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老黄

发表时间:2017/4/14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一般人
[导读] 似乎没人能懂,老黄的孤独。上课时站在门外来一支,看窗外风起风停,就这样笔直地站着,吸着一支烟,吹出一团烟,飘飘然而欲升仙。

似乎没人能懂,老黄的孤独。

上课时站在门外来一支,看窗外风起风停,就这样笔直地站着,吸着一支烟,吹出一团烟,飘飘然而欲升仙。

上课铃响,不管没吸完,他都熄掉那支烟,然后不慌不忙地走进教室,就像在选购东西的顾客。他的课堂难免枯燥无味,依我看来,前面几排认真听课,中间几排昏昏欲睡,后面几排认真搞笑。可能一节课都没人会回答他的问题,也许后面那几个还在打排位,他看到这些,也只会无奈地说一句:抬头看黑板。我认为这或许是自我安慰,因为——你懂的。

你的请假会每次都成功,如果你是他的学生,但他会一直哔哔,嘿嘿,刚开始请假还好,你请多了,他就会扯学习,说健康,道真理。你如果以生病请假,你来了,他还会关心的问你病好了没,其实也挺善良,即使人老珠黄。

他早自习经常会来,有时来的很晚,上午第四节课上自习会来,中午基本没来过,可能是吃饭太慢,不过大家一致认为他太懒,晚上基本不会查寝,除非扣分,扣分就是扣他钱,他的钱等于他的心,虽然他的心被我们伤害无数次了,但他还是那么仁慈,像一位从你的世界路过的老人。


他虽然长的不咋地,但脾气还不错,也从来不打人,几乎没骂过人,总体来说人品还好吧(奶奶说过的,骗人是不对的)

他也搞笑,也冷漠,也难过,也快乐。记得那次的引体向上,他给我们作示范,做了两个,他说,年轻时我也能做20多个,现在只能做俩了,嘿嘿,冷幽默。他生气也说狠话,比如,那么大了还要老师管呀!或许有人和他顶撞,他也难过,是人都难免难过,可能在上课时,他在那间小小的转角办公室里,吸闷烟,谁也不理。我们考好了,他比你妈都高兴,他要求一点都不多,只要不是太差就好,容易满足。

他什么都知道,但是什么都不说,他知道哪个人有手机,也知道你上课在睡觉。每次他来上课我却吃饭,那么显眼,他装着没看见。

他知道我们喜欢看小说,因为年轻时他也喜欢,所以他不收小说
他估计也想打一把游戏,却没了那份激情;他可能也想出去包夜,却丢失了那份青春;
他可能也想高歌一曲但再也没人陪他了,经历过种种的他,感觉什么都没意思了,曾经的朋友都散了吧,那个他喜欢的女生早已名花有主,以前他的寝室可能也像我们一样,热火朝天,他的朋友也是一大片,他也曾为她送过伞,为他打过架,为她他它流过泪,但都一去不复返,就像哈雷彗星一样,一辈子你应该只能见一次。

可能他现在就在这窗户外面站着看我写这篇文章,不过这早已是不可能了。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