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的召唤

发表时间:2017/1/6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孙善光
[导读] 我对远山的向往源自一条小溪。小溪在我家住处不足千米远的地方,是一股来自山间清澈见底的小水流,常年不断地潺潺流淌,它的存在强烈地吸引着我对它源头的探知

我对远山的向往源自一条小溪。小溪在我家住处不足千米远的地方,是一股来自山间清澈见底的小水流,常年不断地潺潺流淌,它的存在强烈地吸引着我对它源头的探知。

说它是小溪,其实它的下游因汇入许多沟岔的水流,已变成一条地域开阔的河。初夏一个晴朗的周末,当我沿着小溪的来路逆流而上,小溪时缓时急,有时像滢滢的少女,羞羞答答,有时像顽皮的孩童,欢呼雀跃。小溪在绕着一个山脚潺湲过去的瞬间,小溪流经地势陡峭的地界,天女散花般溅起银白的水花,遇到巨石当道,它便以不可遏制的气势翻腾、跳跃,唱出银铃般的曲子。

越往上游,小溪的河床越多光滑裸露的岩石,流速越快,小溪慢慢地把我引向了山的那边。那边多么具有未知的诱惑力,我以前从来没有翻越过这座山,那边是什么样子,是小溪的源头吗?那边给了我无尽的遐思和想象。

这边已是风景独好,这里山青水碧,有隐隐的绿树,有弥漫的花香,还有悦耳的鸟语。经过一段艰难的跋涉,我终于见到了山那边的真面目。那边除了同样苍绿的松柏和泛着嫩绿的刺槐、野栗子树,还有更多的野李子树,枝叶婆娑,偶尔我还会遇到几棵枫树。山的那边纵深地段,林木更加繁茂,大山雀多了起来,一些鸟儿扑棱着翅膀惊叫而起,有一种我以前从未见过的鸟儿,翡翠般漂亮的鸟儿,叫声极好,它机灵地从一棵树飞跃到另一棵树,有时又迎风喈喈云霄间。我惊叹造物主如此神奇,一山一水之间,风物不一,风景别样。山的那边的那边或许还有更美的风景也未可知。

我继续跟进小溪来路翻过了几个山岭,小溪依旧像银链般闪烁于苍茫的山岭。它的源头在哪?山的那边的那边依旧是我心中的谜,山的那边的那边有比这更美的风景吗?山的那边的那边实在太玄妙,我无法想象那常年不竭的溪水究竟来自哪里?在山岩峭壁的一角,我看到了裂缝间流出的一股清冽的甘泉,它悄悄地融入了小溪。


眼前的小溪莫不是由无数支这样的清泉汇聚而成?无数支这样的清泉又来自哪里呢?

我仔细观察了山周边地质地貌,这里由于远离村落,植被都保存完好,好的植被涵养了水源,这是不是小溪的源头?我这样思索着,也许我找到了小溪源头的答案。因为我体力不支,不得不放弃持续跟进,远山成了我的召唤,成了我梦魂牵绕的地方。

在我另一次对远山进行寻幽探胜时,我因为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又多走了几千米的距离。溪边的荆棘丛成了我绕不开的苦恼,我常会因不小心被荆棘划伤手臂。松香幽幽,沁人心脾,碧绿的松柏、栗树、李树托着蓝蓝的长天,小溪在阳光下映射出斑驳的清光,大自然的优美与恬静,逐渐消减了我登山越岭的疲劳和几经陷入荆棘丛带来的苦恼。在山的那边的那边,我看见了零散的村落,红瓦的砖墙掩映在绿树丛中,几个放羊的老农和村妇脸上掩不住幸福的笑容。他们连同他们的羊儿零星散落在绿色的田野,多么恬淡的风景,身处城中的人们也许永远无法体会这种舒适、惬意。

远山的风景回归朴素,我对远山的渴望却越来越强烈,几多风景,几多心情。小溪到底汇聚了多少支流,费了好大劲,可是我仍未走出重山,那条小溪到底有多长,几次探胜我都无果而返。正因如此,远山便成了我心灵的远山。我多少次梦中见它频频地向我招手,我多少次梦中走进它,可它却在现实中分明从我眼前逃脱。

在远山的一峰,在另一次秋季的探访,我远观了山野雾气中的荆棵花和苍松翠柏,荆棵花把广袤的山岭一部变成了醉人的黄紫色,在苍松翠柏的暗影里,小溪似一条银蛇掩映其中隐隐律动。一个更加诱人的因子在我心头产生,将来我一定会探寻到小溪的源头,丈量出小溪的长度,汇聚的支流。

自从远山的召唤成了我心灵的远山,我不仅对远山有了更多美好的想象,大自然对我也有了更大的磁力。在我们的大千世界里,在茫茫宇宙间,我们未知的奥秘,需要探寻的东西实在太多,这种远山实在太多。对神秘月宫的未知,成就了人类探月工程的实现;对火星成因存在的未知,人类实现了着陆器登临火星的梦;对引力波、暗物质的未知,人类首次听到了“宇宙”的声音,发现了黑洞CTA102加玛射线。只要人类心灵的清泉在,便会有远山,通过远山的召唤,并持之不懈的努力进取,定会有别样的收获,这大概是人类不断发展恒古不变的真理吧。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