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悦小溪

发表时间:2017/2/17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孙善光
[导读] 好象一眨眼的工夫,春姑娘就悄然而至,让你来不及细想。一条浮冰的小溪,颤颤的,悄然的消融,在这春深的时节,在这中温带季风气候时令。小溪愉快而欢畅的声音,便是春姑娘到来的号角。

好象一眨眼的工夫,春姑娘就悄然而至,让你来不及细想。一条浮冰的小溪,颤颤的,悄然的消融,在这春深的时节,在这中温带季风气候时令。小溪愉快而欢畅的声音,便是春姑娘到来的号角。

颤颤的小溪,俏皮地眨开眼睛,带着深深的温情,潺潺流淌,深深感动了我。它不似激流拍岸,也不似浅滩上潮声互相撞击,而仿佛是从地表向你发出的一串私语,那么美妙,那么动听,令人神往。

我站在小溪的岸边,静静地看着它缓缓流淌,想象着那来自于山涧的小溪,它的源头在哪里,它何以聚集起这涓涓的细流。这条在群山脚下流淌的小溪,随着地势的起伏时急时缓。在遭遇种种障碍,诸如岩石、荆棘丛、灌木丛之后,小溪立马被激起漩涡,是何等的欢快与洒脱,当它渐入平缓地带,旋即复归平静。有时小溪会流经狭窄的空间,此时小溪似乎聚集了更多的能量,更加执着地穿过障碍,流向更远的远方。

如其说春姑娘的脚步悄然唤醒了原先沉默的小溪,不如说小溪早已按耐不住内心的激情,它把对春的渴望孕育在心的深处,只等一声春的号角便自由洒脱,奔腾不止。何止小溪,无论我们情愿与否,一切有形的或无形的生命个体都会准时活跃在春天的舞台上。

在小溪面前,在冰溪乍开的瞬间,美和力量在我面前瞬间展现。小溪在春的柔软的光波里,自由而欢畅的呼吸,激扬起轻轻的颤音。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生命的生机与活力,在小溪潺潺的声中彰显出来。

沐浴在春的温暖的波光里,附近的一些村姑常来浣衣,她们说说笑笑,有的说着俏皮话,她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喜悦,也感念着小溪。正逢周末的放羊娃在感念着小溪,小溪让他的羊儿喝足了水,发出“咩咩”的满足。这是一幅绝美的春溪图,那么富有诗情画意。这是小溪为人们带来的幸福而美好的时刻。


年复一年,每当这个时节,我常会到小溪边,看小溪闹春,与小溪对话。小溪上游流经沙石地段,大都清澈见底,如在春末,人们常会见自由自在、欢快畅游的鱼虾。小溪激活了一方,它的恩泽惠及沿途的植被,又岂止如此,沿途居民的庄稼灌溉和生活用水,小溪是倾力付出。那些没有冬眠的小动物们则是最早接受小溪恩泽的,小溪下游的一段河床,有一片千余平方米的芦苇丛,小野鸭常年在这里生活。在这片水域,小野鸭逍遥自在地享受着小溪的恩惠,还有一些来着不同方向喳喳的喜鹊、山雀等鸟儿也经常光顾这里,它们掠着水面,汲取小溪的甘露。它们感激小溪,小溪使它们活出了在尊和自在。

我曾在层层叠叠、蜿蜒曲折的山峰中,沿着小溪流经的上游探寻过它的源头,它流经了几山几峰,我不得而知。对小溪而言,峻岭峭壁不算什么,沟沟壑壑不算什么,草草木木不算什么,自由奔放,一路欢歌,造福生灵才是不断追求的方向。

不是吗?小溪不管源头,不问去处,一路潺潺,在经过一条充满持续搏斗的路途中,它赢得了自信。丰沛的雨雪为小溪注入了一股股新的力量,赋予了新的激情。在新生的动力面前,一切的一切困难和阻碍,它都会付之一笑。它要用自由之身,活出新的自我。

溪水闹春,春闹溪水,这也许是许多诗人钟情小溪的原因吧。刘寮虚的“道由白云尽,春与清溪长”;李邴的“清浅小溪如练,问玉堂何似,茅舍疏离”;辛弃疾的《鹧鸪天》“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溪水给人们带来了无尽的想象和对未来的无限憧憬、希望。

再看眼前的小溪,在春的讯息中,没有惆怅和烦恼,颤颤的自由自在的,调皮地眨着眼睛,唱着不断进取的勇士之歌。

此刻,我心头涌起了想吟咏春溪的兴致,沉浸于聆听小溪的欢快中,沉浸于对小溪的原始感动中。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