丈量了路程。

映入眼帘的是那棵硕大的梧桐树,树干要五个小朋友才能抱住,那粗糙的树皮上,像是一道道山脉河流,向我们述说着沧海桑田,两树干越长越拢,远处看就像一个“人”。梧桐旁边就是我的启蒙学校——梧桐小学。

推开仅剩“梧小”二字的铁门,走进校园内,万籁俱寂,那些草倒是不甘寂寞,争先恐后挤满操场,挤不下便朝墙上进攻,逼迫墙壁上的油漆也纷纷往下跳,锈迹斑斑的旗杆光秃秃的,曾经招扬的五星红旗也不知所踪。教室内空荡荡的,黑板上还残留着“1+5”、“晨读”等板书,我想,当时听到乡小并入城小这个消息,离开的人是欣喜还是忧伤呢?何至于如此匆忙,留下孤寂的板书。办公室门口的铁钟孤零零的悬挂着,弯腰拾起一根木棍,缓缓的敲了几声,那声音,在寂静的校园内回荡……

田老师走进教室,这是我的启蒙老师,他撸起袖子,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一个田字,“同学们好,我姓田,田是农田的田,田是农民之本,也是文明传承的符号”。

他是唯一留在村里的高中毕业生。他有着炎黄子孙特有的麦黄肤色,许是不常劳作的缘故,个子比村里大多数农民都高,脸颊略显消瘦,鼻梁上架起的眼镜遮挡了眼眸的光华,他总是着一件中山装,与他新潮的思想十分不匹配。人们常说,田老师是有大才的人,留在村里,可惜了。田老师却不以为然,这方水土养育了我,这是我的义务也是责任。

田老师是个热心人。盛夏的夜晚,田老师准备好椅凳、茶水,等待来大树底下乘凉的乡亲们,与他们聊农田、话家常、诉梦想。农民的梦想是土地,唯有田老师的梦想是小孩、是教育,虽道路不同,但都是人们赖以生存的根。每每畅聊完,乡亲们似乎都消除了一天的疲惫,伴着月色,欣然归家。


偶尔县里安排电影下乡,激动的乡亲早早便结束田里事务,匆忙赶来,梧桐树旁熙熙攘攘的人群及四处嬉闹奔跑的小孩,邻村的也闻声而来,田老师组织大家顺序坐好,不高不低地说一声“大家安静,电影开始了”,现场立马安静下来,屏气凝神观影。有一次堂婶的孩子夜里突发高烧,村里诊所的医生只能做简单处理,病情过于严重要求马上送县医院。堂婶的男人在外面务工,家中父母已年迈,加之没有交通工具,急哭了这位平时彪悍的农妇,田老师听闻二话不说,骑着他那辆“凤凰牌”老单车,连夜送堂婶和孩子去了县里,守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又匆匆赶回来上课……

每次放学,便见田老师端着板凳,提着二胡,坐在梧桐树下,片刻便响起了悠扬的曲调。我常常坐在旁边,静静地聆听着,时而飘下的落叶掉在我头上,我总是耐不住甩开,而他,总是看着前方,任落叶飘零。他常道“凤凰非梧桐不栖,摘下梧桐树,自有凤凰来”。现在回想起来,倒也理解田老师留下来,并教了一辈子书的缘由了。

田老师的课堂,总是生动有趣,他声情并茂地为我们描述了一个个多彩的世界,他总是说,那些世界,并不只存在书里,跨过那些河流山川,便能寻到。我们憧憬着,默默地下定决心,要走出去,看看那些梦一般的世界。田老师无疑是多才多艺的。他让我们的学习环境在乡土气息的基础上,还飘散着淡淡的洋气。田老师组织了一个快板班,因为制作这个“乐器”几乎是不需要成本的,所以母亲也做了一个快板送给我。放学后,田老师就带我们几个人坐在梧桐树下的板凳上教我们,三年级的时候,我们有幸去县里表演,跟城里学生的节目比,我们这快板显得很“乡土”,却依然得到了热烈的掌声,我们的心情自然也是极好的。

每年春天到了,梧桐树长出了新的枝叶,整个校园也活跃起来。田老师放学后,便拿着梯子爬上梧桐树摘下一些嫩嫩的枝条和叶子。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摘下来,他下来后,坐在凳子上,耐心的跟我讲梧桐树的故事,“梧桐树是我们村的宝贝,以前长辈们都要在春天摘下叶子泡水喝,具有清热解毒功效,果子呢还可以榨油呢!这个梧桐树呀……”难怪母亲每年除夕都会去砍梧桐树的枝条煮水给我们洗澡,不仅能驱病,也祈福新年能够平平安安。

高二那年,一个做木材生意的老板看中了这棵大树,找了村主任,村主任召大伙商量,由于价钱合理,有些人就心动了,只有田老师极力反对,他说梧桐树是我们的根源,世世代代都守护我们,她不仅承载了我们全村人的梦想,更是几代人的回忆……或许田老师的话触动了我们,或许是树在我们心中已经深深扎了根,梧桐树最终保住了。大三那年,听说田老师已经不在了,学校也就慢慢荒废了。

一片落叶飘下,打乱了我的思绪。

对着梧桐树,对着心中的田老师,深深地鞠了一躬。临走时,再次回望梧桐树,好像她也在期待着什么……

编辑: 十七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