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唤小野鸭

发表时间:2017/3/13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孙善光
[导读] 是一个大清早,邻居孩童说离我家三四百米的洪凝河里来了一群小野鸭,它们就如喜鹊般大小。出于好奇,我赶紧来到河边,只见河面上漾着圈圈的涟漪...

三年前,一个春末,十几只不知从哪里来的小野鸭,仿佛一夜之间闯入了我的生活。

那是一个大清早,邻居孩童说离我家三四百米的洪凝河里来了一群小野鸭,它们就如喜鹊般大小。出于好奇,我赶紧来到河边,只见河面上漾着圈圈的涟漪,却没有小野鸭的影子。我在诧异间,从水中接连冒出来几个头,是小野鸭!它们刚从潜泳状态中浮出水面,一如片片苇叶在自在漂流。

多么可爱的小野鸭,鲜艳的红嘴巴,除尾部仅有的一点白色,通身墨云般黑亮。在清澈的水波上,它们宛如活泼的小精灵,惬意自在地畅游,时而拖曳出长长的水线,时而滑出优美的曲线,如舞动的水墨,精妙绝伦。有时几只并驾齐驱,它们身后是整齐排列的微波,恰如世界著名的俄罗斯勇士的特技飞行表演,正所谓“眼中有画,景在心中”。

我惊叹于它们的潜泳本领和优美的泳姿,它们常在我不经意间潜下水,几圈涟漪之后,又在另一片较远的水域出现。只要觉察到周围有异常情况,它们便会警觉地抖动翅膀,掠着水面滑翔一般钻进水中的芦苇丛。

它们来自何方,如何而来,没有人能说得清。回到家中,我上网查阅了有关小野鸭的资料,想看看它们究竟属于何种亚科,最终也没有弄清楚。不管怎样,有“小精灵”相伴,总归是一件快乐的事,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小野鸭的出现肯定与这条河水质和周边环境的改善有关。前几年县里对这条河流进行了大规模治理,随后便有大片大片的芦苇滋生、繁殖起来,俨然如水中的绿洲,吸引了众多鸟类和野生禽类的光临。这里滋生繁衍着不下十几种各色的麻雀、画眉和翠鸟等鸟类。河中的芦苇丛成了小野鸭和鸟类的“天堂”和“乐园”,它们整天聚集,不停地交替演奏一曲曲优美、动听的乐曲。

闲暇之时,我就到河边看小野鸭,聆听鸟儿们的演奏。在众鸟云集的天地里,在这个绿洲上的“大家庭”中,小野鸭的歌声实在称不上优美、动听,但它们从不甘寂寞,时不时地会发出几声“戛戛”之音,来凑热闹。

就在初夏的一个清晨,在浓密的芦苇丛周围,我发现了大约六七只更小的小野鸭,它们大概是春天那些小野鸭的后代。小家伙们或许没有见过世面,滑头滑脑,一有风吹草动,便撅着屁股警觉地溜进芦苇丛。看着它们那张可爱和滑稽的样子,我真想跟它们亲密接触,我知道这不过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

词人说“闲愁最苦”。到小河边看小野鸭,看它们似狗熊的滑稽,似大熊猫的敦厚,我内心的惆怅会逐渐释然。小野鸭常会做出一些动作花样,来挑逗你,嘲讽你,跟你逗趣。有时它们在水中滑翔一段,而后下潜,有时又打游击似得,刚进入芦苇丛,又探出头来,朝你叫几声,好像在说有什么好愁眉苦脸的,看看我们活的多自在。看着它们那副天真无邪的样子,看到它们那种逍遥自在的样子,我时常在想纯朴、简单的生活,或许就是人生一切快乐的源泉。

夏秋时节,本是洪凝河上涨的时候,可恼的厄尔尼诺偏偏不作美,水位持续下降,许多河床已近干涸,小野鸭面临新的生存考验和威胁。附近的一些村民在芦苇丛狭窄的河道,穿插布下了许多渔网,小野鸭的生存空间被严重挤压了。小野鸭在狭窄的河道徐图而行,却不知捕鱼人为鱼虾和它们设置的潜在的“陷阱”。


前年初夏的一天,我发现了一只陷入网中的小野鸭,它眼睛微睁着,凄凄悲吟,奄奄一息,似乎在发出轻微的求救声。看着小野鸭那哀怜的样子,我顿生悲悯之心,鼓起勇气跟捕鱼人交涉。我说:“你看它多么可怜,放掉它吧。”捕鱼人说:“放掉它,它也活不多长了,你看它受了重伤。”泪水立刻在我眼中打着旋,一只小野鸭即将失去它的生命,是自私的人性剥夺了它们生存的权力。

更有甚者,有人将掠取的可恶黑手伸得更远,时常会拿着弹弓射向小野鸭。受到惊吓的小野鸭,经常慌不择路躲进附近的芦苇丛。好在上苍赐予了这里一大片芦苇丛,成了小野鸭最好的“避难所”。

接下来的日子,又有一只小野鸭在一个垂钓者手中奄奄一息。眼睁睁地看着一些小野鸭死于非命,我却无能为力,我真想大声呵斥那些戗杀小生命的人们。我为没有能力救下小野鸭感到难过,也为小野鸭的可怜处境感到担忧。

有那么两次,我发现了不怀好意的垂钓者,就随手用石子把靠近河岸觅食的小野鸭惊起。它们“戛戛”地扑灵着翅膀,迅速地消失在人的视野。我庆幸它们逃过一劫。

小野鸭的命运成为我的牵挂。小野鸭是上天的恩赐,难道它们生来就该遭劫吗?贪欲已使人失去了同情和怜悯之心。我不知道还会有多少只小野鸭将付出生命的代价,我心中原有的平静已被打破,人类对它们的伤害,已不能两相无猜。我在心中默默地祈祷它们平安。

后来的日子,我再来到河边,心情总不似先前轻松愉悦。小野鸭的数量在减少,它们大胆的水中表演秀也不多见。我每天会数河中的小野鸭,一只、两只、三只、四只……我多么期望小野鸭的轻言细语永远伴着我每一天的拂晓与夕照。

去年一场暴风雪没有预兆,说来就来了。大雪封住了河面,皑皑白雪跌宕起伏数十公里,数千平方米的芦苇丛在重压之下不时发出摧折之声。鸟儿们曾经的“乐园”已不复存在,候鸟早已南迁,留守的鸟类也悄无声息,死寂一般。在这么恶劣的环境,小野鸭将如何安身,暴风雪会成为小野鸭的生死别离吗?

我不敢想象小野鸭到底会怎样,直到冰雪消融的那天,带着丝丝寒气的阳光又重新洒遍大地,那熟悉的“戛戛”声又从芦苇丛中漾出。我简直难以置信,小野鸭都还活着!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它们忍受饥饿寒冷,躲过了天灾,它们顽强的生命力,让我赞叹,眼角不觉有些湿润。

大自然到处传播对生命的渴望与激情,小野鸭的顽强生存能力是大自然的杰作。它们经过了长期的进化,适用了大自然的一切,它们以自己瘦小的身躯,宣告了它们的存在。对野生动物生存的威胁,人的自私、贪婪、冷漠远大于天灾。小野鸭无法跟人类对抗。破坏大自然,是人类曾遭受生存危机,雾霾、洪涝灾害频发,几乎使人类窒息。我不敢想象没有鸟儿、雁类和谐之音、没有天籁之音的大自然,将会是怎样一片死寂,人类怎还会有何愉悦的心情去生活,跟自然和谐相处?人类可以改造自然,利用自然,更需呵护自然,呵护繁衍、生息其上的一切野生动植物资源。唯有如此,我们的世界才会变得更加多姿多彩,我们的生活才会更加舒心、快乐。       

在适者生存的大自然中,小野鸭是生活的真正歌者。如今,新的春天依然来临,在那清澈的河水之上,仍活跃着小野鸭的身影,那最简短的“戛戛”之音在我听来也许是世上宽慰人心的强者之歌。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