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他

发表时间:2017/4/21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李巽
[导读] 我手中揉捏着一片糖纸,定定望着卧于土炕上的那个男人。他艰难地挪移着,双手紧抓着厚厚的毯子,笨拙的身躯痛苦地挣扎着。

夏日溽热。

我手中揉捏着一片糖纸,定定望着卧于土炕上的那个男人。他艰难地挪移着,双手紧抓着厚厚的毯子,笨拙的身躯痛苦地挣扎着。

直至现在,我才明白阳光对于常年卧病在床的人是多么珍贵难得。

午后,奶奶将他搬到大槐树下,叮嘱我陪着他,便匆忙下地收麦子去了。

热风吹拂着树叶,攫取着所有的水分。

庭院里只有我和他两人。夏日总是很长啊。不久,我便伏在他脚下沉沉睡去。手中握着一株香菊。依稀间,我看见他伸起干瘦的手臂,轻轻地、慈爱地摸了一下我的额头。


后来,对那个夏日的记忆,却只剩下大人们悲恸的哭声与忙乱的身影。

那时,我只有六岁。而那个男人是我的爷爷。

我时常指着他如鼓的肚腹,笑着,“爷爷偷吃了大西瓜吗?”他眉眼祥和的样子,现在忆起让我心痛异常。

重度的肝积水导致他的肚腹高高隆起,那是多么的痛苦难捱啊。痼疾的痛苦折磨让他不堪重负。

那时无知,又怎能懂?

那个夏日,宁静无风。爷爷在小憩中安然离世。

从此,他成了我最遥远而又熟悉的人。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