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

发表时间:2017/3/23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瑾瑜
[导读] 对乡间孩子来说,整日在田间地头玩耍,淌水爬树,捉鱼捕蝉是经常玩的游戏。上世纪90年代,在我的童稚时期,说起风筝,那还是奢侈的玩具...

春风日暖,天清地明,最惬意的事莫过于放风筝了。

说到放风筝,不由得让我想起小学课本中的一首古诗,清代诗人高鼎的《村居》: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提杨柳醉春烟。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诗中语言古朴纯真,描绘出的画面清新明丽,而且课文的配图也十分精美——古代水墨画渲染出的一幅春日村居图,至今给我的影响格外深刻。或许就是因为小时候留下的情愫,所以很难化解的开。

对乡间孩子来说,整日在田间地头玩耍,淌水爬树,捉鱼捕蝉是经常玩的游戏。上世纪90年代,在我的童稚时期,说起风筝,那还是奢侈的玩具。家境好的孩子才有好看的雨燕风筝,蜈蚣风筝。对于一般家庭的孩子,家里大人只有用竹子削成竹片,用细线将竹片扎成骨架,外表以纸裱糊,勉强算作风筝,不甚美观。也远远比不上买的风筝飞得高远。也极容易被划破,最后便成了一堆废纸。

放风筝最重要的就是好天气和好场地了。逢到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约上四五个小伙伴,拿着自己的雨燕、老鹰、蜈蚣风筝……选上一块儿空旷的草地,较大的孩子执线盘,小一些的孩子举着风筝,在几米开外,待风势呼呼吹的风筝欲离手,小孩子突然松手,执线盘的孩子扯着风筝跑上几米,风筝便乘着风势,悠悠地飞上了天空。所有孩子的目光也都落在上升的风筝上。


放飞的仿佛不只是一面普通的风筝,而是承载了一个个少年的梦,这梦飘忽又坚定,随着高飞的风筝离生长的故乡,渐飞渐远……

民国国文课本中有一课《纸鸢》,篇幅不长,不妨录下来一看:

纸鸢之状,有鸟,有鱼,有蝴蝶,有蜈蚣,有老人。系以长绳。风起时,一人持其尾,登高纵之。一人急振其绳,则纸鸢乘风而上。其大者,上缚弓弦。风激弦鸣,其声泱泱,故又名风筝。

这段文字短小精悍,言简意赅,颇具古风,令人神往。

现在又是放风筝的季节了,十年前在故乡放风筝的景象,虽不至于历历在目,却也是隐隐约约地在记忆中的某部分封存,不敢碰触,生怕抖落的灰尘模糊离乡人的眼。但能想象得来,“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当时那种回到家,来不及放下书包,就去呼同伴放风筝的心情。我想,这种童年的回忆,会在记忆中永远留存。即便不是储存在大脑中,也会以另一种细胞记忆的方式存在于身体的某一部分。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户外郊游,岂不快乐哉!《论语》中有脍炙人口的一段: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短短二十几字,描绘了一幅画面姣好,气氛舒畅的春日郊游图。这童子六七人,想必是在沂水河畔,杨柳堤上,乘着煦风,欢欢喜喜、天真烂漫地放风筝罢了。

现在想来,风筝,已是深埋在记忆深处的事物了。风筝薄薄的身体里,贮存了我对故乡厚厚的回忆。如今走在车水马龙、人潮鼎沸的街头,突然有人指着天上说:“看,一只风筝!”内心难免千愁百绪,会突然浮现出两个字,那便是“故乡”了。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