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上绿洲听鸟鸣

发表时间:2017/4/28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孙善光
[导读] 那是一片清幽、鲜冷的芦苇丛,绵延数千米,在离我家住处不远的洪凝河上游。今年春末的一个周日清晨,沿着河边甬道漫步...

在一片广阔的水域之上,我曾见证过一个有关鸟儿的奇迹,十几种鸟儿曾云集在水域绿洲之上,一展歌喉,至今令我难以忘怀。

那是一片清幽、鲜冷的芦苇丛,绵延数千米,在离我家住处不远的洪凝河上游。今年春末的一个周日清晨,沿着河边甬道漫步。

清晨的阳光散淡、闲适,斜斜地映着静静流淌的河水,泛起粼粼的波光,明亮、柔和。河中的芦苇丛随着水流,次第荡漾。突然一阵轻快而清脆的鸟鸣从芦苇丛中传出,接着是一连串的合音,吸引了我的注意。或许是闪烁的光线惊醒了睡梦中的鸟儿吧,它们开始不安分起来,叽叽喳喳叫个不休。

这时几只鸟儿边鸣叫着,边快活地从芦苇丛中飞起,又乱箭似地穿梭于芦苇丛中。大群的鸟儿跟着飞舞,它们各展歌喉,有的发出短促细小的“雀雀”声,有的发出绵绵的“啾啾”声,有的却发出清脆的“嘤嘤”声。这么多的鸟儿,出乎我的想象,这里仿佛成了鸟儿的天堂和乐园。

早年,这里还是一片常年干涸的河滩,仅仅三年前县里对这条河流进行了大规模治理,这条河水质和周边环境随之改善,此后便有大片的芦苇滋生、繁殖。随风摆动的芦苇,俨然如水中的绿洲,吸引了众多鸟类和野生禽类的光临。山雀、林雀、苇叶鸟、知更鸟、翠鸟,还有一些不知名字的鸟儿,象赶热闹似的,在这里嬉戏,它们以其特殊的语言和歌喉展示歌伎。鸟儿这大自然的精灵,竟是大自然最美妙的歌手。或悠扬婉转,或流连嘹亮。我不敢想象没有鸟儿的世界该是单调、乏味。

鸟儿的情感该是十分丰富和细腻的吧?是悄悄传递情话,还是诉说绵绵衷肠?我不得而知。歌声最动听的要算爱情鸟吧。它把歌声送到很远的地方,长一声短一声地向异性求爱。那细声细气唱歌的是知更鸟,那叫声短促,三两声就停止的是翠鸟,两三声后,便不知它们的去向。在众鸟云集的天地里,在这个水上绿洲的“大家庭”中,小野鸭的歌声实在称不上优美、动听,但它们从不甘寂寞,时不时地会发出几声“戛戛”之音,来凑热闹。

鸟鸣极富音乐的动感和美感。陶醉于其间,一股清新隽永的感觉涌上心头。


民间名曲《百鸟朝凤》,流畅、朴实、野味十足的鸟鸣,曾让我心灵的脉搏隐隐律动。世界著名音乐家贝多芬模拟鹌鹑、杜鹃、夜莺等啼鸣,创作《田园交响曲》,其模拟惟妙惟肖,耐人寻味。美国大作曲家托马斯把百灵鸟比作“大演奏家”。说鸟鸣是音乐创作的源泉该不为过吧。

文学的一片广阔领域也是鸟的世界,我国古代诗歌中处处弥漫着活泼而明快的鸟鸣,体现了鸟与人类朝夕相处、亲密无间的“友谊”。唐代孟浩然的“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字里行间弥漫着鸟语花香的气息;杜甫的“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杜甫的“自在娇莺恰恰啼”,白居易的“几处黄莺争暖树”和李颀的“九雏鸣凤乱啾啾”,活泼而明快的鸟鸣,跃然耳际,愉人心肠。

我也曾想如果没有鸟儿的鸣叫,无论是作曲家,或者是文学家,还能否涌起作曲或作词的兴致?鸟儿这大自然的精灵,它们的声音可以说无一不是音乐,无一不是文学创作的源泉。

十几年前,我曾在一片密林中听过鸟的交响曲,但在这水上绿洲中,鸟儿如此大规模聚集一起鸣叫,十分罕见,令我十分诧异。有资料说,鸟的鸣叫在相当的程度上受到气候的影响。一般地说,春天天气晴朗,鸟的鸣叫婉转、活泼、充满生机;盛夏,气温升高,鸟的鸣叫也随之减少,有的不再鸣叫;秋天,鸟儿换了羽毛后,又开始鸣叫;冬日,只有在阳光灿烂的晴天,才有短促、轻弱的鸣叫声。

鸟类鸣叫与气候的关系作为一种物候现象在我国古代农业中得以运用。在长期生产劳动和社会实践中,我国劳动人民学会了从鸟的鸣叫与活动中观测天气、预知风雨。诸如“老鹰旋顶,天气转晴”;“子夜杜鹃啼,来日晒干泥”;“白鹭成群飞入山,风雨滚滚地不干”等农谚,便是人们利用鸟声及鸟的活动来预测天气的重要经验。

有时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对鸟儿不友好,人与鸟本应和谐相处,共拥有一片蓝天,人类却因利益驱使,破坏它们的生存空间。面对生存的困境,鸟儿只能以低鸣、哀伤来抒发悲伤和抗议。

给鸟儿一方蓊郁的绿色世界,人与鸟和谐相处,让鸟鸣相伴,领悟天地之妙,岂不是人生一大盛事?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