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爷爷

发表时间:2017/4/14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卢锦航
[导读] 老年时候的爷爷是十分孤独的。为了打发时间,他经常跟他的孙子——我,讲很多他年轻时的事。年轻时的爷爷是十分勤劳能干的。他长成的儿女共有七个,七个儿女,便是七张嗷嗷待哺的嘴...

我只记得爷爷八九十岁时候的样子——身材短小,但精神矍铄,头上稀疏的银发已难挽青丝皆谢的颓势。

老年时候的爷爷是十分孤独的。为了打发时间,他经常跟他的孙子——我,讲很多他年轻时的事。年轻时的爷爷是十分勤劳能干的。他长成的儿女共有七个,七个儿女,便是七张嗷嗷待哺的嘴。奶奶多病,非但不能劳动,每年的医药费还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如此,家庭的重担便全落在了他的肩上。他包了村里的一片荒坡地,一个人开垦,一个人耕作,用他的话说‘黄土养人’,他在这片地上洒下汗水和青春,地上便长出了沉甸甸的庄稼。一家老小不用挨饿了,过了些年,家中竟殷实起来,渐渐的成了村里的富户。

他用自己的双手给三个儿娶了媳妇,帮助三个儿盖了三院房子,经管他们建起了三个小家。

没多少文化的农村人普遍存在“重男轻女”的思想,爷爷也不例外。但几件事让我觉得,爷爷对女儿的爱也是满满的。二姑年轻时体弱多病,医药费快拖垮了婆家的日子。农村人的观念,出家的女儿就是婆家的人,就像那句话,“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但父母的心呀怎会如此绝情,爷爷对镇上的大夫(也是亲戚)说:“就让她(二姑)在你这里看病,花多花少你记下,到时我给你开。


”姑姑们回娘家,走的时候爷爷必会相送。送出家门,拐过水厂,送上大路,再走一段路,送到大路边自家的地头。后来年级大了,一口气走不了那么远,但还是坚持送上大路。再后来送到水厂。再后来送出家门,对姑姑说:“那你们走,我走不动,就不送了。”姑姑们走了,爷爷望着姑姑们的背影,目送她们直到看不见方才回家。这一切,他手上牵着的小孙子——我,是十分清楚的。

对待孙子,他更是疼爱。怕冻着,怕饿着,怕生病,怕孙子挨父母的打,一直操心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年老的爷爷的确是十分孤独的。他经常拄着拐杖去住过的窑洞转。多年无人居住,院内早已杂草丛生。爷爷拨开杂草,审视着每一个徒有四壁的窑洞。在他看来,这里的每一寸墙壁都承载着一个父慈子孝,妻贤母惠的故事。满满几窑洞,便是他人生一大段苦甜参半的生活。从窑洞上来,爷爷眺望着远处的坡地,他曾在那片土地上荷锄负锹与饥饿和命运抗争,那是他曾经存在的地方,是他生命燃烧的地方!

年老的爷爷实在是十分孤独的。一向不愿打搅儿女的他开始对姑姑和伯伯说:“你们常来。”

今年农历的三月初六,九十三岁的爷爷去世了。时间会冲淡一切,但我将永远记住的是爷爷的开拓精神,对儿女的爱,还有靠着老房子带着墨镜晒太阳的那张画面。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