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远方

发表时间:2017/2/13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愚人
[导读] 最近这里总是阴雨绵绵,不可疏忽的压抑感萦绕于心间,连热烈的思念都潮湿了,是有多久没联系了...

最近这里总是阴雨绵绵,不可疏忽的压抑感萦绕于心间,连热烈的思念都潮湿了,是有多久没联系了?都忘了吧!这一点我们倒是很像,总是那么健忘,无论是重要的还是不重要的。

最近总是忙碌,却不知在忙些什么,灵感被这些不知所以的繁忙而稀释得难觅难寻,提笔也不知该如何去述说,好在今天的雨下得够久,雨意难消,闲情长足。终于把你推荐的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长篇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看了个四分之一,对此我和你的想法一致,相比于他的魔幻现实主义,诺贝尔奖的小说作品《百年孤独》我还是更喜欢这部《霍乱时期的爱情》,这与文学性,历史性,时代性均无关,与《百年孤独》乌托邦式的理想主义无关,更与政治乃至生活无关,只与个人喜好有关。《霍乱时期的爱情》是一部拿起便不想放下的著作,尽管它里面的人名也如《百年孤独》那般让人难以区分。难怪你说你只用三天的空闲时间便把它读了个遍,我只后悔没把它早点拿起,而已至于将它冷落于书桌那容易让人忽视的角落整整四十五天,虽然这四十五天过得烦琐,当然也不乏有趣,比如说遇到一些人,做着一些事,更是把你推荐的另一本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在第二十天的时候便读完了,读完那一刻,闭合书页,依然能闻到那股悲凉而无助的气息。或许这点从书名便可窥见一斑,那时每每翻来书页,便被里面的文字深深震撼而难以自拔,有铿锵,有悲壮,有震骇,有欢愉,有希望,有绝望,有无奈,有坚强,人情冷暖,世态炎凉,那种崇高与深沉之美,庄严与肃穆之美,决绝而无力的宿命,力争而不得的苦涩,时代背景下的思想禁锢,都召示着男女主角以及身边之人的悲惨命运,这文字也太苦了些,又太美,鲜活灵动,能把它读完真是最大的不幸也是最大的幸运呢!

在此不得不对你的眼光独到致以最大的敬意,只是有一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但话到嘴边,不说,好像也不是我的风格,那就只好说道一番才好了,在此请我还是想要请求不要因为我的愚钝而与我断了联系。


在更早之前你推荐我看的鲁迅文集我在一个闲来无事的午后买到了,嗯!不能说买,应该用淘或许更具体些,精装版书面,整合四本,共五百多万字,算是鲁迅先生的所有作品的合集吧!原价五百九十八,我用了一百,只是不是买,而是称斤,十五块一斤,可想书还是够重的,只是有时候想想却又为鲁迅先生而感到不值,如此文豪,什么时候沦落到作品以靠称斤数来挣钱了,这未尝不是对其作品的玷污?但若非如此,又怎么会便宜了我这等人,故而有时候反而也会恶趣味的意淫一二,其他大家的书也该如此才方显平等之条令!不小心说远了,见谅,还是回到先生之作品吧!其分为小说,散文,杂文。而其小说,真真难懂,除狂人日记与阿Q正传能让人窥见其意一二,其他小说读得却是云里雾里,不明所以。只得硬着头皮将其读下去,倒是在《穆斯林的葬礼》中也提到了其作品《故事新编》的精神,于是再回读其《故事新编》倒也真的浅显的领会了其一二,只是还是要请您原谅我的愚钝与迟缓,其他的小说依然难明其意,倒是其散文和杂文又略只片语,只是每个人对事物的认知都是由自己的主观意识决定的,所以却是不知我所知的这一二与其文又有多大的差别了!

或许是太久没通信于您了,所以显得话有些冗长,但既已说了这么多,相信您也不会反感我再说一点吧!对于您之前所提到所强烈推荐于我的俄国备受争议的作家蒲宁以及你所推荐的他的作品《净醉的礼拜一》《阿尔谢尼耶夫的一身》《米佳之恋》我只找到了《米佳之恋》也只是电子版,其他的均无显示,实体的更是一本全无,你也知道,这类书用电子版的是很难有畅读的快感的,而无实体版是一件让人难以置信的事,好歹蒲宁也是诺贝尔奖得主,与托尔斯泰齐名的人物,当然,不可否认的是他的书一度在俄被列为禁书,但那是时代背景与政治使然,其文学价值是毋庸置疑的!好在虽这几部难以畅读,但其短篇小说却是可以搜索得到的。其《隘口》《雾》《深夜》《秋》《三等车》等无一不可不称之为佳作,其景物描写之细致,细节之轻重,内容之深远无疑不得不让人对他的长篇小说有着长足的期待。

言尽此意却难消却也不得不草草收了文字,夜更深了不少,你也知道,零点之前我若不睡,之后便难以入眠,故虽有万语千言于你,却也只得待到下次!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